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一节 应手,第一步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一节 应手,第一步

  朱小平悚然一惊,看了一眼林钧,这话就有些阴谋论的味道了。

  陆为民和秦宝华走近,让林钧和他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虽然林钧和他都有意无意向秦宝华抛出过橄榄枝,但是得到的反响却很淡,基本上没有什么回应,也不知道是秦宝华这个女人反应迟钝,还是根本不看好林钧和他,这也让林钧和他有些沮丧。

  党政主要领导如果亲密无间的话,那也就基本上没有其他人什么“活路”了,虽然党政主要领导要做到意见完全一致基本不可能,但是即便只是相对融洽,也已经没其他人什么事儿了,更何况陆为民和秦宝华在市委市府里还都有一党人。

  朱小平没有指望过能够和陆为民分庭抗礼,他只是希望自己不被边缘化,特别是自己和市委书记关系不是很融洽的情况下。

  他也不是没想过和陆为民和解,但是考虑再三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

  一方面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之间的地位和实力悬殊太大,可以让市委书记一方牢牢掌握绝对主动权,一旦投降,基本上就要沦为傀儡;另一方面陆为民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太认同的人,很难改变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如果冒然纳头就拜,那只会适得其反。

  这两方面的考虑让朱小平无法回头,同时林钧的存在也让他有一颗可以依靠的“小树”。和陆为民与秦宝华相比,林钧还真算不上“大树”,只能算是“小树”。但好歹这棵小树还具有一定独立性。

  对于林钧的态度,朱小平也揣摩过很多,但林钧似乎很“享受”这种“超然物外”的身份角色,不过朱小平不知道林钧的这种“超然物外”还能保持多久,陆为民会一直容忍这种情形下去么?显然不可能。

  朱小平也有些担心林钧会不会悄然改变态度,倒向陆为民,但是从目前的态度来看。林钧似乎还无意做出改变,刚才他那一句话就是一个明证。

  那句话说是诛心之言也不为过。几乎是要直言说陆为民准备设套给秦宝华钻了,如果陆为民听到,只怕那就真的是要公开决裂了。

  不过林钧的猜测并非毫无因由,80万吨乙烯项目哪有那么简单?

  涉及到一百多亿的投资。连带着上千亿的产业链,搁在哪个省都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如果真的被宋州争取下来了,那对于谁来说都是首功。

  像这种国字头的企业要布局一个这样大的项目,不仅仅是只考虑经济因素那么简单,政治因素同样很重要。

  算一算在昌湘鄂皖四省里边,涉及到这么多家企业都有可能性,武汉是鄂省会,而湘省的巴陵石化和长岭石化除了巴陵石化规模较小外。长岭石化也不逊色,皖省还有怀宁石化,这些都是隶属于中石化的企业。尤其是武汉石化炼油无论是从地理位置还是炼化能力,都不弱于宋州石化,论城市政治地位更不是宋州可比,要从武汉石化虎口夺食,难比登天。

  宋州动员各方资源支持秦宝华去争取这个项目,甚至还要动员省里大量资源去支持。但如果最终争夺失败,那么对宋州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打击。同样,对作为秦宝华这个主要牵头者的威信也会是一大打击。

  而陆为民主导去跑垆头机场项目却有些不一样,大家都知道垆头机场涉及到和军队交涉,甚至在几年前就已经通过省里去交涉过,结果就是军方根本就不甩你,自寻没趣,灰溜溜的偃旗息鼓,现在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就算是扫兴而归,大家也能理解,毕竟军队和地方之间相隔天地,谈不成也在情理之中。

  “林书记,这两个项目难度都非常高,这会儿大家都兴致高昂,真要跑上几趟碰几次壁,估计大家心气也就没有那么高了。”朱小平不愿意接林钧出的题,这个话题太过于露骨,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

  林钧瞥了一眼朱小平,他很有些看不上对方,但是现在却又站在一条战线上,既怕陆为民,却又不愿意低头臣服,还怂恿着自己来出头扛旗。

  谁都不傻。

  “小平,项目难度再高,也不关咱们啥事儿,陆书记不是要求咱们近期要对下一步需要调整的人事心里有一个底么?恐怕这项工作要先做起来,别到时候陆书记问你来,你我一问三不知,或者拿出来的东西被别人给戳得千疮百孔,那就难看了。”林钧也不再深说,朱小平不愿意接话,他也没法,再要纠缠着说,没准儿朱小平就要更怵了。

