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九节 恩怨情仇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百八十九节 恩怨情仇

  “嗯,好久不见了,艺君,没想到你调到宋州来了。”吕文秀竭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当秘书的基本功,照理说跟了陆为民这么久了,养气功夫他自认为已经比较到家了,但是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愈合再久的伤疤仍然是伤疤,只要有外物触动,忍让一样会让你疼痛难忍,他下意识的想要侧过脸逃避什么,苦涩的神色还是掩饰不住一掠而过,

  实际上一个星期之前吕文秀就知道胡艺君调到市工行挂任行长助理了,省工行那边的文件是要抄送市委的。

  虽然宋州市委管不了诸如银行、省属企业、央企这些国企单位领导的任免,但是一般说来主要领导的任免也还是要礼节性程序性的征求地方党委政府的意见,至于副职则一般不会走这个程序,也就是通报一下,像胡艺君这样的挂职干部就谈不上了。

  对于这个昔日女友的飞黄腾达,吕文秀也实在没有太多的话好说,相恋几年,吕文秀甚至已经幻想过谈婚论嫁,但是却未曾想到对方会在最后关头撒手而去,虽然这一打击和自己现在都还是孤家寡人没有绝对关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初胡艺君离自己而去的确给自己感情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也使得自己对再度恋爱兴趣乏乏了。

  “吕处,胡行长,你们认识?”杨士昌大感惊讶,他也是人精了,从两个人这一见面的表情就能看出一些端倪,胡艺君虽然显得很正常,但是这位平素相当淡然的吕处长却表现太失态了,虽然竭力在掩盖什么。但是流露出来的那种伤感失落却是躲不过杨士昌的眼睛的。

  “认识,当然认识,杨主任大概不清楚吧,我和吕处长都是丰州淮山人,我在淮山县工行工作时。吕处长也在淮山工作,那时候我就很熟悉。”胡艺君很坦然的回应道:“只不过我在淮山只呆了两年就调到丰州地区工行了,后来联系就少了。”

  吕文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借助这种方式让自己情绪冷静下来。

  他虽然知道胡艺君下挂到宋州市工行担任行长助理,但是却没有想到今天会是她来联系接洽,以往都是杨士昌带人过来接洽协调。没想到今年市工行居然把胡艺君这个行长助理派过来了。

  这好像不是一个好现象,胡艺君似乎在市工行那边不太受重视,倒不是说过来联系接洽陆为民的形成就不重要,但是像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两边办公室对接一下时间,安排一下顺序即可。哪用得着一个行长助理专门来说这种事情?

  不过胡艺君能够以三十刚出头的年龄就出任宋州市工行行长助理这一职务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吕文秀在丰州市就和胡艺君的妹妹胡艺伟接触过,胡艺伟的男朋友岳剑正好是吕文秀的同学,所以他也从胡艺伟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胡艺君现在的丈夫是省人行下边一个中干,其公公是原来老黎阳地区人行的行长,后来调到省人行任职,前几年才正式退下去。

  胡艺君和对方结婚有几年了。但是一直到2000年才调到昌州省工行工作,没想到这回省里才几年时间,居然又下挂到宋州来了。

  “是啊。杨主任,胡行长和我是老乡,我们都是丰州淮山人,原来在淮山工作时就认识,还比较熟悉呢。”吕文秀知道自己的表情变化瞒不过杨士昌这种老狐狸,所以索性大大方方的介绍:“胡行长妹夫还是我高中同学呢。”

  岳剑和胡艺伟应该已经谈婚论嫁了。但是吕文秀和岳剑的关系谈不上密切,虽然因为那一次的事情接触过。但是后来反而接触很少,倒还是胡艺伟给吕文秀打过几次电话。从胡艺伟那里吕文秀才能了解到胡艺君的现状。

  “那就太好了,胡行长,吕处,都是熟人那就用不着多介绍了,情况大家也都清楚,我们行里很重视这次总结会,素以在开会时间上也是一拖再拖,这次省分行的颜行长要过来,他和陆书记是老朋友老熟人,他也给陆书记打过电话,所以我们想要衔接一下陆书记的行程,我们是下午三点三十分开始总结会,预计五点三十分左结束,然后直接到香格里来大酒店,预计也就是六点一刻左右用餐,如果陆书记能够参加我们行里的座谈会那就太好了,……“

