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四节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四节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陆为民没有太多心思考虑其他人的想法,尤其是林钧和朱小平的态度,现在他的想法就是尽早把各方工作推上正轨,按照自己的构想推进下去。

  在和秦宝华沟通了之后,其实这个事情就算是定了下来。

  郁波和谭伟峰的资历和能力上都是没有问题的,都是好几年的书记任职,而麓溪乃至叶河的表现也有目共睹,谭伟峰现在担任的苏谯县委书记在前任雷志虎的时候也是由市委常委兼任的,所以陆为民和秦宝华提出来的时候,秦宝华也没有任何异议。

  市委书记和市长达成了一致意见,也就意味着这个推荐人选问题没有悬念了,至于说省里边会不会批准,那是另外一回事,不过秦宝华也相信既然陆为民能给自己通气打招呼,多半也是和省里相关领导有过沟通了。

  陆为民的目光溜了一圈,几个常委都纷纷表态赞同,林钧的态度也很是简洁明了:“我赞同。”

  这一意见迅速就形成了市委常委决定,按照程序上报省委组织部。

  在上报省委组织部之后,陆为民有专门给左云鹏打电话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实际上这个想法也在上一次的酒局上已经有过沟通,左云鹏没有打什么麻烦,只是示意尽早报上来。

  陆为民当然明白这背后的意思,起码在省委组织部这边的关节上已经不存在什么阻碍了。当然按照程序,这还需要走省委常委会的过会,而这个过会还需要等待时机。这个时机倒不是说有什么阻碍,而是要等待着合适的时候提上省委常委会的议程,才能过会。

  ********************************************************************************************************************************************

  “宝华市长,鑫林和廷江有没有情绪?”背负着双手和秦宝华走在一起,陆为民吁了一口气,天高云淡,秋高气爽。七点过天色尚早,夜风徐徐。正是一年里气候最适宜的时候。

  “要说一点儿情绪都没有,我觉得恐怕也不可能,不过鑫林和廷江应该是都有些城府和胸襟的人,就算是有些情绪。只怕也不会影响到工作。”秦宝华也觉得这一次陆为民提出增补常委之举有些突兀,但是秦宝华也能理解。

  虽然提前和自己沟通了,但是在此之前却是半点风声皆无,应该都是陆为民已经于省委组织部那边沟通得差不多了,才来和自己商量的。

  虽说这个主动权是掌握在市委书记手上,但是他这一次提出的增补常委却又是把包括黄鑫林和霍廷江两个副市长置于一边上了,直接提名了郁波和谭伟峰,这也显得有些不太符合常例。

  按照惯例,常委人选如果是从本地产生。在副市长人选中如果有年龄等各方面合适的,一般说来会是优先考虑由副市长里边改任,像这一次黄鑫林和霍廷江本身在年龄、资历和能力各方面都是符合条件的。却没有能进入常委推荐人选,而反倒是郁波和谭伟峰两个县区书记直接进了推荐名单,而一旦两人或的省委批准,两个人作为市领导排名反而要在黄鑫林和霍廷江之前了。

  不过体制内本身就是既有惯例也有特例这一说,一切都可以归结为四个字,工作需要。

  让副市长改任常委也是工作需要。直接从区县书记中甚至部门领导中提拔常委也是工作需要,工作需要可以涵盖任何一个方面。也可以作为任何一个最充分的理由。

  “我也知道这一次提名郁波和谭伟峰恐怕有些影响,我会找鑫林和廷江他们两人好好谈一谈。”陆为民一边走,一边道:“我主要还是考虑从工作角度出发,郁波我打算让他到经开区担任党工委书记,今后这一两年里,经开区的工作将会是我们市委市府的一个重头戏,我希望郁波能够经得起经开区这副重担的考验。”

  秦宝华微微点头,陆为民的意图她也清楚,的确经开区需要一个头脑灵活思路清晰的掌舵者。

  虢大奎担任经开区管委会主任这几年,经开区的发展一蹶不振,虽然主要原因还是在孙承利那边,但是无论是秦宝华还是陆为民都还是觉得虢大奎的开拓能力差了一些,所以陆为民急于改变这一现象。

