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七节 要靠自己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七节 要靠自己

  陆为民和秦宝华都点头称是,邀请中石化高层到昌江和宋州考察是一个姿态,也是相当重要第一步。

  虽然宋州石化是直属于中石化的企业,也在宋州存在几十年了,但是80万吨乙烯项目和宋州石化还有区别,一旦80万吨项目乙烯落户宋州,也就要在宋州形成一个大炼化格局,也就是说,基本上要确立宋州作为中石化布局长江中游地区主要炼化基地的格局了,这对于中石化的整体布局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要让中石化做出这个决定肯定不容易,也需要一个相当复杂而漫长的考察过程,邀请中石化高层来考察不过是第一步,后续还有更多更专业的团队来进行考察,但是毫无疑问走到前面,表明态度,这是很重要的,先入为主,留下一个良好影响就会为日后占据先机。

  “方书记,关于依托宋州石化在叶河建立化工产业园区也是我们市里一直在规划和研究的方案,因为牵扯面比较大,还涉及到如何与桂塘电厂有机结合起来,所以这个方案我们一直在作,但是还没有完善,不过目前我们正在加紧研究和制定,十月底之前方案和初步工作都能够出来,市里和县里也在积极准备,这一点请省里放心。”

  陆为民拍了胸脯。

  “嗯,我知道这项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很庞杂,但第一印象很重要。甚至决定着日后是否能继续磋商下去,很多事情第一印象差了,日后花几倍的努力都未必能弥补回来。”

  方国纲对陆为民和秦宝华这对搭档还是比较放心的。他甚至觉得陆为民和秦宝华之间的搭配正好弥补了各自的不足,又能发挥各自的优势,陆为民性格刚毅决断,搞经济工作经验丰富,但是过于年轻,而秦宝华则是女性,性格沉稳大气。心思慎密,但是基层经验和经济工作欠缺一些。这两个人现在能够亲密无间的融合在一起,无疑是合适的。

  “这事儿就说到这里,那我们再说说说你们宋州垆头机场的事情,这个事儿有些意外。我之前都有些发懵,怎么你们市里会突然想到要把这个机场运作回来了?怎么考虑的?”

  这一次倒是秦宝华来主讲,介绍了宋州城市定位发展的构想,尤其是谈到了宋州要打造昌鄂皖和长江中游结合部核心城市的意图,民用机场将成为重要的一环,不可或缺,也谈到了目前空军已经对这个机场彻底废弃,而现在宋州接手可以以较小的代价修复并发挥作用,比起日后这个机场真的破败下去再来修复改扩建。那代价就要大许多。

  方国纲听完秦宝华的介绍,看陆为民摇头表示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半晌沉吟不语。

  垆头机场的问题要说把80万吨乙烯项目简单得多。但是难度却要更大,起码像乙烯项目这样的事情省里以前也运作过,但像军队机场转交地方这种事情至少他还真没有遇上过。

  从来军队和地方上就是鸿沟分明的,军方的资产就是军方的资产,哪怕废弃了,不用了。烂在地里了,那也是军队内部的事情。而移交给地方,这个性质就完全变了,这就不是那个军区哪个部门能够作主的了,要上升到更高层面才能决断了。

  如何来实现这个目的意图,省里也没有经验,省军区在这些问题上根本插不上话,能够帮助牵线搭桥向上边传递意思就已经相当难得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方国纲也是很为难。

  “为民,宝华,你们面前我也不废话,这事儿运作上,我个人认为如果单单是要靠省里和军队方面的沟通来达到目的,我估计难度非常大,好像为民你当初还在宋州当常务副市长的时候,你们宋州市就做过这方面的努力吧?石沉大海,根本没有回音,现在你们又想要重启这个事情,不是我泼冷水,只怕未必比新建一个机场难度小。”方国纲琢磨了好一阵后才道。

  陆为民也清楚方国纲所说的是大实话,像这件事情,要么就是毫无可能,直接否决,要么就是一举拿下,事情正反两种结果非常明确,而且省里在这里边能起到多大作用,真不好说。

  “方书记,我是这么考虑的,毫无疑问,宋州需要一个机场,这是宋州城市定位决定了的,要建一座机场没有两三年不行,没有一二十亿投资也建不起来,可宋州时间现在很紧,而垆头机场这样一个条件不错的机场却又被空军方面废置,我在想,废物利用这样一个对地方经济发展极为有利的事情不应该因为军地双方的鸿沟而搁置,都是*领导,军队也是人民子弟兵,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老百姓,在这样一个前提和基础之下,为什么就要因为这个鸿沟而折戟呢?”

