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一节 杰出校友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一节 杰出校友

  应该说195厂子弟校40周年校庆规模办得还是相当可观的,从庆典仪式的规格和出席领导的层次也能看得出来。

  本身子弟校从195厂整体正式移交给昌州市教育局,更名为昌州市第五十五中学,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起码学校老师们全部从企业职工变成市里管的事业单位人员了,但很快按照上边文件政策要求,五十五中又和其他中学一样都移交给了区属教育局,五十五中也就移交给了蓝湾区教育局,这让子弟校的老师们也有些受打击,不过好在在待遇上并无太差别,子弟校的老师们也能接受。

  出席这次校庆活动的包括昌州市副市长马知文、昌州市教育局局长温阳和蓝湾区区长胡信海。

  像五十五中这样的一所普通中学,而且是由厂矿子弟中学“收编”而来的学校校庆,能迎来市教育局局长和所在区区长参加,已经相当难得了,这里边显然有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司长谢增平和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姚放以及陆为民的因素在其中。

  三个同为正厅级干部,但是对昌州市来说,很显然谢增平和姚放的分量要比陆为民重得多。

  谢增平是国家发改委的要员,可以说结好这类要员,对昌州市来说算是提前投资,几乎可以肯定,日后肯定有项目要求得到人家头上,而且这还将是一个长久的交往。

  而姚放,那也不简单,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像马知文这类正厅级干部省委组织部一样有第一甄选权。虽然没有决定权,但是如果在酝酿的时候膈应一下你还是绰绰有余的,而像温阳这种副厅级干部,则更是直接进入省委组织部的囊中。

  倒是陆为民,不管你在宋州有多牛。但是你到了昌州,不能说你啥都不是,但是县官不如现管,那分量就轻多了。

  ********************************************************************************************************************************************

  “为民,来,来。快过来,我来替你介绍一下。”老远看到了陆为民和几个人出现,姚放眼睛微微眯缝起,嘴角浮起笑容,朗声招呼道。

  说实话。对姚放的招呼陆为民是很不以为然的,这不是省里开组织工作会议,你姚放是主人,这是校庆,要说主人也该是校长,或者昌州市教育系统的领导,你这姿态不就是证明你与众不同么?

  当然,腹诽归腹诽。陆为民却也不想计较这些,好歹姚放也算是学校的学长,比自己高好几级。也比自己大哥陆拥军还要高几级,何况人家也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这点面子肯定要给。

  “姚部,来晚了,抱歉抱歉。”陆为民连带笑容,疾走两步。“马市长,好久不见了。”

  对马知文。陆为民见过,还打过几次交道。关系也还算不错,原来是他刚在宋州担任宣传部长时,马知文还是麴县县委书记,后来陆为民援藏时,陆文龙已经当选昌州市副市长了,在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也曾经因为鱼西公路和麹西公路与当时鱼峰县委书记高峻、麴县县委书记马知文都有过接触。

  “陆书记,的确好久不见了,前年好像我们在省政府见过一次面,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你的踪影了,麹西公路通车典礼邀请你,你也不到,不够意思啊。”马知文也是一个非常豪爽的性格,与当时鱼峰县委书记高峻完全是两类人。

  马知文这话也没有撒谎,但是麹西公路通车,马知文已经是昌州市副市长了,而陆为民也刚从藏区回来到丰州担任市长不久,马知文和陆为民在省政府遇上也是陆为民刚从藏区回来还没有正式安排工作,所以两人也聊了几句,但是很快陆为民就远赴丰州任职去了。

  “呵呵,的确不好意思,马市长,你知道当时我刚到丰州,的确抽不出时间来,改天我请酒赔罪。”陆为民一边和马知文聊着,一边却很主动的已经走到了姚放身旁,彬彬有礼的笑道:“姚部,不用介绍了,我知道这是咱们195厂子弟校最杰出的校友增平司长吧?虽然我也去过发改委几次,但真不知道增平司长是我的学长啊,罪过罪过,……”

  在陆为民明澈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谢增平也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陆为民。

