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五节 班主任老师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五节 班主任老师

  也许自己该做一些什么事情,但是身份却有局限了自己,让自己在做一些事情上需要考虑清楚利弊得失,陆为民也在掂量。

  德龙深入昌江金融界,城商行体系会迎来大变动。

  华民退出,这不是什么问题,华民在金融界已经有了相当稳健的地委,其在民生银行的根基已经极其深厚,与希望系、泛海系、东方系相比,华民系不声不响的通过一些变通手法,早已经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但是陆志华却异常低调,虽然杜启立也代表华民系成为民生银行副董事长,但是华民系在民生银行一直属于那种不出声的类型,但是却没有谁能忽视华民系,尤其是华民系与希望系关系也相当密切的情况下。

  现在没有人能预测德龙进入昌州和西梁两家城商行之后会带来什么,但是陆为民却很清楚,德龙如果熬不过明年宏观调控风暴,那么就会轰然倒下,而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会经历什么样的冲击,也很难说,陆为民的判断是遭受重创是难免的,不过有省里兜底,也不会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过华民退出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也算是很隐晦的给陆为民提了一个醒,高晋对于自己的观感在不断淡化和弱化,这从近期他不遗余力的支持昆湖就能看得出来,而在宋州的80万吨乙烯项目上,高晋基本上没有发声,而只是方国纲出面,这种待遇的对比明眼人都能看得到,好在荣道声还算公允。虽然对昆湖的中铝项目很重视,却也没有抛弃宋州80万吨乙烯项目,起码在一些场合下也还表了一些全力支持宋州争取80万吨乙烯项目落户的态。

  对此陆为民倒是看得很淡然,恽廷国和高晋走近并不是什么秘密,相信省里其他人也能看得见。而中铝孟原项目的确体量很大,能给昆湖经济发展注入一股活力,省里全力支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中铝的态度和效率也的确要比中石化好得多,也难怪别人态度不一样。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憋闷,这中石化就这么傲娇。昌江这边已经表现出了如此诚意,秦宝华已经三度赴京,方国纲也是第二次赴京去会商,但现在仍然没有什么好消息传出来,不能不说这同是央企。但在做事的态度方法上就是不一样。

  ********************************************************************************************************************************************

  陆为民很久没有回家了。

  这个家是指父母家,在195厂的父母家。

  父母不喜欢离开195厂这个特定环境,而更愿意和老邻居老同事们生活在一起,这种心理陆为民陆志华他们都能理解,所以对父母的这种做法也没有反对,父母依然住在最初厂里的老房子里。

  不过这个时候父亲早已经退休,每天固定时间上午在厂里生活区溜达溜达,下午到厂俱乐部茶室里去下下象棋。晚上在河边散步,这就成了父亲的固定生活模式,而母亲也差不多。除了每年固定一两趟回一回南潭乡下,母亲基本上那个都不怎么回南潭了,每天早上起床收拾家务,然后买菜做饭,下午和厂里几个相熟的老姐妹一起晒晒太阳,扭扭秧歌。有时候也到城郊公园或者香火旺盛的庙宇道观去走一走,这一切就构成了父母退休后的主要生活。

  当然如果大哥陆拥军的孩子出生。也许就会给这个家庭带来一些改变,起码父母的生活会发生改变。所有的重心会到那个孩子身上。

  陆为民自己的孩子已经被苏燕青父母给承包了,这一点让母亲很是遗憾,但是父母都很通情达理,能够理解。

  接到父亲的电话陆为民很惊讶。

  父亲很少给自己打电话,一年到头也许就那么一两次,多半还是年边上。

  打电话得多一点的是母亲,基本上每个星期五固定要打电话,问自己回去不回去,这一点上陆为民都有些惭愧,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主动给家里打过电话,而是心安理得的等着父母给自己打电话,甚至在母亲有时候打电话来遇上自己忙碌或者有重要事情时还有些不耐烦。

  父亲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只问自己在哪里,当自己回答说在昌州的时候,父亲显得有些意外和高兴,让自己赶紧回家一趟,却不说具体什么事情,这让陆为民莫名其妙。

  父亲的口气不像是家里出了什么状况,但父亲在电话里不愿意多说,只催着自己赶紧回家一趟,陆为民也不敢怠慢,所以这边事情一了,就让史德生赶紧送自己回家。

  史德生也来过195厂宿舍区多次了,对这边的路况也很熟悉,所以二十分钟以后,奥迪已经驶入了城东195厂宿舍区。

  195厂宿舍区分成好几大片,而随着住房体制改革,195厂也不在建设福利房,但是195厂也成立了房产公司,主要是在195厂原有的旧厂房、宿舍和土地上进行修建和改造,一些修建于五六十年代的老旧宿舍开始陆续改造,但是一些颇具苏式特色的建筑物都还是保留了下来,在这一点上昌州市委市政府倒是没有糊涂,对这些具有历史意义和历史特色的老旧建筑给予了特殊处理,尽可能的保留了下来。

  不过一些保留价值不大的老旧宿舍却因为占地广,楼层低,纳入了房地产公司的视线,开始有计划有步骤的开始了拆迁,而陆为民父母的那一栋楼据说也纳入了计划,当然要轮到真拆的时候还得要些时间。

  ********************************************************************************************************************************************

  陆为民踏进家里,就听到了家里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出来,他一时竟然有些想不起这是谁了,不过借着有些变幻的光线看到对方时,陆为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莫老师?!”陆为民有些惊喜,赶紧一个快步走上前去,顺手把包丢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莫老师,您来了?”

  “为民,难得看到你一回啊,有几年了吧?”面容上浮起一抹笑容,看见陆为民满脸惊喜的表情,站起来的中年男子忍不住舒了一口气,点点头,“去年我才听说你到丰州去当市长了,今天来你家,才知道你又调到宋州当书记了,这么大的好事,你也不给老师说一说?”

  虽然是自己昔日的学生,但是这个学生已经不是不复往日了,当市长已经很骇人听闻了,这才一年过去,居然又调到宋州当市委书记去了。

  “莫老师,就那么回事儿,到丰州当市长也好,到宋州当书记也好,我还不都是你的学生?”陆为民赶紧把自己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老师拉着沙发上坐下,然后向自己父亲说道:“爸,你也不说一声,要说莫老师在,我得快一点儿回来。”

  “没事儿,没事儿,你现在是市委书记了,更忙了,忙大事儿要紧。”莫怀强赶紧摆手道。

  “也没啥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是刚从我姐那边过来。”陆为民笑着摇头,“今天回来早一些,我姐找我有事,说了一会儿话,她这会儿去机场了,五点半的飞机到京城。”

  陆宗光微微扬了扬眉毛,“志华又走了?她不是前两天才回来么?昨天她还说要在昌州呆两天啊。”

  “谁知道?二姐事情多,成天飞来飞去。”陆为民知道陆志华回来就是为了昌州商业银行和西梁商业银行的事情,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尤国斌为此专门找了她,谈得不是很愉快,后来高晋也出面和陆志华谈了,虽然最后基本上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陆志华心里肯定不太舒服,既然已经敲定,剩下的具体细节就交给下边人来谈了。

  陆志华现在精力主要在京城那边,似乎是在筹划着一个什么项目,回昌州的时间也不多,基本上是一个月有几天在昌州,十天在沪上,还有几天要去南粤那边。

  陆为民也问了陆志华这段时间在忙什么,不过当时陆志华不愿意深说,只说到时候会告诉陆为民,见陆志华情绪不佳,陆为民也就没深问。

  有事晚了点儿,我继续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