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二节 善缘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二节 善缘

  这不是什么秘密,昌江省委省政府也与军方进行过沟通和交涉了,只是现在进展不大,有些事*速则不达,陆为民也只有耐心等候时机成熟,听得谢增平问起,他点点头:“增平司长,宋州地处昌鄂皖结合区域,需要这样一个机场,而空军方面这个机场荒废日久,基本上是废弃了,所以我们希望争取这个机场能交给地方上。”

  “嗯,为民,国务院和军委总后1999下半年开过一次多部门协调会议,好像有一个会议纪要,主要是针对中央禁止军队办公司之后,军队原来一些公司的土地、房屋等军产类与军队脱钩后的处置问题,我记得当时也包括一些废弃的营地、机场的移交处置有一个意向性的意见,军队是有明确意见表示支持的。”谢增平思索了一下才道:“这个会议纪要的相关指导意见应该有一些作用。”

  陆为民眼睛一亮,这谢增平一来就给自己送来一份大礼。

  两个人找时间都聊过几回,虽然没有涉及到具体事宜,但是关系拉近了不少,陆为民也主动请对方直接叫自己名字,以示亲近。

  现在军队那边一直声称在无偿转交给地方上没有政策可循,所以如何移需要研究,也就是这么一个说辞也使得两个月过去了毫无寸进,而且甚至有往明年拖下去的节奏,这让陆为民也觉得心烦意乱。

  吕嘉薇那边虽然也表示可以使上劲儿,但是却需要昌江这边要把这个意见推到最高层面时才好用劲儿发力,如果达不到那个节点上,那就会事倍功半。甚至可能会出现僵局,更不利于问题解决。

  所以陆为民也一直在通过各种关系来推动这个事情,但是始终不得其法。

  现在谢增平这么一点,陆为民顿时胸中豁然开朗。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看似混沌无序,但是一旦有了一条线。就能把一切串联起来,全部带动。

  现在的垆头机场事宜似乎就是这样,也许就是欠缺这最后一把火。

  “增平司长,多谢提点了。”陆为民还欲再说,却被谢增平摆手制止:“为民书记,举手之劳都算不上。我也就是顺口一提,具体操作还得要你们自个去,军队那边手续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繁杂,就算是他们有意移交地方,那要走的程序也不少。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嗯,这一点我们心里还是有数的,前期已经做了不少工作,可说实话,都是隔靴搔痒,见不到实效。”陆为民苦笑着道。

  “也不是没有实效,起码这件事情已经提上了日程,发改委这边都能知道。说明军队那边也是有动静的。”谢增平给陆为民打气,他对陆为民印象颇好,而且陆为民如此年轻。日后前程难以估量,以后免不了也还有打交道的时候,这个时候能够结下一段善缘,那也算是一个预先投资了,“中石化那个项目你们也还在争取?”

  陆为民算是明白谢增平这是真的在帮自己了,点点头。“增平司长,不争不行啊。我们宋州看似架子大。但是真正在产业这一块里能拿得出手的没几个,而且基本上都是以民资为主。国资这一块经历了九十年代的没落,宋州发展滞缓,已经被甩在了身后,可以说近十年来,中央在宋州的投入上几近于零,长江二桥迟迟未动,而宋州石化地位很尴尬,上有扬子石化,下有武汉石化、巴陵石化,分量不轻不重,但我们宋州的位置却很好,正好处于通达三省的咽喉要隘上,或许我们宋州从政治这个角度上来说比不上武汉这样的大城市,但是如果但从日后的市场角度和经济效益角度山来说,我相信选择我们宋州绝不会错。”

  谢增平笑了起来,陆为民那一句长江二桥迟迟未动大概才是他这一次的真实意图,对此他倒没有什么反感,本身宋州长江二桥也的确审核通过了,审核通过并不代表就会马上启动推进,这里边随便哪个细节问题都可以拖上你一年半载,每一个环节你要顺畅通过都需要下边来润滑打通。