  秦宝华估计郁波上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的话,只怕紧接着就要着手调整经开区管委会的班子了,陆为民是不会容忍经开区这个在各地市都被视为经济发动机的直属领地萎靡不振的,把郁波这个在搞经济工作上颇有路子的能人放在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位置上不过是第一步罢了。

  “一次性申报两个常委人选,而且咱们宋州以前一直是十一个市委常委,现在突破了这个标准,省委组织部那边会不会有不同意见?”秦宝华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问到省委组织部那边的态度。

  “肯定会有一些不同意见,不过十三个市委常委在各地也是常态,尤其是咱们宋州还是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十一个常委反而不符合标准。组织部这帮人也都精着呢,对于你下边市委上报来的人选总会千般挑剔,目的就是一个,尽可能的把你的人给否了,然后尽可能安排他们认可的人,毕竟位置只有那么多,每年需要调整的干部官员又有那么多,挤掉你一个,他们就能腾挪出一个可供安排的位置来,这其实也就是一个博弈。”陆为民说话也有些刻薄,“你态度强硬一些,推荐的人选说服力更强一些,或者说上边领导们认可度更高一些,他们就不敢随便否决你的意见,如果你的态度软一些,选的人说服力差一些,不太符合领导们的胃口,那么被否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当然这三者因素也是可以转化的。”

  陆为民把这些问题的根本性质看得很清楚,也对省委组织部内部操作规程很了解。

  原来贺锦舟也就和他仔细介绍和探讨过部里边的具体运作规则,尤其是在一些比较有争议的人选上,往往就是市委和组织部的意见分歧比较大,而如果市委书记资历够深、人脉够厚且比较强势的话,就容易形成僵局,最后可能就会由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甚至省委书记来拍板。

  对于陆为民的这番说辞,秦宝华也知道是正理,组织部那帮人的德行她也同样清楚,惯用伎俩就是拉起虎皮当大旗,狐假虎威,包括她当初下宋州,那也是经历了一番风雨的,险些就要把她弄到黎阳和曲阳去了。

  “唔,苏谯作为咱们宋州经济大县,虽然今年经济总量可能要被麓溪超越,但是底子摆在那里,稍微努一把力,反超麓溪也不是难事,县委书记进常委也符合惯例,郁波如果以市委常委身份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在其他地市也有先例,我看昌州、昆湖、青溪都是这种模式,咱们宋州在之前也是这样,到孙承利时候才改了过来。”秦宝华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不过我看今天好像老林和老朱的态度有些不那么好。”

  陆为民冷冷的笑了笑,一时间却没有说话,低垂着头往前走。

  秦宝华也意识到自己问到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着下边的话,好一阵后才犹豫着道:“为民书记,是不是与老林和老朱在好好谈一谈?我觉得我们宋州目前的形势不错,当下我们有面临着80万吨乙烯项目和垆头机场这两大工作和机遇,各方面工作担子都很重,如果能够……”

  秦宝华没有再说下去,但是陆为民却能理解她的意思,总的来说,秦宝华还是一个比较理想化和的人,总还有点儿与人为善的念想,这一点陆为民倒是有些感动,这年头在官场上厮混的男男女女,能心存善念的没几个了,都是恨不能踩着别人头往上边儿爬的角色,秦宝华能说这番话,一方面固然是不希望班子内部的不团结影响到市里工作,另一方面也有的确不希望看到陆为民下重手。

  “宝华市长,怎么说呢?老林和老朱两个人的心思,我到现在都还有点儿琢磨不透,你说我也来了两个多三个月了,和他们也都谈过两回,给我的感觉就是和他们始终隔了一层,你要说像静宜,还有老包,老陈,我才来时,不也是都有点儿疏离感么?但我就在想,大家能在一起工作就是缘分,而且谁都知道天下无不散宴席,我们能在一起共事多久?三年,还是五年?大家相濡以沫,也迟早会相忘于江湖,也就这么短短几年的缘分,何不一起携手干点对宋州老百姓对宋州这座城市有益的事情呢?”陆为民悠悠道:“但我感觉,老林和老朱似乎和咱们班子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有点儿格格不入,但你要说其他有什么,似乎也说不上来,我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来面对这种局面了。”

  继续求推荐票,兄弟们检查一下,你们肯定还有,过了十二点就作废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