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三十九节 小步快走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三十九节 小步快走

  能在短短几个月里捣腾出这么大动静来,除了宋州市委市府明确了方向和路径外,很大程度还是源于池枫的执行力和作风。

  从常岚那里陆为民就得知,这几个月里池枫基本上没有回普明家里。

  池枫的丈夫原来在普明市教育局工作,也担任了领导职务,是市教育局副局长,后来池枫调到省体育局之后,她丈夫为了方便工作生活也就调到了昌州体育学院工作,担任了昌州体院党办副主任,从职务上来说,还降了一级,但是为了支持池枫工作,也没有太计较。

  没想到池枫现在又到宋州工作,这两头跑,家里自然池枫也就顾不上了,好在两口子孩子都大了,已经读大学了,倒是没太多牵挂,不过池枫的父母却还在普明,而且池枫的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长期卧床,这两三个月没有回普明,都是池枫的丈夫每周回普明去帮衬。

  池枫没有回家,自然是一心都扑在了工作上,市政府这边分工给她的压力很大。

  教育这一块,既要启动基础教育产业化进程,又要整合职业教育体系,这就是所谓的双轮驱动;文化这一块,陆为民给她的任务就是要把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有机结合起来,还列举了丰州阜头的发展模式,要求宋州也要借鉴阜头模式,把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做大做强,要让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成为宋州今后几年的经济增长点,这个任务可不简单。

  陆为民选了江洲镇这个点作为试点,也给池枫提了一些要求,点拨了一些路径。让池枫打开了另外一扇门,同时也让池枫更感觉到了压力。

  要把江洲镇打造成为不亚于周庄、乌镇这样的江南名镇,而且要在风格上超越周庄,这难度相当高,尤其是要把握好历史人文气息和商业文化的氛围之间的平衡点。既要让投入进来的商业资本有所收获,愿意持续投入,又不能让过度的商业运作破坏了江洲镇这个至今保存相当完好的历史古镇气息,要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这需要相当周密精确的规划运作。

  不过陆为民很看好池枫的领悟能力和处理事务的能力,他相信池枫可以做好这项工作。

  “陆书记。你给池市长的压力太大了。”常岚干起了吕文秀的工作,替陆为民把茶杯里的陈茶倒掉,重新泡了一杯茶,递到陆为民案头上,“我都有些担心池市长过于劳累身体吃不消。如果她不是搞体育出身,坚持锻炼,只怕早就趴下了,这两个月,除了实在太疲劳了,出去了两天泡了泡温泉,基本上就一直扑在工作上。”

  “没有压力哪来动力?”陆为民见常岚替池枫打抱不平,也打趣道:“知道去泡温泉自我放松说明池枫懂得张弛有道。这样的干部才是能干大事的,在丰州都说我把女干部当男干部用,把男干部当牲口用。现在宋州起码还没有这种传言吧?”

  “那倒是没有,都说你是直接把女干部们当牲口用了。”常岚捂嘴轻笑。

  陆为民瞪起眼睛,“这怕是你自己胡诌瞎编吧?”

  室内气氛轻松,吕文秀进来的时候,也听到了陆为民和自己顶头上司的开玩笑之语,也就凑趣儿:“陆书记。常主任所说倒不完全是胡诌,这几个月里。不管是区县还是市直机关,大家心气高是一回事。工作量大也不假,尤其是区县里边,我也听到不少说法,都说今年下半年这两三个月的工作量就能顶去前年一年的工作量。”

  “哼,那意思就是他们前几年太闲了,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陆为民反问一句。

  “恐怕也不能那么说。”常岚摇头,“陆书记,咱们宋州干部的风格你是知道的,嘴巴爱说,爱绷面子,但是真要到实际工作上也不含糊,前一两年情况比较特殊,嗯,怎么说呢,可能也是在方向目标上比较模糊,所以大家心里也没有数,自然在工作中就没有那么具有目标性,而现在市委确定了大方向,各区县党委政府和市直机关也都明确了自己的具体责任和目标,有奖有罚,这样积极性和主动性都被调动起来了,就算是大家辛苦一些,但是觉得干得心情愉快,能看到自己辛勤劳动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成绩,这份成就感不是其他东西能比拟的。”

  “嗯,常岚倒是挺会总结啊。”陆为民看了常岚一眼,“对宋州的干部这么熟悉?”

