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九十节 风势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九十节 风势

  甄婕不在是几年前的甄婕了,比起以前那种含羞待放的内敛,现在从心理到生理上都已经成熟大方了许多,这种成熟是建立在几年独立自主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之上的。

  同样,甄婕在思想上也已经完成了嬗变,从一个昔日的大学生、研究生,变成了能够独立思考并考虑自己未来事业目标所在的都市新高端女性,这让陆为民也唏嘘感慨不已。

  兴许是太疯狂带来太疲倦,又或者是两年的留学生活让甄婕的生活习惯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像以往欢爱之后,甄婕无论如何都是要穿上内衣,起码是要穿上底裤才入睡的,但是今天,甄婕却*着身体就这么依偎着自己入眠了。

  看着眼前这具美妙绝伦的温软*,酡红的面颊上还残留着先前*的余韵,联想到方才恩爱缠绵时甄婕所说的情话,陆为民不由得又是一阵情潮涌动。

  甄婕告诉自己,她和甄妮都谈过了,虽然是隔着大洋电话谈,但是这样因为没有当面反而更能放得开,她和甄妮都觉得她们这一辈子好像都无法摆脱自己带给她们的阴影和烙印,无论是心理上和生理上似乎都难以再接受另外一个男人,而命运又注定了她们无法真正光明正大的成为自己的妻子,所以她们俩现在反而看开想开了。

  不再追求朝夕相处的天长地久,更在乎或者更注重相处时的生活品质和感受。这大概就是甄氏姐妹的心态的一些微妙变化。

  这种独立性或许因为二女传统心态上的洁癖而无法接受其他男人,但是当自己的角色发生变化或者她们心态发生变化时,已有可能真正和自己彻底决裂。

  困意慢慢袭来。陆为民也不想去想太多,车到山前必有路,想太多反而把自己给套住了,索性什么也不想,揽住甄婕珠圆玉润的裸肩,手仍然不受控制的握住那对浑圆饱满的美乳,酣然睡去。

  这一觉两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过。陆为民才率先醒来,只不过一醒一动。甄婕也就醒了过来。

  昨夜酒意醺醺,甄婕可以变得狂野无比,但是一旦一觉醒来酒意褪去,便有些放不开了。尤其是这样裸身相对,便欲起身,只是却被陆为民紧紧揽住,免不了一番手眼温存,几番缱绻,忍不住又是一阵风狂雨骤,恩爱缠绵。

  一直到十点过,两人才起床洗澡,原本陆为民很有意要来一回鸳鸯戏水。这湖天一色这套别墅里独立冲浪浴缸陆为民基本上没有用过,而今番正好可以来享受一番,只是甄婕却打死也不肯行此荒唐之事。陆为民也只得怏怏作罢。

  陆为民也问了甄婕现在的住处,因为还不确定自己回国后究竟会在哪座城市工作,甄婕也没有拿定主意住在哪里,陆为民就索性把湖天一色的别墅钥匙交给甄婕。

  因为这两年以来,家里人基本上都不来这边了,反倒是陆志华自己在香河购地自建的一套山中别墅。成为了华民系主要成员的定期聚会点,而实质上随着华民集团总部搬迁到了沪上。陆志华更多时候是呆在沪上和京城,回昌州的时间也少了许多。

  甄婕对此到没有矫情,接受了陆为民的安排,在尚未敲定自己去处时,暂时居于此地。

  不过陆为民倒是觉得一旦华民方面确定要组建这个隶属于华民集团的华民综合调查研究院之后,只怕甄婕就只能到沪上居住了,毕竟沪上和京城才是中国国内接触各类情报信息最富集的地方,而这个华民综合调查研究院也需要跟随华民集团在一起。

  ********************************************************************************************************************************************

  “有什么困难没有?”杜崇山不太喜欢竞技性的体育运动,而这种散步就是他最大的锻炼爱好,沿着昌江江畔用每分钟75步的步速行走4公里成为了杜崇山如果没有其他特殊情况下每晚的必修课。

  “杜书记,困难肯定有,但通过两三个月的梳理,基本上算是走上道了。”陆为民有意压制着自己的步伐,他散步速度比杜崇山更快,步伐也更大,现在要陪着领导走山,那就只能自我控制了。

