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节 剪不断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节 剪不断

  想到这里,陆为民就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甄婕、甄妮的母亲乐清现在虽然已经五十好几了,但是不能不说自己这个昔日的准丈母娘还是相当的,五十好几的人居然还在外边勾搭了一个小白脸,准确的说不是小白脸,是个老白脸,四十来岁的社会混子,据说是在舞厅里认识的,据吴健说这老男人倒是生得一表人才,有点儿金玉其外的味道,两人打得火热。

  甄敬才至今也没有和乐清离婚,但是基本上不回昌州了。

  事实上陆为民在丰州时也就知道甄敬才和乐清两人是各玩各的了。

  拓达丰州水泥厂规模不但扩大,产能不断提升,现在已经成为长江中游地区举足轻重的水泥生产商,不但在昌江本地市场占有率第一,而且在苏、浙两省的市场占有率也很高,能够做到这一点,应该说甄敬才做出了很大贡献。

  雷达也没有亏待甄敬才,在拓达昌州水泥股份公司中给了甄敬才一定股份,而甄敬才的年薪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听说甄敬才不但在丰州买有房子,还在昌州和杭*州、南*京都买得有房子。

  据说和甄敬才搅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已经替甄敬才生下了第二个儿子,这让甄敬才乐得合不拢嘴,估摸着杭*州和南*京的房子弄不好也就是为这外宅娘仨准备的,这些情况也都是陆为民从齐元俊那里得知的。

  齐元俊是双庙区的区长,而拓达丰州水泥厂是双庙区的利税大户,区里边对拓达丰州水泥厂也很支持,加上原来陆为民也曾给双庙那边打个招呼。齐元俊也知道陆为民和甄敬才有些瓜葛,所以也是闲谈之间摆出来,让陆为民也是唏嘘感慨不止。

  甄敬才现在有了两个儿子,也不怎么过问甄婕、甄妮两姊妹的事情了,这既让陆为民松了一口气。也让陆为民有点儿感触,这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甄敬才有了两个儿子,居然就连甄婕、甄妮这两个亲身女儿也不管不顾了,当然甄婕、甄妮两姊妹也不需要甄敬才管什么,但起码父女血缘关系在那里。但现在就这么不闻不问,总让陆为民觉得不是滋味。

  算来算去,这一切似乎都和自己有关。

  甄敬才如果不是自己帮他一把,也许他就不会到丰州,也就不会被雷达重用。也就没那么多资本来包养那个女人,更谈不上生下两个儿子。

  或许他还能在外边干个职业经理人那样的活儿,但是生活绝对不可能有这么滋润,起码不能生养两个儿子,而和甄婕、甄妮的关系也不会变得这样冷淡,同样哪怕他和乐清关系再淡,但起码两口子情分也还有点儿,不会像现在这样基本上是形同路人。各不相关,也就是每年甄敬才得给乐清几万块钱的生活费,但这对于年薪几十万的甄敬才来说已经不是个事儿了。

  同样甄婕、甄妮两姊妹也一样因为和自己感情纠葛变成这样。三十几岁的女人仍然没有成家,孤孤单单的在外边儿,想到这里陆为民觉得自己还真是太对不起甄家了,只是事已至此,再也无法改变结果。

  *********************************************************************************************************************************************************************

  奥迪驶入城区时刚好五点五十分,今天一路还算好。三十了,车流量少了许多。基本上没怎么堵车。

  史德生把他送到了湖天一色就离开了,陆为民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到车库把大切诺基发动预热,利用预热这两分钟陆为民想了想,然后才给自己母亲打了个电话,说甄婕、甄妮两姊妹今晚没有团年饭吃,自己想把她们两姊妹叫到一块儿到家里来吃饭。

  陈昌秀倒是很热心,虽然有点儿担心儿子会不会和甄妮旧情复燃,但是内心善良的她也知道甄氏姐妹的母亲现在是啥德行,听到甄婕、甄妮没地方吃团年饭,立即就应承下来,要让陆为民去接甄婕、甄妮,但陆为民说自己这会儿还有点儿事情,问赵爱国回来没有,得知赵爱国回来了,陆为民就叫他赶紧开陆志华的车去接甄婕甄妮两姊妹。

