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八节 常委会风云 1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八节 常委会风云 1

  常岚走进常委会议室里,会议室里暂时还没有人,但铭牌都已经摆好了。

  椭圆形的会议桌内里摆放着一盆绿色植物,陆为民的铭牌摆在了椭圆正对大门的一方,两边分别是秦宝华和林钧的铭牌。

  紧挨着秦宝华的铭牌则是曹振海和沈君怀的,在市委常委中曹振海的资历最老,虽然只是宣传部长,但是党内排名他仍然只排在林钧之后,而与林钧紧邻的则是朱小平和包泽涵,与沈君怀相邻的是张静宜、郁波的铭牌,而包泽涵往外则是陈庆福和谭伟峰的铭牌。

  军分区政委仍然按照惯例缺席,所以没有摆铭牌,十一名常委以陆为民和中心向外扩展。

  桌面上每个位置都放置了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文件夹上都有名字,这是常委会议程和需要研究讨论的内容文档,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在这一圈桌椅外围还有一个更大的椭圆形会议桌,常岚随手将手里拿的记录本放下,今天的常委会议程非常重要,也是筹备了很久了的,估计这一轮讨论下来一个上午都研究不下来,得往下午考虑。

  电话响了起来,常岚看了看,是张静宜打来的。

  “岚子,准备好没有?”

  “秘书长,都安排好了,不过好像包书记打来一个电话说他还在外地,尽量赶回来,不一定赶得上,他说他已经和陆书记请了假。”常岚回答道,这个常委会已经筹备很久了,包泽涵这个时候缺席的确不太合适,但她作为市委办主任只能应着。

  “这个老包。会议是早就定了的,议程是什么他很清楚才是,什么事情非得要等到这个时候去办?”张静宜有些不乐意,这个包泽涵简直不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但是她也不好多说。“陆书记没说什么?”

  “我给陆书记打了电话,陆书记说按时召开,不等,有什么情况包书记回来之后通报就行,他说包书记说可能也耽搁不了多久,会尽量赶回来。影响不大。”常岚解释道。

  “影响不大?”电话里的张静宜轻哼了一声,“这会儿他又说影响不大了?”

  这一轮人事调整已经准备很久了,组织部那边的方案也是几易其稿,报到陆为民那里都是好几次,不但陆为民不满意。秦宝华也是意见很大,其他常委也有些看法,所以陆为民压了这么几个月,一直拖到现在,这个方案张静宜也看了,的确有点儿让人不舒服,基本上是按照他们组织部自己的意见在做,可以说除了陆为民的一些明确的意图外。其他常委们的一些意见想法基本上被忽略了,获得组织部那边认同的不多。

  听到张静宜电话里声音不太高兴,常岚也没有吭声。这种领导们之间的沟通轮不到她来插嘴,保持沉默是最明智的。

  “好了,岚子,我知道了,我稍微晚一点,昨晚没睡好。起得晚了一点儿,我吃点儿东西马上就过来。人来了你招呼一下啊。”

  “放心,秘书长。还有二十分钟,我在这里呢。”常岚赶紧道。

  等到张静宜搁了电话,常岚又去旁边的工作室看了看,工作人员早已经到了,水壶里的水也早就准备好了,刚出来,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钱垂刚也到了,“哟,常主任,来得早啊。”

  因为是研究人事工作,组织部除了部长朱小平外,常务副部长钱垂刚按照惯例也要列席,主要是在涉及到一些具体人员时可能有些领导要询问情况,需要钱垂刚来做解释和补充。

  “钱部,你也不晚啊。”常岚脸上露出笑容,“咱们总得比领导先到吧,要不坏了规矩。”

  “那是,常主任,中午得管饭啊,我看这架势,虽然只有两个议程,但是每个议程没有三四小时根本下不来啊,还好,人事调整议程是第一个,争取十二点之前能结束,这后边这个,研究明年经济工作,我估摸着陆书记是存心不要大家睡午觉了,得朝着下午四五点干,要打持久战啊。”

  钱垂刚是老油条了,在朱小平担任组织部长时他就是副部长,后来升任常务副部长,为人处世老练圆滑,那边都不得罪,和童云松关系也不错,朱小平虽然没有把他当做心腹,但是也还是觉得他情况熟,听话,用得也比较顺手,所以在升任常务副部长时,朱小平也点了头。

