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二节 常委会风云 5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二节 常委会风云 5

  林钧在言辞上也很是斟酌了一番。

  无论这些常委们内心在想什么,但是他们都需要明白,这个方案是经过了书记办公会研究通过的,这意味着大局已定。

  诚然,书记办公会并非法定程序,也不具备决定性,但是这相当于是一个预演,也就是说陆为民和秦宝华也基本上认同了组织部门的这一个方案,大家有意见可以提,但是要讲政治,顾大局,所以只能是针对具体的、个别的,而且也未必就能在这一次研究上得到认同,能让组织部这边记录在册,下一次调整时考虑进去,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陆为民漫不经心的睃了林钧一眼,他没想到这家伙倒是扯起虎皮当大旗,一番手段倒是用得淋漓尽致。

  起码不了解的人肯定会被蒙住,或者说本身意见不大的人也许就会接受这番说辞了,不过他也知道林钧和朱小平私下里在这个最后定稿的方案中又做了一些调整让步,包括在顾子铭问题上向自己的示好,和秦宝华那边的沟通,以及陈庆福那边的解释,在姿态上还是做足了。

  林钧还是很谨慎小心的,在这个问题上朱小平这个蠢人就要愚钝得多,也不知道方国纲怎么会看得上这家伙,也许是多年的鞍前马后,的确需要给对方一个交待,有时候人情世故也屋外如此,只要不是太过分,你还真的只有接受。

  看见一干常委们的目光都向自己这里汇聚,陆为民也知道该自己了。

  “嗯,可能大家刚才都听到小平部长介绍了,也看到了手里的这份方案资料。涉及人员58个,原本应该是六十多人,但是还有几位可能因为还不太成熟,组织部门暂时把他们搁了下来,等到下一批再来讨论研究。这五十多个人也是组织部门这一年来的多番考察,现在提交给市委常委会来研究,因为考虑到我们现在的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半年前有了很大变化,像老陈、老郁和老谭时间不长,而我也只来了半年,所以这个方案我也和组织部门说了。要尽可能多征求各方面意见,我提了三点,一个本质,两个要求,一个本质就是服务与工作。一切要围绕有利于工作来考虑,两个要求,一是要认真鉴别筛选,不能带病提拔,二是要有的放矢,不要因人安位,而要按位找人。”

  陆为民手里的2b铅笔轻轻晃动着,目光明澈。在会议室里众人脸上游弋,“有人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不是姓陆的来当市委书记了。这个人事调整就要按照陆某人的意图来了,我说既是也不是,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说法只能说形似神不似,人事变动是常态化的,随着时间推移,工作重心变化。有些干部在成长,有些干部年龄的增长老去。不是有句话说得好,铁打衙门流水的兵。这都正常,我们只需要把握好一个原则,一起有利于工作,把什么人放在什么位置上能够更好的推进工作,这就是衡量这个决定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只有陆为民的声音在不紧不慢的回响。

  “今天在座的是我们*作为执政党在宋州六百多万人这片土地上的决策层,我希望大家要摒弃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也要抛却只盯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小家肚肠,切切实实的负起责来,我们都是工作多年也在各个岗位上锻炼了多年的老同志了,这五十多个职位变迁,涉及到的这些人,我相信我们在座的人或多或少都应该有些了解,所以我希望大家本着客观负责的态度,提出自己的看法意见,这既是你作为市委常委一员的权利,同样也是你的义务!”

  这番话很有点掷地有声,单从内容来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但是陆为民在语气上的抑扬顿挫,却让在座人听出了其中不少意味深长的含义。

  不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要切实履责尽职,这似乎意味着大家都要对这个方案提出自己的意见,态度要客观公正而负责。

  林钧心中一个激灵,陆为民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要号召大家对这个方案群起而攻之么?他是要用这种方式来破坏书记办公会的威信?

  没等林钧回过味来,陆为民已经开始主导会议:“方案都摆在大家面前了,涉及这么多人员和职位,我估计大家也都心里有了一个大概,你了解的,你掌握的,你有想法和意见的,都可以谈一谈,最起码你也可以对自己身边周围的人或者位谈一谈自己的意见,哪位先来?”