  “为民,长江二桥基本上没什么阻碍了,估计年前就应该可以正式批复下来了,你们前期工作应该做了不少,现在可以抓紧继续了。”

  作为基础产业司的司长,谢增平这个话还是敢说的,每年重大项目虽然审核批准的那么多,但是每年中央财政投入项目却需要依次通过,避免无序和过于集中,除非是中央高层有明确意见要集中批复或者集中开工,基本上都是保持一定的频率和节奏,这样也有助于保持投入有序,对经济刺激也可以保持均匀性,宋州长江二桥项目所有流程均已走完,即将进入实施阶段,对宋州来说也是一个大利好消息。

  “至于80万吨乙烯项目,主要还是要看业主方,也就是中石化,能源项目我们基础产业司也有牵扯,但是像中石化这样的央企,他们对市场分析有他们的专业团队在负责,定位哪里,什么时候上马,主动权主要还是在他们手中,不过我可以帮你敲一敲边鼓。”

  不管谢增平能否做到,或者还是口惠而实不至,人家有这个态度,已经非常难得了,陆为民从未指望过一层虚无缥缈的校友关系就能赢得对方不遗余力的帮助和支持,哪怕双方第一印象再好,当然,示好可以使双方本身就不错的印象进一步加深,也算是为日后关系进一步提升打下基础。

  “增平司长,大恩就不言谢了,我本来想邀请您到宋州一行,实地看一看我们宋州的变化,但是您明早就要走,我也不敢留您,不知道您春节会不会回昌江?”陆为民瞥见马知文已经从卫生间出来,长话短说。

  “不一定。”谢增平也知道陆为民的意思,“为民,不用那么客气,好歹咱们也是校友,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那行,我年前也肯定会回京里,到时候我给您打电话。”陆为民也不多说,此地也不是多说的场合。

  ********************************************************************************************************************************************

  校庆活动的意外收获倒是让陆为民颇为喜悦,结下这段善缘对日后自己的工作是大有裨益的。

  基础产业司涉及的工作范围相当宽泛,宋州日后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有大动作,都离不开基础产业司的协调支持,远的不说,以垆头机场为例,还有陆为民正在考虑的要进一步启动宋州港的扩建,以进一步巩固宋州作为昌江省在长江上的门户枢纽以及辐射鄂东皖西南的作用。

  不过他也清楚谢增平能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要想真正做成事儿,还得要靠自己,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收获的只会是失望。

  但谢增平的确给他带来了两大利好消息,一是长江二桥建设即将启动,二是垆头机场的希望。

  长江二桥也就罢了,这是国家重点工程,要使劲儿宋州方面顶多也就是能呐喊吆喝一嗓子助助威罢了,但是垆头机场曙光已现,那么就不能耽搁了。

  垆头机场的事情不能耽搁,但是他手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不解决好这一轮人事调整工作,明年宋州的发展受到的影响会更大,做为市委书记,这才是第一要务。

  看看时间也是十二月份了,如果邻近春节再来调整,留给调整后新到岗的干部适应时间反而不多,也会影响到明年工作,所以陆为民不打算再拖下去,在林钧这个本该是自己最重要的助手缺位的情况下,陆为民只能牢牢抓住秦宝华这个第一副书记来稳定局面,好在两人在大部分问题上都持相同观点,倒也不虞其他。

  但在此之前,他需要向杜崇山汇报一下,而左云鹏那边,陆为民相信以目前他和吕嘉薇还处于合作的“蜜月”阶段,暂时不会有太大问题。

  ********************************************************************************************************************************************

  “说一说你的理由。”杜崇山第一次在陆为民面前皱起了眉头,很显然他对陆为民汇报的这个话题有些不太满意。

  陆为民能够感受到杜崇山语气的不悦,说实话他也知道自己汇报的这个问题肯定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为了明年的总体工作,为了下一步可能带来的反应,他必须要先汇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