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二十四节 脏活儿,分润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二十四节 脏活儿,分润

  梁炎没想到自己会接上这样一单“活儿”。

  虽然陆为民语焉不详,而且话语也是有些躲躲闪闪,但是梁炎是在这条道上厮混了这么多年,而且家庭渊源也让他立即就明白了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这是“脏活”,但是却一样有丰厚的利润。

  陆为民不是那种人,梁炎很了解陆为民的风格,这家伙做人有他自己的底线,或者不屑于在这方面沾手,否则也不会这样愁眉苦脸的来和自己谈这种事情了。

  以陆为民的性格,照理说他是绝对不愿意去碰这方面的事情的,但是这一次却主动找到自己了,这说明对方的来头是陆为民扛不住的,或者说形势局面迫使宋州方面要做一些妥协。

  当陆为民很隐晦的谈到了有一家省外公司到时候可能会和昌达建设合作时,梁炎就大致明白了意图。

  “为民,怎么,你也……”对于这种事情梁炎并不峻拒,实事求是的说,这种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好事,有丰厚的利润,至于说风险,干哪个工程没风险?关键是你如何规避罢了。

  这年头大家手法都高明了,都会用利益输送这个手法过一水,只要你不是做得太差劲儿,基本上都能在表面上理得平平顺顺,两家企业合作,对方出一些管理或者监督自己承担工程主要建设,然后利益进行分配,这也是两家公司的分润,合理合法,只要没有人盯着来刨根究底,或者用其他方式来起底,那就没事儿。

  梁炎在建筑行道浸淫了这么多年,对于里边的勾当是是所知甚深,而且现在昌达集团更是把主业转向了房地产,这也是一门和建筑业息息相关的行业。里边的水更深,一项大工程里边如果没有一点儿猫腻,反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只是今儿个听到陆为民这么含糊其辞的透露了这么一点儿消息,还是让梁炎有些吃惊,哪怕是别的人想要从中做点儿什么,但是能让陆为民开口的,就不简单。

  见梁炎一脸惊诧,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尴尬,明明是为了工作。却要搞这种蝇营狗苟的勾当,委实有些丢脸,但是现实却又迫使你不得不低头。

  在他看来吕嘉薇甚至还算是不错的了,有些人干脆就直接张口要多少多少,拿钱才办事儿,起码吕嘉薇人家还算是提出了一个较为“文雅和委婉”的解决方式了,哪怕其本质是一样,起码也替自己解决了一些麻烦。

  这个麻烦也就需要梁炎自己却解决了。

  “炎哥,垆头机场对于我们市里来说至关重要。而且拖上一天,对于我们宋州来说都是一天的损失,你是搞房地产的,应该清楚我们宋州未来城市定位。没有一个像样的机场,宋州就无法称其为真正的大都市,所以这个机场我们必须要争取,而且要尽快。”陆为民努力想要摆脱那种沮丧感。但却始终萦绕不去。

  “我明白,为民,只是这好像有悖于你的做人原则啊。还是真的做大事不拘小节?”梁炎似笑非笑的道。

  陆为民摇摇头,对这个避而不答。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事实上他也很反感面对这种情形,只是有些时候却是回避不了。

  梁炎知道很难在对方嘴里弄出来更多的东西来了,陆为民只是透露了一个信息给自己,让自己可以去和这家公司合作,至于说合作的具体内容和方式,他都不会参与和过问,甚至走出了这道门,对方根本就不会承认有这么一回事。

  这纯粹就是一个双方心照不宣的默契。

  选择梁炎来做这件事情,也是陆为民再三考虑之后的结果。

  说实话,陆为民可以把这件事情丢给黄鑫林或者其他人去干,把消息透露给他们,像黄鑫林这种悟性的人,不用多说也明白怎么去做,一样可以找到一家他认为可靠的公司去处理,但是最终陆为民还是放弃了,决定自己亲自来做。

