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七节 小师妹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四十七节 小师妹

  陆为民眉头皱了起来。

  父亲言语含糊,但是陆为民也能听得出来一些端倪,这应该是莫萏家事,但是这个家事恐怕又不完全是纯粹的家事,否则真要是夫妻感情不和或者父女有了矛盾,那就不是外人能置喙的,父亲多半是听到一些什么,却又不是很希望自己牵扯进去,只是在这个时候感情上却又说不过去,所以才会这样矛盾的表示。

  自己父亲的性格陆为民很清楚,方正不阿,很厌恶把私人事情夹杂在公事中去,即便是明知道在现在这个世道里有些和光同尘免不了,但他宁肯两耳不闻不知道,也不愿意去做自己违心的事情,所以能这样很隐晦的暗示,已经是一个很难得的“进步”了。

  父亲不愿意明说,就只有自己去了解,可自己也很久没有回195厂了,而且莫萏好像昌江师范大学毕业之后也没有分回195厂,而是进了市里的一所学校,后来听说是找了学校里一位老师结了婚,现在应该孩子都有了才对,去年春节回家,他隐约听到自己母亲提起过。

  走出门,陆为民想了想,拿起电话给萧劲风打了一个电话,想看看他知道不知道。

  不过他估计萧劲风这么一两年时间都是在沪上和京城,很少回昌州,更不用说195厂,也未必知道,倒是齐镇东可能时间多一些,但是齐镇东这个人性格也比较内敛,不太喜欢过问与己无关的事情,恐怕也不一定清楚。

  不出陆为民所料,萧劲风对陆为民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却问起莫萏的事情非常惊讶。一度以为陆为民花花肠子又开始乱冒,打起莫萏的主意来了,后来在陆为民解释了情况之后才弄明白,但是他的确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莫萏了,也不太清楚莫萏现在的情况。

  齐镇东也差不多。他倒是遇见过莫怀强几次,去年春节还代表着陆为民、萧劲风他们几个去看望过莫怀强,但也只知道莫萏毕业后是分配在了昌大附中教书,已经结了婚带了孩子,其他也一无所知了。

  不过齐镇东告诉陆为民吴健应该知晓一些情况。

  陆为民也有很久没见着吴健了,这个昔日孔武有力的老同学因为隔着萧劲风这一层关系。虽然也算和陆为民比较熟悉,但是却始终和萧劲风关系密切,在萧劲风主要精力放在沪上和京城之后,吴健基本上成为了萧劲风在昌州的代表,除了通讯器材门市部外。世纪风华在昌州这边的两个盘建设营销也主要是由他在负责,当然具体自然有专门的人,而他主要是代表萧劲风盯着。

  ********************************************************************************************************************************************

  给吴健打了电话十五分钟后,陆为民和吴健已经在舒曼酒吧里坐着了。

  下午酒吧里人不算多,陆为民还是第一次到这个195厂生活区这一带规模最大声音最好的酒吧里来,虽然平时也经常路过,但是却从未来过。

  陆为民没有要酒而是要了一杯橙汁,而吴健则要了一杯咖啡。

  “要开车。所以不敢喝酒。”看见陆为民有些惊讶的目光,吴健解释道。

  陆为民点点头,时间改变人。原来无酒不欢的吴健现在也变了,难怪萧劲风能够这么放心大胆的把世纪风华这一摊子也委托给吴健。

  虽说世纪风华在逐渐把精力转向京沪两地,但是毕竟还有几块地在这边,其中一块地还在继续开发,哪怕是有其他专业人员在负责,但是对外协调等很多事情却都是吴健在负责。这一块也相当复杂而重要,萧劲风说他把有些事情交给了吴健时陆为民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萧劲风还是心里有数的。

  玻璃窗外吴健的那辆硬朗的银灰色奔驰g400在昌州这种内陆城市并不多见,吴健是一个典型的越野迷。尤其酷好硬派越野车,以前是一辆切诺基,现在经济条件允许了,就换成了这辆奔驰g400。

  陆为民对于各人的还好不太关心,只要是人就都有喜好,吴健买了一辆价格不菲的奔驰g400,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自己的经济条件允许,他现在关心的是莫萏的事情。

