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六节 密云欲雨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六节 密云欲雨

  林钧还有些不依不饶:“陆书记,不是我发牢骚,组织部的同志这段时间如此辛苦,各单位部门和区县班子缺员的问题也拖了很久了,为了做这个方案,组织部的同志也是煞费苦心,我不否认这么多需要调整的同志中或多或少都还是有不足之处,但是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觉得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看干部还是看本质,严格要求是好事,但是也不能吹毛求疵吧。”

  陆为民有些腻歪,这个林钧也是和朱小平一唱一和,很有点儿逼宫的味道,不过现在他心里有数,林钧和朱小平现在是极力要在最短时间内把这个方案敲定,而这一个方案也算得上是这几年来包括童云松那一届在内最大的一次人事调整,其中牵扯到数十个处级和副处级干部的人事调整,其中有多少猫腻,只怕包泽涵那边也未必就一一清楚。

  “好了,老林,也别上纲上线。老包有他的工作职责,有反映,当然要查,不查就是他的失职,至于说有没有问题,组织部门可以核实,纪委按照他们程序调查,这不是问题。”陆为民把语气微微提高了一个调门,“这不是还有几天么?既然你们都觉得没有问题,那么就由得纪委去走走程序嘛,耽误不了什么。”

  见陆为民眉宇间有些不悦,林钧也就不为己甚,不再多说。

  他目的也就要是在陆为民面前喊喊冤,叫叫屈,想要借陆为民的嘴去敲打敲打对方。

  这包泽涵历来对他这个副书记就不冷不热,很有点儿敬而远之的味道。有些时候安排工作,打个招呼,他也是不咸不淡的敷衍,这让林钧也很是恼火,但是纪委这条线较为特殊。他这个副书记也不好怎么样,也只有找准机会发发牢骚,给对方上上眼药了。

  “陆书记,既然您这么说,我当然没话说了,方案也摆在这里了。纪委那边我们也送去了,我们就静候佳音吧。”林钧皮笑肉不笑的摊摊手,“马上就是年底了,人事调整关系到明年全年工作,我和小平也是希望早一点把这码事儿给敲定。不然老是心里挂着一桩事儿,我觉得把现在能做的事情拖到年后也不合适。”

  “嗯,我理解,老朱,部里边就这些反映的问题也都核实过了?”陆为民追问一句。

  “陆书记,基本上都核实了,不是捕风捉影,就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检举信上都是写得有鼻子有眼,你下去一核实,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朱小平摇头晃脑的道:“我算是见识了下边有些干部的德行了。这红眼病还真不轻。”

  “既然你们部里边觉得没问题,那就好。”陆为民点点头,“我和静宜说一声,常委会也就不延期了,纪委那边既然有兴趣,那就让他们折腾去。”

  陆为民一句“折腾”似乎也透露出他对纪委那边的工作不太满意。林钧和朱小平交换了一下眼色,都点点头。常委会日程不变,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

  “陆书记。静宜秘书长通知我星期五要开常委会,主要议程是研究人事问题?”

  郁波陪着陆为民走进经开区管委会大门,视察了原来的拓扑软件学院现在的宋州职业教育学院之后,陆为民和郁波又视察了经开区内为数不多的几家企业,同时也实地察看了依然在奋力推进的经开区内几天主干线延伸线的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工地,这才回到经开区管委会。

  现在郁波的主要精力已经逐渐放到了经开区这边,开始谋划经开区下一步的发展思路了。

  说起来经开区真的很可怜。

  孙承利主管经开区的时候,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拓扑集团将会带来的美好泡影中去了,对于其他招商引资兴趣不大,把宝都压在了拓扑一家上。

  所有人幻想着会有几十家上百家的软件公司进入经开区,经开区将会是矗立起几十幢上百幢花园式的楼宇,各类it人士们,衣冠楚楚的白领精英们,穿着性感套装的女郎们,穿梭其中,只可惜幻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连宋州市政府都坑得不轻,建起的多幢办公楼宇无人入住,基础设施建设负债累累无力支付,而入住的不过寥寥几家公司,根本无关大局。

