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二十八节 安内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二十八节 安内

  林钧目光盯着那个婀娜娉婷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听着那橐橐作响的皮鞋声逐渐远去,眉头深锁了起来。

  目光重新回到手中的笔记本上,他轻轻吁了一口气,他是要去汇报工作。

  能让他这个市委副书记汇报工作的当然只能是陆为民,秦宝华都还不行,可林钧是最不喜欢到陆为民那里去了。

  虽然他已经在心里提醒过自己很多次了,要摆端正位置,要调试好情绪,要理性的面对当前的局面,但是内心深处骨子里的那种敌意反感还是难以消除。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对陆为民这么不感冒,就因为陆为民年龄比自己小十多岁还是自己的上司?可能有点儿,但也不完全是。如果都有这种心态,那秦宝华、曹振海、包泽涵这些人还活不活?市委市府班子里边,个个都比陆为民年龄长,最年轻的池枫和张静宜都比陆为民大七八岁,若是因为这个,那大家只怕每天都要睡不好觉了。

  是因为之前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太过于突出,使得自己这个接任者有点儿相形见拙了?

  好像也有点儿,陆为民在担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期间实在是太耀眼了,很有点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势,可自己接任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市委副书记之后就有点儿不是滋味了,孙承利担任常务副市长很得童云松和魏行侠的认可,一度显赫一时,自己就成了鸡肋,可有可无。和前一任陆为民比,就更是黯然失色,这份反差对比,只怕自己心里的确一直藏着这份不悦,而等到陆为民杀回马枪担任市委书记之后就更不爽了。

  是因为陆为民作风太霸道强势。让自己感到有些接受不了?

  或许有点儿。但哪个市委书记不强势不霸道?像童云松那种“讲民主讲团结”的市委书记的确很少见,更何况陆为民才来,之前自己也并未和陆为民共事过,对他的了解也更多的是源于周围人的说辞,好像因为这个自己就对对方不忿,好像也有点儿牵强。

  还有其他原因么?

  恐怕是还有一些原因的。

  林钧心里清楚。只不过自己有些不太愿意承认罢了。

  如果童云松再拖上一年再走人就好了,那么秦宝华也就有了接任市委书记的可能,而自己也就有了顺位接任市长的希望,可这一切都因为陆为民的到来而成为泡影了。

  林钧当然清楚这一切其实和陆为民毫无关系,省委不可能容忍宋州一直那样拖下去。童云松走人是必然的,再拖一年那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妄想,没有陆为民来,也会有其他人来担任市委书记,其他人来也未必就比陆为民好到哪里去,虽然情理上是这样,但内心感情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在看到秦宝华很快就投入了陆为民的“怀抱”。和陆为民携手并进之后,林钧心里那份失落就更浓了。

  他可是向秦宝华发出了明确的暗示的,他不信秦宝华理会不到。但是秦宝华毫不犹豫的丢掉了他抛过去的橄榄枝,而倒向了陆为民。

  诸般因素集合在一起,似乎就有点儿量变到质变了,林钧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毫无疑问,自己对陆为民是不感冒的。这一点他自己清楚,而同时他也知道只怕陆为民也能感觉出来。

  这也让他非常苦恼。都是官场上厮混的人,那嗅觉都都灵着呢。无论自己如何掩饰,陆为民都能感觉得到这份疏淡和不合拍,那结果就是各行其道,能够维系这种不冷不热的局面已经很难得了,而最终局面会发展到哪一步,林钧也不清楚。

  要改变这个局面也不是没有可能,可问题是这需要真正的改变内心的态度才行,如果只是敷衍或者假作,短时间或许有效,但绝不长久,陆为民不是傻瓜,稍微一两件事情就能考验得出来,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就是如此。

  那现在该怎么办?林钧不确定,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

  一直到季婉茹离开,陆为民觉得自己似乎还有些全身不得劲儿。

  站起身来活动过了一下,然后又抽了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唇,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自己怎么就像发情的公牛一样,一点儿诱惑就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了呢?陆为民甩了甩头,这摆在面前的活儿还多着呢,哪还有心思去想其他,可这人的思维好像并不完全受理智的控制,有时候内心的某些东西受到了某种外因的诱发就会喷涌而出,他感觉当时的季婉茹就是如此,而自己似乎也受到季婉茹的诱惑,内心的诱因被诱发,也就变得有点儿难以自抑了。

  回到书案前端起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凉茶入口,又使劲儿的搓了搓脸颊,陆为民才让弥漫在自己身体内的蠢蠢欲动的*慢慢平复下来。

  “陆书记,林书记来了。”吕文秀的声音把陆为民从漫无头绪的狂想走拉了回来,“请他进来。”

  林钧进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陆为民的神色,并无什么异状,虽然觉得陆为民就算是和刚才离去那个女人有什么特殊关系,也不敢大胆到办公室里做什么勾当,但林钧还是下意识的想要观察一下陆为民神情变化。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但林钧突然发现在对方书案旁边的垃圾桶里有一张卫生纸,卫生纸上似乎还有一些胭脂红。

  只是飞快的一瞥,林钧就已经收回了目光,恢复到了正常,在陆为民的示意下做到沙发里。

  “陆书记,组织部那边按照您的意见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进行考察摸底,也根据目前各区县和市直机关各部门单位的领导职数配备作了一次全面的摸底排查,同时各区县党委和市直机关部门党组也按照组织部的意见对各自的后备干部人选进行了清理和筛选,报给了市委组织部,现在大概有了一个基础性的方案。”

  陆为民接过林钧递过来的文档资料,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然后就搁在了案头上。

  这是他在八月份就给林钧和朱小平布置的工作,市委要对区县和市直机关各部门单位的班子成员和后备干部进行一个全面摸底,搞清楚各区县和市直机关单位的基础底数,为进一步充实班子,提升班子战斗力打好基础。

  “嗯,老林,这个摸底情况出来了,你们也草拟了一个方案,先放在这里,我看一看,但是我想先听一听你们的意见。”陆为民目光沉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继续道:“我的意见很清楚,就是要进一步加强发展落后地区和工作表现不佳的部门单位的班子建设,全市十二个区县,几十个市直部门单位,市管干部数百人,但是各个部门单位和区县的表现却迥然各异,这固然可能有一些历史遗留原因和客观条件,但是我觉得恐怕班子的战斗力问题是主因,这也就和我们市委在用人问题上有很大关系。”

  林钧沉吟了一下,这才接上话,“陆书记,您的意见我赞同。嗯,宋州这几年,也就是2000年到2003年您来宋州期间,我之前是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宝华市长担任我现在这一角,后来老魏走了,宝华市长接任了,我分管党群工作,实事求是的说,这几年间,虽然市委在各区县和各部门单位的一把手调整比较多,但是对班子其他成员的调整力度却不大,可能您在调研时也注意到了,基本上各区县和各市直部门单位的班子成员变化其实是不大的,或者说很小,这可能和当初童书记的一些观点想法有一定关系,您可能也发现了,我们一些区县一些部门单位的班子成员甚至拖了几个月甚至半年以上没有增补,有些甚至可以拖上一年,……”

  “嗯,这是个问题。”陆为民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了敲,点点头。

  “当然,我这不是针对您,您才来,对市里情况还不是很了解,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来动人,我冒昧的说一句,前任童书记在这方面是有些保守了,或者说太谨慎了一些,总觉得班子变动大了,要对工作有影响,我觉得这肯定会有影响,但是这也要看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正面影响,对工作有利的影响,难道不好么?”林钧语气平和中带着一份激越,很有点儿推心置腹的感觉。

  继续求月票!晚上十二点继续冲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