  “嗯,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我看陆书记近期心思还得要放在这两个事情上,起码这一两星期都得要扎在省里跑,弄不好还得要飞几趟京里,就着这个时间,我也打算好好的摸摸底,根据各区县各部门上报推荐干部和后备干部名单进行一个梳理筛选,……”

  只要林钧不提那事儿,朱小平就放下心来。

  ********************************************************************************************************************************************

  就在林钧和朱小平琢磨着陆为民的时候,陆为民也在琢磨着林钧和朱小平。

  一晃就是两个多月时间过去了,林钧和朱小平仍然保持着那种“超然物外”的“独立”,不冷不热,不卑不亢,这很罕见。

  连秦宝华都很含蓄委婉的和他提及过,林钧和朱小平似乎对自己有些成见。

  秦宝华能说到这个份儿上,陆为民当然能听出其中隐藏的意思。

  林钧和朱小平之前应该是有过其他心思的,这个其他心思也就是要拉人结盟自保,也就是说把秦宝华拉下水,与他们结成隐形联盟,借以制约或者抗衡自己,如果说从当时自己刚来的那个情形,张静宜和秦宝华关系相当密切,而与自己还有一些心结,这两人如果再与林钧和朱小平结成联盟,九个市委常委,除了一个军队常委外,就只剩下曹振海、沈君怀和包泽涵,哪怕是这三人都无条件的支持自己,这局面都是一个五五开了,宋州局面日后会变成什么样,还真不好说了。

  很显然秦宝华没有接受二人的想法,在这一点上,林钧和朱小平小看了秦宝华的胸襟。

  一个能被省委放在市长位置上的女性角色,林钧和朱小平也不想想,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和自己作对,或者说玩平衡制约这种手法,对秦宝华能有什么好处?难道说是显示她秦宝华的存在?拥戴她成为“领袖”?他们似乎没搞明白,*的官员,从来不是拥戴,而是组织安排的。

  秦宝华会看不出他们想把她当作枪使的小把戏?林钧和朱小平把他们自己想得太聪明,把别人想得太蠢了。

  自己给了他们机会,但是他们却不太珍惜。

  陆为民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两个多月将近三个多月时间,自己已经一直在等待,等待着林钧或者朱小平的态度或者动作。

  动作,陆为民借给林钧和朱小平也不敢有什么公开挑衅自己权威的胆量,而态度,他们却没有真正拿出让自己认可的态度来,似乎要用这种“不卑不亢特立独行”的方式来显示他们的存在,陆为民只能说他们太幼稚了,给了他们机会,他们不珍惜,那么陆为民就不打算给他们机会了。

  当然,现在陆为民不会去动什么,毕竟自己才来,林钧和朱小平的职位摆在那里,也不是自己这个市委书记想能动就能动得了的,但自己可以一步一步削弱他们的力量。

  第一怎么走?当然是要落实市委集体领导的体制,而进一步完善市委常委班子建设就势在必行了。

  拿起电话,陆为民想了想,拨出一个电话:“杨总,我陆为民,嗯,我想听一听你们京华投资下一步的规划,对,我知道,多晶硅产业前景不是问题,起码近几年都是如此,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你们京华投资不是前期派团队去欧洲考察去了么?”

  “……”

  “应该回来了吧?回来了?那情况怎么样呢?有喜有忧,这个说法可不新鲜,做什么都是有机遇也就有风险,这很正常,关键在于他们对欧洲市场尤其是欧洲各国政府对太阳能光伏产业的政策补贴稳定性要有一个比较准确的评估才行,这是决定我们国内光伏产业的基础,嗯,风险当然有,但我个人认为不妨分担一下风险,吸引合伙投资者啊,这是最简便有效的方式,嗯,我相信你们竖起大旗,自然也就有人找上门来,……”

  “……”

  “嗯,市委市府打算就遂安电子材料工业园的建设规划搞一个推介会,嗯,当然欢迎你们京华投资来参加,我们也会邀请一些国际国内业界的专家学者来,嗯,对,光伏产业论坛,这样可以和电子材料工业园推介会一并搞,相辅相成嘛,就是下个星期,当然欢迎,……”

  搁下电话,陆为民舒了一口气,第一步的第一个环节已经走出。

  兄弟们还有推荐票么?求给几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