  常岚一愣,不知道陆为民什么意思。

  陆为民心里也只是微微一动,临时起意,但是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是想到了市委组织部的问题,一时间他觉得似乎常岚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人选,可以帮助自己在组织部里边更好的按照自己的意图开展工作。

  林钧和朱小平这对搭档,他现在还真没有太多精力来梳理,但是毫无疑问这两人和自己的工作不合拍,换一个市委书记,恐怕早就要找路子来动这两位了,但是陆为民这几个月来却一直没有动。

  一方面是自己这段时间的确有其他更重要的工作需要关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两位的特殊身份。

  现在没有动,不代表以后都一直不会动,但是要动这两位还真有些棘手。

  朱小平是省委组织部下来的,当然,和现任的组织部长左云鹏没关系,却和方国纲颇有瓜葛,陆为民不是很清楚朱小平和方国纲的关系密切深厚到什么程度,但是就目前的情况下,他不是太愿意因为朱小平的原因轻易去触动方国纲的。

  方国纲和他的关系不错,但是这种不错的程度和他与杜崇山的关系却要弱一个尺度,他和方国纲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较为密切的工作关系,而和杜崇山之间则是惺惺相惜和相知相得的关系,前者和后者不在一个层面,如果朱小平是是和杜崇山关系密切,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向杜崇山提出来,而且他也相信杜崇山会支持自己。

  可惜朱小平是和方国纲关系密切,自己和方国纲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他不能冒这种险。

  林钧也是一个麻烦。

  虽然他和荣道声之间的关系没有外界传言的那样玄乎,但是有一点却是存在的,那就是他毕竟给荣道声当过一段时间秘书,哪怕只是短暂的代理,但对于领导来说,这份渊源也许就不一般。

  林钧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朱小平是组织部长,副书记——组织部长,这两个人的特定身份,结成了特定盟约,对于一个市委书记来说还真有点狗咬乌龟——无从下手。

  要夺回在人事工作上的主动权,就必须终结他们这种特定的人事架构,这也不是安排一个常务副部长那么简单。

  常岚见陆为民有些走神,知道恐怕陆为民又在想事情,所以也就没有马上说话,一直到陆为民收拾回思绪,重新拉起话题,这才继续接话。

  ********************************************************************************************************************************************

  “怎么样,我说话算话,承诺的,肯定做到。”吕嘉薇粉嫩的面庞看起来仍然那么妩媚妖娆,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三十好几的女人了,怎么看都更像是二十七八岁,也不知道这女人是真的在韩国美容太成功,抑或是羊胎素玻尿酸这类东西效果好。

  “吕总,现在可能言之过早。”陆为民没有理擦对方话语中那份骄傲得意,他只看结果,而不讲求过程。

  “怎么,还觉得没有信心?”吕嘉薇微微哂笑,看向陆为民的眼光也有些轻蔑,“我说了,我办事你放心。”

  “按原则办事,才能放心。”陆为民淡淡的道:“何况你这连一半都没有走到。”

  “话不能这么说,我们有言在先,我走到哪一步,你们需要跟进,我做到了,你们没有及时跟进,那就不是我的事儿了。”吕嘉薇斜睨了陆为民一眼,“昌江省委连这点儿能量都没有,就算是军地相隔,但是难道说省委书记省长就没有一点门道?”

  陆为民皱起眉头,他尤其讨厌吕嘉薇的这番腔调,一副高居云端睥睨众生的架势,但却不能不忍下来。

  他也知道自己和这种人合作是有点儿走钢丝的味道,但是现实的残酷性摆在面前,有时候这个社会就这么荒诞,你要走正规程序,那么就是费尽周折难进一步,可你要走旁门左道,那几乎就是一踩一个准点,无往而不利,让你不得不扼腕叹息。

  第二更,月票寥落,暗自悲催啊,兄弟们难道真的保底月票都投给别人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