  “什么情况?”没有废话,直入主题。

  吴健也知道陆为民的脾性,也不废话,“问题比较复杂,莫萏是2000年结的婚,她老公是昌大附中的老师,2001年年初带的小孩,她老公比她大几岁,人长得挺帅气高大,和我们年龄差不多吧,也很有发展前途,现在已经是昌大附中的教导主任了。”

  陆为民有印象,莫萏结婚的时候自己刚去藏区,当时莫老师还把请帖发到了家里,父母都是去了的,但是自己却因为刚去的确不好马上又回来,所以只有打电话道了喜,让齐镇东把红包替自己送了去。

  昌大附中是全省有名的重点中学,鼎新国际其实就是昌大附中的产业,因为当初在昌州和昌州市里边没有谈好,所以才会转到宋州发展。

  现在鼎新国际已经是全省首屈一指的贵族学校,吸纳了来自全省各地的生源,既有成绩特优能力突出的优质生员,当然也有那些缴纳高额建校费和学费的富家子弟,但是鼎新国际的确在校纪校规方面规定相当严格,无论你有钱没钱,进了学校就一样,违反规定再有钱成绩再好也一样走人,所以就凭着这一点鼎新国际才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打响了名声,不但财源滚滚,而且优质生员也是纷至沓来,现在甚至连邻省的鄂皖两省都有不少学生慕名而来。

  昌大附中赫赫有名,三十来岁就能当到昌大附中的教导主任,也算相当不简单了,昌大附中也是正处级,教导主任弄不好也是副处级呢。

  “嗯,那不错啊,昌大附中教导主任,郎才女貌,好事儿啊。”陆为民知道这背后肯定有故事,若是都是吴健这会儿说得这么好,也不会有后边故事了。

  “是好事儿啊,可莫萏还在才刚满两岁,也就是去年吧,两人就离婚了,孩子归莫萏,那家伙另外找了一个,听说是无忧区某位副书记的侄女儿,谁知道是不是侄女儿,反正,就这么回事,离了。”吴健牙齿缝里似乎也都在蹦着凉气,“离了也就罢了,这家伙很不地道,孩子抚养费经常拖着,而他那个新女朋友,也是昌大附中老师,据说也经常和莫萏过意不去,说莫萏还经常纠缠前夫,在学校里羞辱莫萏,其实应该是那个畜生经常去纠缠莫萏才对,以要去看孩子,要给生活费为由,经常赖在莫萏家里不走,还想享齐人之福吧,莫萏不干,那个畜生就不肯给生活费,……”

  “生活费也是问题?”陆为民瞥了一眼吴健,心里有些不悦。

  “嗨,为民,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怎么做,可是莫萏坚决不肯收,莫萏也一样,你知道的,他们父女俩都那个脾气,……”吴健当然明白陆为民脸色骤然阴下来的原因,苦笑着解释:“莫萏觉得她前夫付孩子生活费是应该的,所以……”

  陆为民深深吸了一口气,的确,莫老师一家人性格就那样,宁肯自己再苦再累,也不愿意麻烦别人,而且自尊心也极强,所以你说要是这样的施舍一般,他当然不会接受。

  “吴健,对这种人,你就没一点儿办法?你在昌州城里厮混这么多年了,难道越混越回去了?真的是上道了。”陆为民端起橙汁慢慢的抿了一口,脸色冷峻,幽幽的道。

  “嘿嘿,为民,这种事情哪用得着我出手?我安排人教训了那小子,而且那小子也有些门道,无忧区公安马上就动了,我很是花了一些精神才算把事情按下去,但是莫萏马上就来找到了我,都差点儿红脸了,说这是她家事,不需要别人来操心,你知道我这人不会说话,……”吴健摇头叹息不止:“莫萏都专门和我说了,不许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和劲风他们,否则就要和我绝交,我看她是当真的,所以……”

  “当真的?”陆为民冷冷的道:“所以你也就不闻不问了?”

  吴健没有吱声,和陆为民虽然同学一场,但是这么些年来,他是越来越看不清楚陆为民了,哪怕是现在已经身家巨万的萧劲风或者齐镇东,抑或是俨然时尚大咖的魏德勇,他都觉得还能摸得到脉,但是唯独陆为民,却是像一团雾,夹杂着冷气的一团水雾一般,让人看不清。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