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四节 常委会风云 7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七十四节 常委会风云 7

  “什么?!老包,你说话要负责任!这不可能!”一连串的话从脸胀得通红的朱小平嘴里冒出来,而此时的朱小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下子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甚至把面前的案桌顶得往前一倾,晃动之下,茶杯也倒了,茶水淌了一桌子。

  林钧脸色有些发灰,紧闭嘴唇变得乌青,但是一只手紧紧握住笔杆,另一只手则是狠狠握成拳头压在椅子扶手上,竭力要让自己不至于像朱小平这样失态,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面色没有太大变化的包泽涵。

  其实无论包泽涵脸色有没有变化,当包泽涵话语一出口时,林钧觉得自己一直绷着的弦断了,一股子即便是在临时休会时都还撑着的气势一下子就泄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明白,陆为民为什么会一直拖到现在,而又以这样一种爽快姿态同意上会。

  包泽涵这个家伙绝对是早就像陆为民输诚了,而这么久来,包泽涵都是在秘不做声的按照陆为民的要求在行事。

  不仅仅是朱小平和林钧,实质上除了陆为民外,即便是知晓一些情况的秦宝华,也同样被包泽涵这短短几句话给惊呆了。

  泽口县涉及到的行贿受贿、买官卖官的副处级以上干部多达七人,其中这一轮上了调整名单的四人,无一人逃脱,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组织部门这么一年多来的考察,基本上就是在替这些涉嫌违反乱纪的官员背书打包票,甚至还要准备提拔。

  首当其冲的就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余锦堂,在座的常委里边。谁不知道余锦堂和朱小平乃至林钧关系都非常密切,这一轮人事调整里,余锦堂在泽口班子里是列在首当其冲调整的,而且是就地晋升,为此还把一年前才升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赵彦虎平调到西塔县担任县委副书记。专门为余锦堂腾出这个位置来。

  现在可好,余锦堂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本轮本来准备平调到叶河的赵彦虎一样,没有跑掉,同样名列纪委调查名单之上,而这一轮组织部准备提拔为叶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副县长焦成华、准备升任烈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原泽口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吕敬亭同样如此。可以说这一轮泽口干部是全军覆没,这还包括另外三位在县人大和县政协任职的三名副处级干部。

  “老朱,说话注意一点!”陆为民浓眉倒竖,声音顿时提高了三度:“什么不可能?!一切皆有可能!纪委调查也是讲究证据的,老包他们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调查。跑了不少地方,他敢向常委会做汇报,就要负责任!”

  朱小平悚然一惊,看见脸色铁青眼中几欲喷火的林钧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更是吓了一大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而这个时候惊恐失态,无疑是把自己最虚弱的一面暴露给了一干常委们。而这份虚弱一旦暴露,就像纸糊的老虎一旦被人戳穿,再要想恢复原来的威风。就再无可能了。

  “陆书记,对不起,我有些着急了,我真没想到泽口的问题这么大,老包,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纪委怎么不提前和部里边打个招呼,这样一来……”朱小平忙不迭的替自己辩解。

  “朱部长。这些情况我们最初了解到时也是混合着其他很多举报上来的,也都需要一条一条的核实梳理。嗯,我记得上个月的时候我也曾经和你提起过,对了,老钱,你当时也在场吧,我和登云都和你说过这事儿,要对涉及到泽口班子调整慎重一些,组织部的考察也要细致详实一些,有这回事吧?”包泽涵似笑非笑的轻飘飘来了一句,“可能朱部长你当时也没有太在意,不过话说回来,当时我们纪委这边也只是有些线索,还没有核实下来,所以我也只能说到这份儿上,若真是有确切证据,我也不敢拖到这会儿才来向常委会汇报啊。”

  不软不硬情通理顺的一番话噎得朱小平哑口无言。

  包泽涵的确是和自己说过,当时钱垂刚听了之后也说泽口那边是不是再核实一下反映上来的情况,但是当时各地反馈上来的检举揭发都相当多,绝大多数都是匿名检举,似是而非的东西很多,怎么核实?要逐一落实,根本不可能,就算是你去调查核实,没有像纪委那样专业再加上足够的精力,你根本就不可能查出个什么来。

