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九节 Z,灰,黑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零九节 Z,灰,黑

  陆为民所说并非虚言,实际上在获知垆头机场情况时,他就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毫无疑问,吕嘉薇在这个问题上是有门道的,而且后来陆为民也询问过吕嘉薇,吕嘉薇也明确表示她的确有一些门路可以发挥一些影响力,但是她个人认为她所找的人需要在这件事情已经推进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不可能直接对这件事情干预。

  陆为民也明白吕嘉薇的意思,她所谓的门路肯定是有一定地位的角色,不太可能在这件事情还在运作的时候就直接插手,而需要已经提交到了较高层面上甚至需要决策层面上才能发挥作用,这样做起来更隐蔽而不易被人怀疑。

  这也就意味着前期的启动和推进都需要昌江和宋州方面来运作,陆为民也清楚这一点,他知道这一次他需要多跑几次京城了,甚至可能要把自己所有的人脉关系都要动用起来。

  80万吨乙烯项目一样不简单,涉及到这么大一个项目,花落谁家不经过一番龙争虎斗根本不可能敲定,所以陆为民和秦宝华也是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要打持久战,打阵地战。

  秦宝华能当到市长这一角,当然不可能毫无底蕴,她也有她的门道,她的一位长辈在国家发改委工作,虽然也只是司局级领导,但是国家发改委里的司局级领导,能量非其他部门的司局级领导可比。有这条线帮忙搭桥,起码也算是可以入门了。

  这些情况陆为民也是在和秦宝华敲定要拿下80万吨乙烯项目和垆头机场项目时透露出来了,在这两个项目运作上双方都是要紧密携手合作。利益一致,各自的资源也就需要相互沟通,以便于在发动公关工作时统一调配资源,就像秦宝华也知道陆为民岳父原来是国家经贸委副主任现在在全国人大任职一样,这些资源到最后都是要派上用场的。

  这两个项目情况都是吕嘉薇透露出来的,这说明吕嘉薇也是对这两个项目有兴趣的,起码是吕嘉薇身边人或者是他们所拥有的资金。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这个时候把消息透露给宋州方面。自然也是希望宋州方面借重他们的力量,然后他们可以提出一些交换条件,或者要在未来的利益格局里分一勺羹了。

  陆为民没有把吕嘉薇的详细情况透露给秦宝华,而只是以一个字母来代替了这些来历复杂能量巨大的关系人。z。

  ********************************************************************************************************************************************

  秦宝华回到家中都还在思考着陆为民带给她的信息,毫无疑问陆为民也很困扰,这个z代表着一个利益群体,他们在昌江在国内都有着相当影响力,陆为民没有讳言80万吨乙烯项目和垆头机场项目消息都是来自于他们,也很明确的表示这些人把消息透露给宋州,无疑是要从中有所获。

  这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无论是80万吨乙烯项目还是垆头机场的权属交接问题,难度很大,陆为民和秦宝华也开诚布公的交换过意见。认为这两个项目成功的几率以宋州目前的运作能力来说,都非常小,要想最大限度的获得成功。就要走一些非正常渠道。

  这个意见交流只在陆秦二人之间,而且言语也用得非常隐晦,外人听二人的对话,甚至根本就听不明白意思。

  秦宝华也有她自己的消息渠道,对于陆为民是不是有可能卷入其中谋利这一点上她可以排除。

  据她所知陆家生意圈似乎是有意避开了宋州,甚至开始逐渐向省外发展。在宋州除了风云电子这一块外,还想和陆家扯上关系的还没有。而风云电子作为遂安的支柱企业,从一开始似乎也就只是和进入遂安发展的其他企业一样得到了普惠待遇,并没有太多特殊,而企业也是从邮电部下属企业进行股份改制而来,也和宋州市委市府扯不上多大关系,所以在这一点上,秦宝怀还是比较信任陆为民的。

  这个z把消息透露给了宋州,挑起了宋州的兴趣,现在以宋州自身力量难以实现目标,就必须要借重外力,而要借重外力,就必然要涉及到利益回报的问题,否则我凭什么为你出力?