  越是没有it企业入住,经开区就越是希望能一锄头挖一个金娃娃,其结果就是钻了牛角尖,最后是什么都没有捞着,成了现在这副萧条模样。

  在郁波看来,经开区基础设施和环境如此优越的情况下,弄成这副模样,除了孙承利要负很大责任外,经开区班子也一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算是孙承利当初确立了大原则,但是经开区这么大一个盘子,难道说就只能容纳it产业?

  确立了要发展软件产业为主导,并非对其他产业就一概排斥了,即便是要把经开区确立为发展高科技、环保型的高新技术产业区,那也一样还是其他很多产业可供选择,所以在这一点上郁波是很不能接受条件如此优越的经开区居然会落到这步田地,他认为现有经开区班子也存在不少问题,起码在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上表现很糟糕。

  “怎么,有什么想法么?”陆为民明白郁波的意思,不过他故作糊涂。

  “嘿嘿,肯定有想法,现在班子成员安于现状得过且过心态太浓,我来之后,开了几次会,气氛沉闷,安排布置的工作,感觉不少人都存在敷衍了事的心态,对未来的工作缺乏规划,既不愿意认真研究工作现状,又不愿意做出改变,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郁波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烦躁。

  他对经开区的现状很不满意,而仅凭他一个人要想去扭转乾坤,他没那么大本事,所以他要向陆为民提出来,经开区管委会班子必须要调整,而他先前也有意识的和朱小平交换过意见,也向林钧提出过一些想法,的那是很显然没有引起这两人的重视,或者说被对方有意无意忽略了。

  郁波也了解到组织部那边已经把方案框架弄了出来,而且他得到的消息也是自己的意见根本没有被考虑进去,这让郁波很是不满,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新晋常委恐怕要让林钧和朱小平打上眼还欠缺一点火候,所以他只能向陆为民反映。

  陆为民当然清楚郁波的不满来自何处,只是此时他倒不是不好过多的深谈,只是道:“老郁,不要带情绪,你是党工委书记,经开区管委会存在的问题你要仔细调研,班子人事问题是一个问题,但是是不是就没有其他原因了?我看不是。至于说班子人事问题,市委常委会不仅仅是拍板决定,而且也是一个探讨研究的平台,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不是说组织部门的方案就完美无缺了,也不是说过了书记办公会就没有瑕疵了,常委会才是民主集中制的体现嘛。”

  郁波吃了一惊,陆为民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啊,书记办公会都已经过了上常委会,基本上就是一个程序了,怎么这么一说,倒像是书记办公会就是程序,倒是常委会成了关键所在了?

  看了陆为民一眼,见陆为民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郁波试探性的笑着道:“陆书记,那常委会上可别怪我这个新来者不懂规矩乱开炮喽?我这个人工作上边可不懂谦虚,我觉得不对的,我可是要较真的啊。”

  “欢迎较真啊,对工作本来就应当较真才对,有什么问题会上当面说,比憋着一肚子气和下边乱说好多了。”陆为民很坦然的道:“我和老曹、老陈还有伟峰也都说了,有什么意见和不同看法都可以提出来,常委会是个最好的平台,就是供大家坦诚交心的嘛。”

  听得这么说,郁波已经有些明白过来,看来这一次常委会和以往的常委会有些不同,只是他还有些不太清楚,这一次会议上究竟会出什么状况,但是他可以肯定,陆为民肯定是早有安排部署,这样也好,正好自己可以在会上放一炮。

  “陆书记,那就最好,人事安排是服务于工作的,这工作要靠人去做,不服务于工作,这人事调整就失去了意义,组织部门也要多征求各方意见,不能闭门造车或者自作主张,我觉得这方面恐怕我们市委组织部的工作有改进和提高的余地啊。”郁波似笑非笑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