  会议室一阵短暂的寂静,寂静中带着令人窒息的感觉。

  “陆书记,那我先来抛砖引玉吧,说说我的意见。”谭伟峰是和对面的郁波交换了一下眼色才启口的。

  郁波看样子是肯定要发言的,郁波要发言,他谭伟峰却不做声,这似乎是一个态度问题了。

  谭伟峰作为苏谯县委书记,苏谯这一轮人事变化不大,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外调到烈山担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算是升迁,而一名副县长接任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同时市委办一位副主任下挂苏谯担任副县长,从这个角度来说,谭伟峰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刚才陆为民已经说了,不能有只盯着一亩三分地的小鸡肚肠,如果一言不发,或者说没有意见,那么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他现在是市委常委,同时又从叶河调到苏谯担任县委书记不久,对于叶河的班子调整也可以发言。

  “我感觉这一次人事调整,组织部门还是花了心思的,也是很有针对性,因为这几年我主要在叶河和苏谯工作,原来也主要在教育系统工作,对其他部门和区县了解不是很多,所以只能就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况谈谈意见。”谭伟峰声音不大,但咬字很准,“苏谯这一轮人事调整还是比较合适的,但我注意到叶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是泽口县副县长焦成华调任,焦成华我不太了解,但我看了他的简历,一直在泽口乡镇工作,后来担任副县长也主要是分管农业,而且我看他的学历,虽然是大学本科,但是却是党校,全日制学历是农广校毕业,当然我不是说学历就能说明一切,党校学历就有什么问题,但作为目前叶河城市发展速度很快,正在日益融入宋州市区,文宣工作极为重要,焦成华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是否合适?这也是我一家之言……”

  林钧和朱小平都是脸色微变,心里暗叫不妙,虽然谭伟峰只谈了一个人选的质疑,而且语气也很委婉,但这却开了一个相当恶劣的头,连谭伟峰这样的新晋常委都敢率先发炮,那其他人会怎么想?

  没等林钧和朱小平反应过来,郁波已经接上了话:“陆书记,我也来发个言,说两句吧。”

  “嗯,说吧,今儿个本来也就是让大家敞开心扉,民主集中怎么体现?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体现,会上不说会后乱说这种现象在很多单位部门都存在,我希望这种风气在不要在我们宋州市委出现,要说就要在会上说,自己对自己说的话负责。”陆为民点头示意。

  “那我就说说。”郁波目光炯炯,没有看谁,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市委安排我担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说实话,我是有些不愿意的,谁都知道现在经开区的局面不太好,但是组织安排,我个人必须服从,而且按照陆书记的话来说,要不折不扣的服从,而且不能有半点思想包袱,还要在最短时间内进入状态,我这一段时间来精力也主要放在了经开区这边,我觉得经开区问题多,局面不佳,但是这都不是最主要的,关键还是这个党工委和管委会一班人的精气神不足,或者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萎靡不振,……”

  表面上看起来郁波似乎还没有步入正题,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引言,从这里郁波大概就要打开缺口,炮轰这个方案对经开区的人事安排了。

  朱小平脸色阴沉如水,他很想打断对方的话头,但是却明白这样做无济于事不说,而且还会招来陆为民的批评,所以他只能咬着牙冠忍耐,这个郁波什么时候也敢这么嚣张狂妄了,居然敢在这种场合下发难,这是赤果果的挑衅,谁借给他这么大胆?

  除了陆为民,还能有谁?朱小平愤怒之余,脊背上也有一丝凉意,他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斜面的陆为民和林钧,陆为民脸色淡然,浓眉微耸,2b铅笔在指尖晃动,而林钧脸色阴郁,一双眼睛却锁定面前那盆绿植。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书记办公会通过的方案上常委会居然会变成这般模样?难道陆为民会不知情?不可能!那结果就是一个,这一切都是陆为民安排的,起码是放纵演变成这样的。

  第二更求月票,初一,俺要爆发,目标200票,兄弟们给力刺激一下,老瑞继续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