  陆为民语气里很平和,没有半点激扬冲动,很理性的在叙述着这个事实。

  “当然我们也清楚貌似道理都很情通理顺,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却有很大的困难,军方和地方上的不同体系要推动这个事情运作起来,难度非常大,但是难度再大,我们也要尝试着去做,所以我们希望获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起码我们必须要在程序上推动起来,而至于上边,我和宝华也准备跑一跑京里,找一些私人关系来推动,总之我们要尽我们最大努力来实现这个目标。”

  方国纲微微动容,陆为民的坚定让他意识到这个家伙一旦认定的事情就要毫不犹豫义无反顾的推进,很显然这个垆头机场陆为民早就有想法,而且筹谋已久,并非突发奇想,而空军要移交给总后了,也不过就是一个引子,即便是没有这个引子,陆为民也一样要去干这件事情。

  作为方国纲这个层面上的领导,他当然清楚要推动这样一个事情难度有多高,可以说即便是省委书记亲自来推动,也未必能有多大作用,军队与地方之间的壁障决定了很多事情在军队内部也许就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放在军地双方来,那也许就是开无数个会议,打无数个报告都一样会被打叉。

  所以方国纲很不看好这个垆头机场项目,甚至比80万吨乙烯项目更不看好。

  但是他也听出了陆为民的决心和话语中的含义,那就是这件事情宋州市委市府肯定要去做,同时宋州市委市府也没有指望昌江省委省政府能发挥多么大的作用,而只是希望他们在程序上进行推动,也就是说有一个省里官方的态度,剩下的工作,那就是功夫在诗外了,陆为民这么做也肯定有他的底气。

  “为民,既然你们市委市府已经有了方案,省委省府当然全力支持,需要省里出面的,你们尽管提出来,需要省军区这边帮忙衔接的,我会向荣书记汇报,请荣书记协调省军区乃至金陵军区,不过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可能是更高层面才能有发言权,我们只有上奏权,具体需要怎么做,为民你心里该有数。”

  在陆为民面前,方国纲也放得很开,有些话也没有什么避讳。

  “方书记,我明白。”陆为民点点头,看看表,“那今晚您看……”

  “行了,你和宝华天天呆在宋州,难得回昌州一趟,各人回家吧,我有安排。”方国纲很豪爽的打断陆为民话头,笑着挥挥手,“赶紧走,工作按你们的意见干起走,这两个月有你们忙的,要学会张弛有道,别工作干得欢,家里却闹别扭,最终工作也要受影响,要学会工作生活两不误,这才是水平。”

  ********************************************************************************************************************************************

  汽车开出省委大门,陆为民才一拍脑袋:“糟了,忘了汇报增补市委常委的事儿了。”

  “行了,方书记怕是早就知道了,这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下个星期咱们肯定还得要跑几回省里,有机会。”见陆为民有些懊恼的模样,秦宝华也有些好笑,这个家伙平时是见不到这幅模样的,也只有很少时间才会真情流露,表现出年轻人的一面。

  “嗯,也只有这样了。”陆为民揉揉太阳穴,“也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原因,怎么觉得这一段时间记忆力下降得很快似的。”

  “为民书记,在我面前你要说年龄的事儿,也不怕我们这些人心痛?”秦宝华瞪了陆为民一眼。

  “宝华市长,无心之言,无心之言,恕罪,恕罪。”陆为民赶紧道歉,“晚饭怎么安排?”

  “听你安排。”秦宝华瞥了陆为民一眼,“我家里那位有安排,早就和我说了,今儿个就只有赖上你了。”

  非常努力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