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一十节 民营企业的苦水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一十节 民营企业的苦水

  其实苏谯钢铁工业园区距离宋州主城区并不算远,甚至比到苏谯县城还要近上几公里。苏谯钢铁工业园区和对面的宋城区就是一江之隔,算上绕道上大桥再到宋州主城区的城中心也不过就是四五公里距离,而苏谯钢铁产业园距离苏谯县城却有足足七八公里。

  但是一江之隔也就像是一个心理距离,顿时就把两边拉开了,一边属于主城区,另一边却属于苏谯县。

  两边没有市内公交车相通,从主城区要到苏谯钢铁产业园,首先得坐从宋州汽车站发往苏谯县城的县级班车,然后在苏谯钢铁产业园路旁下车,再坐上火三轮或者黑出租进入现在面积已经达到五六平方公里的苏谯钢铁产业园区内,这一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近的地方也就是几百米,远的地方足足有三四千米,各个企业就分布在这个不太规则的钢铁产业和机械产业园内,所以这还需要换乘另外一种交通工具,极不方便。

  而县级班车到了晚上六点钟之后就没有了,也就是说如果说你晚上在主城区内呆得稍微晚一点,那么你要么坐出租,要么就搭黑出租车,才能回产业园区内去,这对于在钢铁和机械产业园内工作生活的外来工人极不方便,而产业园内主要还是以工业企业为主,配套服务体系并不健全,除了一些比较简单的饮食日杂店外,在文化娱乐和商业方面就比较欠缺了。这也是那些大学生不愿意留下来的主要原因。

  陆为民默默点点头。

  这个问题其实三年前他还在宋州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苗头,像华达钢铁这样规模比较大的企业来说,相对好一些。还在厂区内建起了属于自己的食堂、浴室、图书馆、棋牌室这一类的简易服务和文娱设施,也在厂区内建起了属于自己的职工宿舍,供厂里职工住宿。

  但是对于其他规模比较小的企业来说,要搞这样一整套的设施就不切实际了。

  所以很多紧邻华达钢铁也和华达钢铁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也都主动和华达钢铁合作,把自己职工的吃饭、洗浴和娱乐主动与华达钢铁融合起来,这当然容易增加华达钢铁方面的负担,后来华达钢铁索性就把这些服务设施外包。完全市场化经营,这倒是解决了运营成本问题。但是却也增加了这些工人们的开支,毕竟外包之后,经营者都是要赚钱的。

  有些距离华达钢铁比较远一些,或者和华达钢铁没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也就只有自己掏钱搞食堂。或者搞起来承包给外人,而产业园管委会也有意识的在园区主干线上修了一些商业用房,用于出租给外来商户搞餐饮、住宿和娱乐这一类的服务业,以便于满足园区内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工人们的需求,但是由于工人流动量大,产业园毕竟和市区县城还有很大差别,所以在这个问题的解决上始终不尽人意。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要解决难度也不小。

  苏谯现在还是县,按照陆为民的构想。苏谯是迟早要撤县建区的,而且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撤县建区是越早越好。

  苏谯县城距离主城区不过十来公里。尤其是现在钢铁工业园出现,已经使得主城区和苏谯县城之间这段空白地带被填补了不少,而苏谯县城这几年的发展趋势也是明显向南加快,实际上现在苏谯县城南部郊区和钢铁产业园之间已经没有太大的城乡差别了,尤其是沿着长江大桥和国道这一线,基本上都已经被络绎不绝的厂房、商业用房和民宅给夹道包围了。好在这条国道国土和建设规划上早就预留了足够的扩宽距离,同时也在规划上保留了相当多的发展余地。这也是陆为民还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就专门叮嘱国土和建设规划部门提前考虑的。