  如果这是市场,那么就是一张“服务型”的产业,在美国,可能这种游说公关是合法的,通过钻法律空子或者利用一些法律规定来实现目标,而在国内,这种几乎于灰色和黑色之间的利益链却隐藏于深处,大家心照不宣。

  作为企业介入此种行当似乎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官员如果涉足其中,一旦事发,那么就必然会被牵扯进去,甚至身陷囹圄,即便是自身不涉及利益纠葛,那一样会受到很大影响,而且会给自身的仕途前程带来极大损害,所以陆为民没有明确告诉秦宝华,让秦宝华也舒了一口气,也许这就是做为市委书记的担当,如何来处理好这种事情,同样也需要考校市委书记的领导艺术。

  ********************************************************************************************************************************************

  带着安全帽的陆为民走出厂房,忍不住抹了一把颈项下的汗珠,有些火辣辣的感觉,都快要十月了,今年的秋老虎威力却丝毫不减。

  陆为民又看了一眼不太起眼的招牌,天翔特种钢管有限公司,站在谭伟峰旁边旁边黝黑面孔的汉子你事先不知晓,绝对不相信这就是这家资产过亿元的企业老板,更像是一个工地上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

  “老洪,企业有什么困难?”陆为民不喜欢多废话,这一次考察苏谯钢铁工业园区和机械工业园区,只要目的就是要摸清楚全市重化行业的底细,了解这些构筑起全市重化行底气的民营企业究竟还存在什么问题,还有哪些困难,政府应该在哪些方面发挥作用。

  “陆书记,困难肯定有,但是我得说句实话,目前市场情况好的时候,我这家企业也还过得去,您也看到了,我们天翔特钢也正在建设一个研究中心,企业要发展,就得要让产品性能和质量走到前面,但是我们在招募研究人才上遇到不少问题,比如大学生来了,他们的户口问题,住宿问题,我也就有一个想法,市里边能不能考虑为我们苏谯钢铁工业园这么多企业搞一个人才公寓,单身也好,夫妻也好,专门为我们这些企业的技术人才提供住宿生活以及日后的小孩的学习问题,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洪国柱是天翔特种钢管有限公司的法人,他是在华达钢铁正式落户宋州后最早被雷达他们忽悠进来的一批企业之一,从企业一落户开始,投入不断加大,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张,洪国柱对自己企业的想法也是越来越大,自己建立一个产品研发中心也就成了他最大的愿望,但是搞企业经营是一回事,要建产品研发中心就不那么简单,招募了不少人才来,都留不住,一些大学生来了呆上一年半载,觉得厂里生活条件太差,不方便,业余生活枯燥,流失很大,能呆上一年的没几个,这也成为了他最大心病。

  这一次正好就着市委书记陆为民到苏谯来调研,看得出来这位昔日的陆市长现在的陆书记对企业经营发展的前景十分关注,洪国柱也就壮起胆子说难处了。

  陆为民看了一眼旁边的谭伟峰,见谭伟峰没有表示,知道这不是两人设计好的台词,所以心里倒是高兴了一些,企业能在自己面前说实话,起码也是一个对党委政府的信赖。

  “嗯,伟峰,老洪说的这个情况在你们苏谯多不多?”陆为民微微点头。

  “陆书记,这种情况在前几年还不明显,但这两年就比较多起来,尤其是像天翔这种企业不断扩大开始上台阶之后,就对技术人才和营销人才上需求更高,而一些技术人才要挖到我们这里来,除了薪水福利之外,还要看其他条件,这些人不少是拖儿带女一家人,要不就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除了薪水外,他们也有一些其他要求,比如孩子的教育问题,家人的生活住宿问题,大学生们则是觉得苏谯工业园区这边没有与市区距离远了一些,缺乏文化娱乐,生活不方便,县里也对这个情况做过一次统计和调研,反应类似情况的企业主要是园区内的骨干型企业,规模都相对在中等以上,……”

  谭伟峰准备得很充分,陆为民一问,他很快就能回答上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