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六节 要素竞争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五十六节 要素竞争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可能很多人也都考虑过很多,就连我自己也都思索过无数次,从我在丰州当双峰县长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考虑,在双峰当县长时,我就琢磨双峰这样一个穷旮旯地方,只要能引来几个像样的企业,一年能让gdp有个三五亿,那就心满意足了,事实上我也做到了,昌南药材交易市场,以及联合工业园区,打造出了双峰的医药产业,双峰终于起飞了,到阜头后,我又重新接手一个一穷二白的摊子,又需要从头再来,有需要重新审视阜头的条件资源,重新培育新产业,还好,运气不错,阜头有比较好的旅游资源,再加上各方面基础条件的铺设,被我找准了机会启动了电子产业的发展,旅游影视产业也随之发展起来,……”

  陆为民讲得很随意轻松,但是在座的众人却都知道这里边不知道浸润了陆为民多少心血和代价,说易行难,一个农业县你要打造成为工业县,产业培育,基础设施的建设,投资环境的营造,哪有那么简单,尤其是像丰州那边的落后农业地区,你要冲破樊笼,打碎旧观念,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

  “到宋州,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底子不错,但是在座的恐怕也都清楚当初的宋州国营企业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同样由于长期以来国营企业占据优势,积压了私营经济发展空间,而且也形成了对私营经济歧视的氛围,要改变这一切甚至比在一块白地上重新建设更困难,……,到丰州当市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新建市,工业经济单薄,第三产业孱弱。要查缺补漏,要让丰州从本质上由地区变成地级市,这里边需要填补的就是二三产业,怎么来做到,……还好,我在丰州这两年的表现还差强人意,不至于太丢脸,但是现在轮到我们宋州了,我们宋州该则么办?我们宋州又该怎么来实现走我们自己的路,确保我们自己能够今后几年乃至几十年的发展潜力和竞争力优势?我觉得这里边有很多观念和问题需要厘清。”

  看到大家都听得很认真。陆为民也知道这个话题勾起了一干人浓烈的兴趣。

  临近年终,三国大战进入了扑朔迷离的决战期,昆湖厚积薄发,一到十一月经济增速一直稳稳保持在20%之上,超越宋州已经不是问题,现在关键是看能不能超越昌州,如果12月两地经济数据不出意外的话,超越昌州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宋州从8月开始经济增速摆脱了上半年的萎靡开始出现复苏势头。而且在最后一个季度的10月和11月,经济增速已经冲到了15%以上。

  宋州与昌州的距离在迅速拉近,眼见得有望问鼎,但是却又被昆湖反超。这种复杂的局面变化带来的感情反差,也让宋州的干部们心中是百味陈杂。

  现在宋州干部们的目光已经从昌州开始逐渐转向昆湖,他们都有些意识到,昌州似乎耄耋老矣。而昆湖却是方兴未艾,日后昆湖才将是宋州的最大竞争对手,宋州要想登顶。就必须要踩着昆湖的尸体上位。

  就目前的态势来看,宋州极有可能在今年退居第三,这是很多宋州干部们都无法接受的,眼见得有可能要问鼎昌江,却未曾想到被昆湖超越,甚至还被挤到第三,这份落差滋味可真不好受。

  复杂的心态和情绪使得宋州的干部们对任何能够让宋州经济更上一层楼的意图和想法都倍感兴趣,尤其是这个想法还是从素有经济能人之称的陆为民嘴里冒出来的。

  “我首先要谈一点,我们宋州和诸如丰州甚至昆湖这样的城市是有区别的,也就是说我们宋州的定位就和省内除了昌州之外的其他城市不一样,我们的定位是大城市,虽然从现在看来,昆湖的经济总量要在今年超越我们宋州,看起来我们宋州似乎连昆湖都还不如,但是这一点上我不太在意。”

  陆为民没有掩饰什么,直接就把昆湖拉了出来当靶子,这也抓住了在场众人的心理,宋州现在就是把昆湖列入了对手,尤其是陆为民那一句“我不太在意”更是让人心里痒痒,都很想听一听陆为民为什么不太在意昆湖,而不太在意昆湖,那又该在意那座城市?难道是昌州?