  朱小平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这个时候说得越多,失分越多,最好的办法就是平淡相对。

  他虽然反应慢了一点,但是并不蠢,在组织部里边打熬的,也不可能笨,只是前期有些过高的估量了自身,现在这一瓢冷水已经让他灼热的心冷了下来,开始恢复到正常值。

  见朱小平垂下了眼睑,包泽涵也不为己甚,继续汇报:“初步查明,赵彦虎和余锦堂都涉及到较多问题,赵彦虎主要是在担任常务副县长期间的工程招标、拨款等多个项目上的收受贿赂和回扣的问题,查明金额已经超过三十万,而余锦堂的问题更为复杂,主要是他担任组织部长时间较长,和包括现在的两名副处级干部以及多名科级干部都有金钱往来,根据查明的六名干部交待,他们从1998年到2003年期间,分别多次向余锦堂行贿达到二十一次,涉及金额三十九万元,主要是在提拔前夕和逢年过节时,而且这还只是一部分,从余锦堂老宅后花园石板下我们发现一个塑料布密封好的纸包,里边有已经发霉的现金十捆,共计一百万元,而且还从其家中受到存在十三张,涉及金额一百七十二万元,以及大量名烟名酒名贵中药和金器玉器,价值多少暂时还无法估算,……”

  林钧此时脸色已经慢慢恢复了正常,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太多心思去管余锦堂的死活了,而且他也可以肯定,余锦堂死定了,仅凭他屋里搜出来这些东西就够他永世不得翻身了。

  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怎么从这一波风暴中把自己给摘出来,余锦堂和他关系的确比较密切,但是这是通过朱小平来的,而且他也很注意分寸,吃饭可以,偶尔打打牌,钓钓鱼,这也很正常,人之常情,但是涉及到实质性的经济利益往来,林钧梳理了一下,没有,这一点他可以肯定。

  至于说逢年过节封一个红包,或者送一点土特产,这上边林钧并不怕,哪里都一样,送个三五千的红包再正常不过了,有时候遇上大方一点儿的,或者今年工作上觉得支持力度比较大的,给个一万的红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纪委在这方面内部是有一些心照不宣的约定俗成,什么该彻查,什么该压下啊,什么该该忽略,他们心里都有谱。

  而且这方面的东西都是单来单往,谁能证明?你说给了我,我说我当时就退给你了,没收,你说给了五千块钱,我说只有两桶茶叶一条香烟,谁能说得清楚?你拿公款送礼,我还说你是故意用这种方式自己敛财,和下边说把罪名推给领导败坏领导名声呢。

  林钧不清楚朱小平在余锦堂事件中牵扯有多深,但是根据他对朱小平的了解,应该也不会牵扯太深,朱小平或许可以在细节上不那么注意,但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问题上他却不含糊,这一点林钧还是比较了解的,而且朱小平的表现也证明了他的判断,如果是真的有触犯天条的事儿,估计朱小平早就瘫软了,而现在朱小平还是愤怒惊恐的表情中愤怒居多,那么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

  随着包泽涵的详实汇报娓娓道来,常委会的议题迅速转向了,人事调整方案基本上无人过问了,大家也没有了那份心思。

  谁都知道随着名单上四名泽口干部涉案,这个方案基本上可以推倒重来了,很多人位置本来就是一环扣一环,现在你一下子打掉四个环,这个方案还能维持下去么?显然不行。

  秦宝华也注意到因为包泽涵的汇报,大家显然没有太多心思放在议程上了,看大家漂浮散乱的目光和面部表情就能看得出来一二,秦宝华歪着头和陆为民商量了几句,陆为民就果断的宣布上午常委会结束,第一个议程搁置不议,下午两点半再来研究第二个议程,这个建议也得到了常委们的一致赞同。

  第二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