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九节 常委会风云 2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六十九节 常委会风云 2

  “哟,老郁,你比我还早一步啊。”谭伟峰看见郁波也笑了起来,“怎么精神不振似的,昨晚熬了夜?”

  “没你精神那么好,这段时间都没睡好,晚上都不敢喝茶了。”郁波也挺随便,一只手把包放下,另一只手重新拿起茶杯,“可不喝茶人又难受,这习惯了要改,还真不容易。”

  两个新晋常委来得最早也是惯例,这几次常委会,不是谭伟峰来第一郁波来第二,就是郁波来第一,谭伟峰来第二。

  这也基本上一种约定俗成,官场上的这套规则似乎没有一个定数,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数,你若是随意破坏,那就会被视为异类,甚至可能无法被接受,会被排除在外。

  看见常岚只是在门口闪了一头就消失了,会议室里只剩下二人,谭伟峰略略压低声音道:“老郁,你这边到经开区了,主要精力都放过来了吧?是不是在为经开区这边事儿操心费神?”

  “嗯,谁说不是呢?”郁波也没有遮掩什么,“经开区这样的条件却落得个这样的情形,也难怪陆书记上火,虽然没有催我,但我心里有数,陆书记是恨不能我连麓溪那边去都别去了,就一直在管委会这边呆着了,可又迟迟不免我麓溪那边的职务,我也得假模假样的一周过去一趟看一看啊,要不也有些不像话。”

  “老赵接你的班我看没啥问题,年龄大了一点儿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年龄主要是针对精力所做的约定,原则上如此。也可以有例外不是?”谭伟峰听到了那边走廊上又有人声音了,长话短说:“这次方案我觉得毛病不少,也不知道林书记和朱部长是怎么在考虑,我有些看法,要在会上提出来。”

  “我也一样。”郁波没有客气。“既然组织部都不尊重我们的意见,那我也只有按照组织程序在会上发表我自己的意见和观点了,我和陆书记说了,纯粹是为了工作,绝对对事不对人。”

  谭伟峰笑了起来,“呵呵。深有同感啊,那就共勉了。”

  郁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门口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是陈庆福。

  “陈市长。”

  见郁波和谭伟峰招呼自己,陈庆福含笑点头:“你们两位每次都是一道来还是分开来的?总觉得你们好像是约好一起在这里提前交心似的。苏谯和麓溪可不在一个方向啊。”

  “嘿嘿,陈市长,得讲规矩啊,我和老郁不先到,还能让你们和陆书记、秦市长他们先到?”谭伟峰是教育局长出身,三十岁就当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号称三寸不烂之舌,辩才打遍教育系统无敌手。口才尤其了得。

  “嗯,也是,这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了。”陈庆福也若有深意的回应了一句。“无论是干什么工作,做什么事情都得要讲规矩原则,否则就叫逾线,就叫破坏。”

  郁波和谭伟峰两人也都会意的交换了一下眼色,微笑了起来,异口同声的道:“那是。那是。”

  ********************************************************************************************************************************************

  陈庆福到了的时候,张静宜也到了。不过她没有先进会议室,而是在隔壁的工作室和常岚谈了一会儿话。而这个时候曹振海也到了。

  “曹部长,怎么精神有些萎靡,是不是昨晚熬了夜啊?”陈庆福和曹振海关系一直不错,陈庆福未当常务副市长时一直分管文教卫,而曹振海则是宣传部长,从党委口来说,也是分管宣教这一块,两人工作接触很多,关系也处得很好,所以两人说话很随便,“看样子昨晚绝对又操劳了,曹部长,来日方长,得悠着点儿,身体要紧啊。”

  听得陈庆福那调侃的味道,郁波和谭伟峰脸上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曹振海丧偶有快十年了,前期子宫癌去世之后他就一直单身,前年才算是新婚,第二任老婆是鼎新国际教育集团的一名音乐老师,原来是昌大附中有名的才女教师,可是眼光太高,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拖下来,硬生生拖成了老姑娘,三十八岁,比曹振海小接近十五岁,后来主动要求到宋州这边来工作,一个偶然机会认识曹振海之后,逐渐熟悉起来,陈庆福当时还在分管教育,从中牵线搭桥,把这层关系捅破,这也才有了这段缘分,夫妻两去年才生了一个孩子。