  “大家可以看一看昆湖的数据就能觉察出一二来,昆湖的县域经济很发达,像孟原排名在全省前二十,湖西、东楼、昆陵三个区县经济实力都排在全省前三十,湖东区更是全省十强县,经济实力比较落后一点的五丰县也是全省三十名开外,但也在前五十,只有一个石峡县经济比较落后,但是我们看看昆湖的城市人口和经济情况,湖东湖西两个区是原来昆湖市中区一分为二来,这两个区总人口大概在七十万左右,其中城市人口不到五十万,而现在县改区的东楼区其实就是一个远郊区,农业人口占到百分之八十以上,这样算下来,昆湖市区城市人口不过六十万不到,根本无法和我们宋州壹佰零伍万相比。”

  陆为民的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是也还是有一定道理。

  “从这个角度来看,昆湖是典型的分散式经济布局,也就是说,昆湖市下边各区县自身发展很好,但是昆湖市级经济却缺乏凝聚力,这也说明昆湖市的城市经济发展并不好,这一点可以从昆湖市全市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就能看出来,昆湖今年全市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堪堪只有我们宋州的一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昆湖只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工业城市,而非一个综合性城市,其商业属性比较差尤其是紧邻昌州,这注定了其城市定位的模糊性,以及它发展的不确定性,这也影响到了昆湖想要打造成为一座重要城市的潜力。”

  陆为民把话题开始转向宋州,“再看看我们宋州,我们宋州市区城市人口高达一百多万,市本级经济有着较强实力,同时这几年来县域经济发展也很快,尤其是苏谯、遂安和叶河、烈山几个县工业板块的快速发展,再加上我们独有的水陆空交通枢纽优势,这就决定了我们宋州的发展潜力要远高于省内其他任何一座城市,所以我说我不担心那座城市暂时对我们的超越,因为我有底气。”

  “一座城市最核心的竞争力要素是什么?有人说区位,有人说资本,有人说资源,有人说领导班子的思路理念,这些都没有错,但这些都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要素,那么和核心竞争力要素是什么?是人,或者说是能吸引人留住的一种机制,一种氛围。”陆为民破开话题。

  “北京上海之所以有别于昌州,有别于其他大城市,不是因为它那里区位好,也不是因为它那里风景优美,更不是因为它那里空气清新交通不拥堵,而是它那里有能吸引人留住的东西,是什么?机制和氛围,各种历史和现实的各种要素凝聚起来,使得它那里有超出全国其他地方的教育和医疗资源,有丰裕的市场就业机会,有丰富的文化娱乐消费,有完备的商业消费体系,也就是说它具备了其他地方所不具备的优势,我们做一个假设,无论是一个海外归来的學者,还是一个大學刚毕业的學生,抑或是一个掌握了一定技能的农民工,他们会选择什么样的城市作为他们的落脚处?”

  陆为民的目光在众人脸上逡巡,“作为一个海归學者,拥有较高的知识水平和谋生技能,他肯定会选择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比较好的地方,因为他正年龄也许除了考虑薪酬和是否适合自己发展的因素之外,还需要考虑子女就學,老人以及自己的身体一旦有恙,是否能得到有效及时的治疗,晚上是不是可以带家人去看看电影或者歌舞剧,听听某个国外的乐团的表演,或者满足孩子想要追星愿望去看一场港台歌星的演出,要不就是陪着太太先生去王府井燕莎这一类的场所去shopping,周末是不是可以到附近的风景区散散心,这些可能就是他们这一类人需要的。”

  “那么大學毕业生呢?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肯定是就业机会,最好还是能學有所用的就业岗位,当然如果薪资能丰厚一些那就更棒了,当然如果这座城市还有比较完善的文化娱乐和商业消费体系就更好了,可以和朋友同學去看电影,唱ktv,旱冰场溜冰,咖啡厅或者茶廊喝杯咖啡,周末可以去附近景区爬山,攀岩,或者健身,这可能是他们最关注的。”

  “那么对于有了一技之长的农民工呢?嗯,稳定的就业岗位和稳定的收入,这是最重要的,当然如果在消费比如饮食、房租上更低一些,可能更能让她们满意,如果这座城市还能为他们的孩子提供哪怕不算优越但是能满足需要的教育和医疗资源,那可能就会真的把这里当成第二故乡了,……”

  陆为民形容得很绘声绘色,所有人都知道说这么多肯定是要阐述一个道理,所以都很安静的倾听着。

  求票,兄弟们,你们肯定还有推荐票的,忘了投的赶紧投啊!(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