  结合前世和今生对梁炎的了解,陆为民很清楚这个一起从195厂出来的官宦子弟在这个社会上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上浸淫多年之后的悟性和意识,以及这个人底线,他知道怎么去做这些事情,同时又怎么去规避潜在的危险,应该说梁炎是最好的选择。

  陆为民也不愿意把这件事情过于复杂化,多一道程序,多一份风险,甚至可能多出很多无谓的麻烦来,所以他宁肯简洁一些。

  陆为民只是轻描淡写的把里边情况半真半假的点了点,对方就立即明悟了,而对于梁炎的深问,陆为民干脆就不予回答,自个儿领悟去。

  吕嘉薇那边也不是省油的灯,让这对狐狸和豺狼自己去斗智斗勇,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自己只需要结果。

  这种徘徊在灰黑色领域的利益角逐,通过合作分润这中高级方式来处理,比起最原始的行径,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垆头机场的事情也就只能这样了,该做的也做了,静等事情的推荐,到了某个层面,也就是吕嘉薇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成与不成,那都是尽了力,当然如果不成,陆为民也不会就此罢休。

  机场对于宋州不可获取,无论花多么大的代价,他都要把这件事情搞定,在陆为民看来,机场甚至比80万吨乙烯项目更值得下功夫。

  不过如果在机场正式由空军交给总后之后再要去运作,难度还要大更多,需要动用的资源会更多,而且在时间上也会拖得更久,所以陆为民宁肯剑走偏锋,利用吕嘉薇,碰一些擦边球,也要去搞定这件事情。

  不出陆为民所料,虽然梁炎多问了几句,但是陆为民没有回答,对方还是很了然的离开了,陆为民清楚梁炎的心性,和吕嘉薇这种人既要合作也要防范,在这方面梁炎是高手,加上在商场沉浮打滚这么多年,梁炎也知道怎么来消除后患,对这一点陆为民倒不担心。

  解决了这件事情,陆为民心里也要踏实许多。

  80万吨乙烯项目不是一天两天能搞定的,这里边每一道环节,每一个细节,甚至每一个能够参与到这个项目中的角色,都需要一点一滴的公关,既有自身资料的积累,情况的介绍,条件的铺垫,也有从观点想法上的沟通,感情的密切,从量变到质变,这量的积累也非常重要,既要有昌江省委省政府与中石化的不断接触协商,也要有自己在京里找的各方人脉发动起来的运作,同时也还要看吕嘉薇那边打探底细的最后反馈。

  这没有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下来,是得不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反而沉得住气。

  武汉肯定也会动起来,但是昌江已经抢先了一步,而且还在积极推进,这种事情也瞒不了人,迟早大家都要进入正面接战的状态。

  金秋时光总是过得飞快,首届宋州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就这么摇摇晃晃的过来了。

  有了曹朗的帮忙,在联系几个大腕的时候都显得格外顺畅,一些所谓档期安排不过来,演出风格不合适的理由也都随之烟消云散了,国庆节一过,广告已经铺天盖地的在整个昌江省和周邻省份打了起来,在国庆节前还只是宋州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的广告,后来加入了文艺晚会几个大腕的头像,立马就让这个博览会的名声响亮了许多。

  其他一些相关活动的宣传早就有条不紊的启动起来,比如早在6月份就敲定的首届新丝路国际模特大赛,这也是陆为民初到宋州之后拍板决定的一件大事。

  郁波向陆为民提出可以在搞宋州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的时候搞一个模特大赛,算是一个博览会的一个分项活动,这也得到了陆为民的赞同。

  单纯的服装服饰博览会对商家来说当然是一场生意场上的盛事,但是对宋州市民来说却没有太大的兴趣,而增加一些文娱展示类的活动无疑有助于增强宋州市民的兴趣,有能提升宋州市民对这个博览会的热情,所以像“金秋宋州”文艺晚会,“时尚宋州之旅——首届新丝路国际模特大赛”这些都是随之而来的。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