  “嗯,那得看顺利不顺利。”常岚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但愿吧,我倒是希望能早点儿结束,今儿个星期五,我还琢磨着能早点儿回家,儿子今天要从昌州回来,说好一家人去吃顿饭。”

  钱垂刚打了个哈哈,“那是,那是,顺利最好,顺利最好,酝酿了这么久,方案也是改来改去,要想达到人人满意肯定不可能,我觉得么,能大概过得去就行了。”

  “钱部,这大概过得去要看怎么说,酝酿了这么久,几次都被压了下来没上会,若是还只是大概过得去,恐怕领导们就未必满意了。”常岚软中带硬的回应了一句。

  钱垂刚心中一动,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他对市委里边的这些动静消息也算是比较灵通的了,陆为民对原来部里边拿出来的方案不太满意他是清楚的,但是这个方案也基本上是按照朱小平的意图来做的,他虽然是常务副部长,其他事情朱小平还可以放放手,但是朱小平在这个问题,对人事推荐权力说那个却把持得很紧,基本上没有给其他人机会。

  像有些人选,他都感觉到以陆为民的心性肯定不会满意,但是每一次从陆为民那里被打回来或者压下来要求重新修改,朱小平都是换汤不换药,这个位置挪到那个位置,总而言之还是那拨人,即便是陆为民点了名的人,朱小平也是勉为其难的放进去,总而言之连钱垂刚都觉得会有麻烦。

  他甚至也壮起胆子向林钧很含蓄的提醒过,但是林钧不知道是没有理解到自己意图呢还是觉得无关紧要,还是那样,而且还过了书记办公会,这也大出钱垂刚的意外,所以他也有些吃不准怎么陆为民这么好说话了,或许陆为民是真想要和林钧搞好关系,毕竟林钧是三把手,而朱小平也算是老资格组织部长了,忍让一些也许就过去了。

  但这会儿听了常岚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意思,钱垂刚觉得恐怕自己理解有误了,而不知道林钧和朱小平是怎么考虑的,或者是胸有成竹,还是他们也理解有误了?

  钱垂刚知道这常岚是陆为民的心腹,而且和秦宝华、张静宜关系都很密切,原来号称三女侠,现在池枫来了,这市里边隐隐就有四女杰的说法了,常岚的口风也隐隐就代表了陆为民的态度,现在对方有意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意思,似乎隐藏着一些一时半刻难以领会的深意,待会儿会上的时候自己倒需要好好琢磨一下,别踩错了道,说错了话。

  ********************************************************************************************************************************************

  人终于开始陆陆续续来了。

  郁波最先到。

  常委中郁波排名在谭伟峰之前。

  虽然郁波和谭伟峰都是一起升任宋州市委常委的,但是省委下文却是郁波在前,谭伟峰在后,而这个省委下文,也就决定了两个人的排序,这个排序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两人还是常委,除非省委文件中有明确规定二人排序有变化,那么就会一直这样下去。

  中国人素来注重规矩,而这个排序也是其中一部分,绝对不能有半点含糊差错。

  谭伟峰之比郁波慢几步,郁波刚进常委会议室把茶杯放下,包还没有来得及搁下,谭伟峰的声音就已经在门口了:“常主任,今儿个走得忙,没来得及带茶杯,麻烦帮忙给安排人给我找个茶杯,泡杯茶,刚吃了米粉,嘴里有点儿发干。”

  “哟,谭书记太客气了,为领导服务是我们的职责。”常岚清脆的声音很悦耳,“谭常委您先进去坐,郁书记先到了,你们俩聊着,茶马上送上来。”

  谭伟峰一头板寸短发,和郁波有些柔顺贴头皮而又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形成鲜明对比。

  “老谭来得早啊。”郁波和谭伟峰也很熟悉,虽然一个在麓溪,一个在叶河,后来到苏谯,但是两个人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形成竞争,谭伟峰在叶河担任县委书记时,虽然叶河发展也很快,但是叶河底子根本无法和麓溪相比,后来谭伟峰到了苏谯,苏谯又还处于疲软状态,真正形成竞争态势时,两个人却又都已经晋位市委常委了。

  祝兄弟们年过得闹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