  吕文秀很耐心的倾听着杨士昌的介绍,努力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工作。

  “文秀,颜行长除了专门来参加我们宋州分行的总结会外,也还有一些工作想要和宋州市委市府交换意见,而且颜行长和陆书记也比较熟,如果陆书记能够出席行里总结会,那么……”胡艺君也接上话。

  吕文秀很平静的摇摇头:“胡行长,杨主任,下午陆书记的日程安排是满的,抽不出时间来,即便是晚饭,陆书记也需要跑几个地方,恐怕你们的希望和要求难以实现,至于说晚饭,陆书记可以去,但是因为陆书记晚上还有几个安排,所在时间顺序上要调整一下,先从你们工行这边开始,然后再去另外地方,……”

  胡艺君脸色一僵,“文秀,我们颜行长来宋州一趟也不容易,而且也还涉及到一些工作和市里边交换意见,陆书记……”

  “艺君,理解万岁,至于说颜行长那边,他和陆书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肯定会理解的,而且陆书记也给黄市长交代过了,黄市长会参加你们工行那边的活动,有什么具体的,可以先和黄市长交涉沟通。”吕文秀很冷静的摇头。

  见吕文秀不为所动,胡艺君也有些懊恼。

  市分行这边安排自己来办这事儿就是因为考虑到颜行长的关系,颜行长有一些工作要和市里边交换意见,尤其是这两年宋州和几大银行关系都不太好,在业务方面也大受影响,现在省分行和宋州市委市府已经摒弃前嫌,尤其是从下半年开始,宋州经济明显复苏,加上其他股份制银行纷纷进军宋州,也使得传统几大商业银行的业务优势受到很大挑战,这才使得工行这边也有了紧迫感,也才有颜行长的宋州之行,自己来的目的也就是希望陆为民能出席总结会,也能抽出一些时间供陆为民和颜行长单独沟通,没想到却一样未能如愿。

  这个吕文秀一点也不卖面子,虽然语气很温和,但态度却很坚决。

  见胡艺君眼吐怨色,吕文秀也不愿意如此,尤其是不愿意认为是自己在里边故意作梗,所以耐心解释道:“艺君,不是我有意要干什么,而是陆书记的日程是早就安排好的,你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谁总结会会放到现在来开?市里边这边各项工作都是早就确定好了的,不可能因为你们的工作就把其他工作都全部打乱,而且陆书记也是和其他市领导协调好了的,这一变动就要涉及到一大堆变动,所以根本不可能,就是今天晚饭顺序安排到前面,我都需要和其他几个部门以及其他市领导重新衔接,请你理解。”

  胡艺君见吕文秀很认真的向自己解释,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不忿,这个吕文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原则了,自己出马,也不给一点面子,勉强笑了笑:“文秀,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说,你和杨主任到时候把时间对接好,颜行长时间也很宝贵,别只顾着陆书记这边考虑,也要考虑一下颜行长的安排,……”

  ***********************************************************************************************************************************************************************************************

  等到胡艺君一行终于离开之后,吕文秀像是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萎顿在椅子里,半晌都没有回过气来。

  说实话,他几乎是咬紧牙关在和胡艺君进行对话,尤其是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下,他几乎就要妥协了,就要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安排陆书记的日程了,哪怕是明知道自己是宋州市委办的副处长,市委书记的秘书,而不是市工行的工作人员,但是在胡艺君面前,他真的很难强硬起来,长期以来形成的习惯,让自己无法拒绝胡艺君的要求。

  也许这就是胡艺君最终离开自己弃自己如敝履的原因之一?

  吕文秀微微苦笑,慢慢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正好看到,胡艺君一行人从出了小楼径直向生态停车场走去,胡艺君正和杨士昌说着什么。

  呃,眼睛出了点儿问题,老是流泪,所以影响更新了,看看明天会不会好转,但又不愿意退出下月的月票榜,所以请兄弟们把下月保底月票投给老瑞支持一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