  “嗯,宋州底子比丰州强许多,你去宋州熟门熟路,熟悉速度也该快一些,省委对宋州的要求也比其他城市更高,嗯,当然现在省委也很看重昆湖,恽廷国这两个月也没闲着,据说连晚上都在搞调研,深入到农村基层了解情况,招商引资也屡有大动作啊。”杜崇山目不斜视,仍然保持着自己固有速度,沿着岳山步行。

  平时杜崇山都是在昌江江畔步行,但是如果是要和人谈话,尤其是一边谈话一边散步时,他就会选择在郊区的岳山。

  岳山地势不高,植被却不错,和宋州的螺子岭有些相似,只是还要低矮一些,植被也不及螺子岭茂密,但也算不错了,五米宽的柏油路却环绕山而上,一直通到顶端的摘星阁,这也成为昌州市区健步爱好者的一个主要去处,当然选择晚上来健步的多半是住在周围的居民,而市区的人不太可能搭乘公共汽车或者自己开车来这里。

  “杜书记,省委是不是有意要造成二桃杀三士的架势啊?每次开会要么表扬昆湖,刺激昌州和宋州,要么就是点评宋州,给昌州和昆湖洗脑,或者就是说昌州的核心地位不可动摇,惹来宋州和昆湖眼红,这样做合适不合适,是不是太明显了一些啊?”陆为民把自己步速放慢,但是脚步仍然保持着大于杜崇山的步幅。

  “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省委这样做也在情理之中,表扬的都是优点,谁觉得不服,那你赶上去啊,批评的也都是缺点和不足,自己做得不好,难道省委还不能给你提出来?”杜崇山语气略有些变化,“为民,丰州第三季度前两个月的增速很惊人,按照张天豪的说法,三四季度,丰州同比增速会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甚至可能突破百分之八十,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速度,主要得益于伏龙和双庙两个区的爆炸式增长,而且这两个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在今年上半年仍然是保持着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增速,如果不出意外,这些固定资产投资,主要是企业项目扩大再生产的投资,还会子明年下半年开始逐渐显现出效果来,这也就意味着明年的丰州经济增速也不会低于今年,我都有些后悔了,是不是让你留在丰州会更好一些?”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张书记要走了?”

  杜崇山轻轻嗯了一声,“差不多了,中组部的考察组下来了。”

  陆为民感觉到言外之意,好像情况不像原来所传言的那样,“张书记要离开昌江?”

  “唔,可能吧,据说中组部内部意见现在各省干部要异地交流提拔,同时也要和中直机关进行交流,不知道张天豪会不会赶上这一波风潮。”杜崇山摇摇头,“荣书记可能还是倾向于张天豪留下来,毕竟一个熟悉省情的干部要进入状态的速度快得多,现在时间不等人,多耽搁一天,发展可能就慢人一步。”

  陆为民听出味道来了,张天豪恐怕不再是当初传言的省长助理兼省财政厅长那么简单了,这几个月丰州的经济形势变化恐怕让荣道声对张天豪的印象更佳,估计中组部也有其他意思,要让张天豪出省,所以荣道声有些不舍了。

  能让领导不舍,那也是一分本事,而张天豪却当得起,丰州现在的形势谁都知道,这个后起之秀正在以碾压的姿态超越排在它前面几位的城市。

  “丰州现在的情况让省委有些作难,张天豪如果走了,祁战歌还是代市长,接任书记恐怕有些勉强,而且荣书记和高省长,包括我也有些不太放心,所以省委里边有个意见说当初该让你留在丰州。”杜崇山笑了笑,“这是在责怪我揠苗助长了。”

  陆为民心中悚然一惊,脚步微微加快,“杜书记,是不是有什么……”

  “没有,为民,你想多了,你刚去宋州两个月,能见出什么来?”杜崇山打断了陆为民的话头,“省委把你搁在宋州那也是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谁也不是神仙,挥手就能沧海变桑田,那也需要时间,丰州今年经济起来,那也是前两年你和张天豪基础打得深打得好,这一点连张天豪自己都从来不讳言,说双庙和伏龙的发展主要还是你的功劳。”

  兄弟们没有月票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