  前世中苏谯撤县建区是在2012年以后的事情,陆为民记忆很清楚也就自己出事前宋州就已经在酝酿撤县建区的事情,当时说是要等到长江二桥建成之后,而在今世中,宋州城市发展速度比前世中快得多,而苏谯同样也因为钢铁产业园的迅猛发展而一跃成为宋州数一数二的工业大县,加之本身距离主城区又很近,长江二桥项目也已经在交通部和国家发改委立项中,估计也就是2004年就要动工开建,比起前世中2009年才开工的长江二桥起码提前了五年时间,所以陆为民预计2008年以前,苏谯撤县建区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要接苏谯钢铁和机械产业园留得住人的问题,一方面是要推进苏谯钢铁和机械产业园与主城区的一体化进程,也就是苏谯县和主城区的一体化建设问题,让主城区文化、教育、医疗、商业、娱乐服务体系能够更好的为产业园服务,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就是交通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开通主城区到苏谯钢铁和机械产业园的市内公交车。

  但陆为民也很清楚,做为市委书记他当然可以做出这个决定,但是这里边涉及到市内公交线路延伸到县份上的问题,按照现行体制,市内公交只是在市区内运行,获得了市公用事业局的财政补贴,而县级班车是由交通局管辖,属于商业运营,这里边壁垒分明,一旦要打破,尤其是在苏谯仍然属于县的情况下,就会导致各方利益冲突,比如市区和县的运营班车利益问题,出租车利益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到。

  “唔,这是个问题,市委市政府和县委县政府应该要对这个问题进行调研,探讨如何通过多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伟峰,这是一个问题,要认真摸清情况,提出解决方案来。老洪,如果企业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向谭书记,还有我,以及张秘书长、霍市长他们提出来,大家群策群力,来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只有解决企业人才的后顾之虞,企业的发展才能后顾无忧。”

  陆为民没有轻率表态,这让周围的谭伟峰和霍廷江他们都松了一口气,不过陆为民也明确表示了这个问题要有办法来解决,当然这需要时间,一步一步来。

  “老洪,还有什么问题,一并提出来,我觉得天翔特种钢管有限公司的情况比较典型,提出的问题在我们苏谯钢铁产业园内也属于比较普遍的问题,正好可以解剖麻雀嘛,老洪这个企业家也很配合我们,这不正好?”陆为民爽朗的笑道。

  “陆书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当然要把我们搞企业的一肚子苦水倒出来了。”洪国柱的确是一个爽快性子的人,陆为民这样爽朗大方,他也就不客气,难得遇上这样一个机会,要把该说的就要说个够。

  “说吧说吧,你们谭书记也在这里,有苦水尽管倒,他解决不了,还有市里。”陆为民摆摆手笑道。

  “嗯,陆书记,我再说说融资的问题,像我们私营企业,在融资上天生就受到歧视,这一点我们也能理解,像华达钢铁这样的大型企业集团要好一些,毕竟资产摆在那里,又能给地方政府带来巨大的税收和就业,所以各大行都要看重几分,但是像我们这些中小企业就没那么好过了,我实事求是的说,天翔特钢要好一些,毕竟这几年我们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市场情况也比较良好,回款正常,所以银行还算照顾,但是这都是建立在企业发展顺利市场良好的情况下。”

  洪国柱别看貌不惊人,但是口才却不差,说起话来更实用一套接一套,也许是长久以来搞企业,受尽了各种夹磨,也是深有感触。

  “大家都知道搞企业本身就有风险,尤其是受到市场影响,而市场本身就是成波浪式的变化,可能这几年顺风顺水,也许明后年就是波谷,市场不景气,回款速度放慢,甚至出现呆账死账,资金就会出现缺口,可恰恰是这个时候,银行发现市场不好,就马上要收缩贷款,往往就是哄着你骗着你,先把贷款还了,这年底了,查账了,还了马上就发给你,等你找各种方法手段把钱凑上还了,他马上翻脸,说上边有政策,要压缩,要暂停,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给你了,这不是存心把企业往死里逼么?很多企业往往就是这一口气上不来,就死掉了,可如果它挺过这口气,也许就是一个新生,甚至就是一个大发展的机遇,……”

  “老洪,你说的没错,但是银行也有银行的考量,作为商业银行,它要对自己的资金风险负责,市场情况不好,企业运营出现困难,它对自己的资金要规避风险是自然的,在风险趋高的情况下,你要求银行不计它自身风险来扶持企业,这本身也不符合市场经济原则吧?”陆为民笑吟吟的道。

  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