  和陆为民一样,他也是接到校庆邀请之后很随意的问了几句有哪些“杰出校友”会回校参加时候才得知陆为民这个人的。

  说实话,陆为民给他的冲击力远比他给陆为民冲击力大,无他陆为民比他整整小十一岁,而且是担任宋州市委书记。

  在体制内混的人太清楚同为正厅级干部,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厅长、一个司长之间的区别了,哪怕是自己在所谓“小国务院”的发改委,这个司长的确很牛气,但是如果你要和号称灭门令尹或者封疆大吏的市委书记相比,那还真的欠缺点儿火候。

  或许你可以在资源分配上有一些更大的权力,但是无论是司长还是厅长,你都永远无法和一个市委书记所拥有的覆盖全方位的权力相比。

  一个三十五岁之龄的年轻人居然就能高居宋州市委书记之位,而宋州是昌江全省唯一一个获得国务院批准的较大城市,当然和昌州的副省级城市有差距,但是比起其他城市来,宋州的分量地位又要重不少。

  “为民书记,我也是才听说你是我们195厂子弟校的学弟,我虽然不是195厂人,但是却是实实在在在195厂读了五年初高中,可以说我对195厂的熟悉程度并不比你们这些195厂子弟逊色啊。”谢增平也颇为感慨,“这个时候我都还能想起我们子弟校老校门上左右两侧的那标准楷书八个大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一次回来,老校门虽然变成了侧门,但是大模样却没有变,我还专门去看了看那两堵墙壁,那几个字还能隐约可见呢。”

  “是啊,增平司长,我读刚来子弟校读初中的时候还在,但高中的时候,这几个字就被石灰水给抹了。”陆为民也不无感慨,“其实现在咱们这些学校里写的各种名人格言哲言不少,但是我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觉得这八个字儿最符合意境,在学校,就是好好学习,学习知识,学习做人,天天向上,那就是要奋发昂扬,追求上进,这符合我们国家传统主流价值观,想想我们这代人不也就是秉承这份理念成长起来的么?”

  谢增平微微动容,陆为民的话很合他现在的心境,回到母校,能让他回忆起学生时代的东西只能下那道现在看起来有些老旧不堪的大门和两扇残留的墙壁,很多人已经根本记不起十多二十年前这所学校的模样,而陆为民一来就能说出当时的情况,还能顺带引发一番深合他心境的话语,顿时就让他觉得回来这一趟值得了。

  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眼,谢增平点点头,“为民书记,我赞同你的观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发展潮流和节拍,但是作为我们民族的主流传统观念却很难改变,尤其是对我们成长有益的更是如此。”

  有时候就是一句话就能激起双方心理上共鸣,进而激发双方的好感,而此时的这第一次见面给谢增平和陆为民的感觉就是如此。

  无论是马知文还是姚放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觉得谢增平不过是客套,而陆为民不过是刻意讨好对方罢了。

  校庆活动内容其实都差不多,对于一所中学来说,就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底蕴和惊艳的看点了,无外乎也就是一些老旧照片对历史的回顾,历届优秀和杰出校友的成就展览,当然也还有学校历年所得的荣誉和发展历程,再有也就是济济一堂的座谈会,林林总总,不一而终。

  无论是谢增平、姚放还是陆为民都不可能长时间呆在这里参加这个校庆活动,座谈会露露脸,摄影展看一看,顺带留下几笔“墨宝”祝愿,看完学校的演出,也就差不多了。

  “增平司长要在昌江逗留几天啊?”马知文一直把谢增平缠得很紧,而姚放似乎也有意无意的配合着马知文,这让陆为民几乎没有多少机会和谢增平谈上话,陆为民也是瞅准了机会,看见马知文上厕所,而姚放却被温阳说话牵引了注意力时,抓紧机会。

  “明早的飞机,我也是顺带回昌州看望一个亲戚,他身体不太好,我受父母委托顺带回来看看。”谢增平淡淡一笑,“为民书记,听说宋州正在争取垆头机场军转民?”

  年底事多,我尽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