  据说曹振海和对方结婚时候就曾经约定不要孩子,可是一结婚之后人家不干了,说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你,凭啥剥夺我当母亲的权利,弄得曹振海有口难言,最后不得不屈服,生了一个姑娘,还好老曹在沪上一家跨过外企工作的儿子很支持他这个后母,说任何人都有生育养育孩子的权利,只要不违背国家政策,就要支持,这也让曹振海松了一口气。

  “滚犊子!”曹振海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周素全没向你汇报?差点儿弄出涉外事件,到时候还不是你们市政府挨打板子?”

  “什么事儿牵扯到涉外事件来了?”陈庆福还真不知道,有些好奇的道:“老周没说啊?”

  “那是因为处理好了,我昨晚和省里边解释协调,这边还得要去擦屁股,弄到半夜两点过才算是处理好,精神能好么?”曹振海瞪了陈庆福一眼,“沙洲分局这帮兔崽子,扫黄扫红眼了还是怎么的?在环球大酒店抓卖淫的俄罗斯小姐,结果呢,把人家一对谈恋爱的男女给弄了回去,折腾了半宿,才搞明白人家是跨国恋爱,一个是乌克兰的女大学生,一个是咱们这边一个企业的老板,都快要谈婚论嫁了。”

  从宋州小商品城交易日益兴盛起来之后,来宋州的外国人就开始多了起来,宋州市公安局的涉外案件也是与日俱增,而服装鞋帽产业的发展也促成了这一趋势的加剧。

  根据宋州市公安局的调查统计,现在在宋州居留三个月以上的外国人起码在七百人以上,而去年六月份统计不过四百多人,今年六月底统计就几乎翻了一倍,预计到年底估计都可能要接近一千人大关了。

  这些人主要分成几个群体,一个是聚居在小商品城附近的群体,主要以来自韩国、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埃及、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等国商人以及为这些商人服务的所在国雇工为主,这个群体是目前最大的群体,其中来自俄罗斯、巴基斯坦和印度的人最多,这一个群体初步估计在五百人以上,而且增长速度很快。

  另外一个群体则是以服务于宋州迅速崛起的服装鞋帽产业和西塔的旅游地产的模特群体,其中以俄罗斯、乌克兰和东欧的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等国的模特为主,这个群体这两年增长很快,初步估算也在接近百人,而且不少是现在京城、沪上和昌州落脚,后来转移到宋州,他们主要活动在麓溪、麓城和宋城,这个群体的数量也在不断增长,尤其是在首届宋州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之后,更呈现出爆发式增长,去年统计不过四五十人,今年就已经达到了九十多人,男女都有。

  剩下的也就是一些散居群体,比如鼎新国际和现在求实双语、树德国际教育几所学校以及其他几所大学聘请的外教和留学生,这也有数十人,还比如像苏谯和遂安的一些企业聘请的来自日韩和欧洲国家的外籍技术人员,这个群体也有数十人。

  随着这些外国人的增长,但更重要的是宋州经济的发展,麓溪甚至正在策划建设一个专门外国商人居住的外籍村。

  外国人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宋州街头,当然这不可避免的也带来一些违法犯罪,像从前年开始宋州就发现有拿着旅游签证入境的俄罗斯卖淫团伙到来,今年这种现象更为突出。

  尤其是在宋州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期间,市公安局掌握起码有三个以上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卖淫团伙进入宋州,打着为博览会服务的幌子提供模特的招牌,其实是在从事卖淫活动。

  宋州市公安局打掉了其中一个团伙,组织人员均是来自俄罗斯,而被他们控制的卖淫女来历则相当复杂,有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也有来自白俄罗斯、波兰和罗马尼亚的,但是因为缺乏必要的外语人才,尤其是像说俄语和乌克兰语的人才即便是在整个昌江也没有几个,所以在处理上存在很大困难,加之市里边也存在着不愿意因为这些事情影响博览会的形象,或者说觉得这种事情无伤大雅,所以也只能草草处理了事。

  年三十第一更,祝兄弟们快乐健康成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