  陆为民随后给甄婕打通电话,告诉赵爱国马上来接她和甄妮,今晚在自己家吃饭,甄婕虽然很吃惊,想要回绝,但是陆为民却没有给她多少拒绝的机会,径直挂了电话。

  利用这一会儿时间,陆为民还得去隋立媛那里去看一看。

  原本陆为民是打算晚上十二点吃完团年饭之后再去隋立媛那里的,但是既然甄婕甄妮两姊妹要到自己家来吃饭,陆为民就不可能走了,只能推到明天去隋立媛那里,但陆为民又不忍心今天把隋立媛孤零零的丢在一边,所以只能这个时候抓紧时间去安慰一下了。

  昌州街道上已经到处是张灯结彩了,商场的霓虹灯闪烁,偶尔有车辆疾驰而过,卷起一阵水雾。

  六点过的昌州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上的有些湿冷,地面湿漉漉的,让人很不舒服,行人和车辆都比较少了,估计等到七点过春晚快要开始的时候,车和人会更少,也只有这个时候昌州城的堵车情况才会彻底消失。

  大切诺基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动过了,还好启动之后燃烧了几分钟,所有功能都还顺畅。

  团年饭改在了香河陆志华自建别墅中,那一带是昌江省内有名的自建别墅区。

  陆志华的别墅是一幢三层楼的独栋别墅,平时出了陆志华外,还请了一个保姆,陆志华回那里住的时候不多,因为空气很不错,偶尔父母也回到那里去住两天,但是父母还是不太适应,两三天休假可以,但长住还是不习惯。

  隋立媛买的房在亚太帝景,这是2002年开的一个高端小盘,陆为民还有印象是一家叫做盘古地产的开发商开发的,位置很好,闹中取静,正好在无忧区西南角上的一个横街附近,即便是在前世陆为民出事的十年后,也就是2012年,亚太帝景仍然是市区内一处高端盘,位置好,密度小,绿植高,车库车位也充足,当然价格也比周边盘高,据说开发商在这个盘上没赚到多少钱,但是却把名声给打响了。

  在隋立媛怀上孩子之前,刚装修完,隋立媛原本是打算搁一段时间去住,但没想到这一搁肚子却大了起来,隋立媛也就没有去住,而后也就到了香港。

  虽然没去住,但是隋立媛还是请时不时回昌江的表姐来帮自己打扫一下,在回来之前,隋立媛也让自己表姐把需要的东西一一添置齐备。

  陆为民没有去过隋立媛的这个住处,但是却知道在什么地方,电话里惊喜交加的隋立媛也指挥着陆为民开着车进去,一直驶入地下车库。

  隋立媛买的是一套复式楼,面积不算很大,但是空间和采光相当好,而且和车库互通,可以从车库直接进房。

  暖色调的装修风格让整个房间都洋溢着一种温暖宁静的氛围,陆为民一踏进房里,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暖意,当然,带给他更大暖意的还是那个站在面前满面红晕和眼波盈盈的女人。

  “孩子呢?”

  “刚吃饱,睡了。”隋立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些,几个月的相思等到这一刻,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去看看。”陆为民温和的抚摸了隋立媛丰润的脸颊一下,然后揽住隋立媛柔软丰腴的腰肢,向楼上走去,“你表姐走了?”

  “早就走了,人家也还有一家人。”当陆为民手揽住隋立媛的腰肢时,隋立媛觉得似乎全身上下都一下子有了主心骨。

  “隋棠呢?”陆为民随口问道。

  “我没告诉隋棠我要回来。”隋立媛摇摇头,“她也就没有回昌州,还在京里吧。”

  陆为民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可怎么好?这女人就是专门回来看自己了却相思的,可待会儿自己还得要走,下意识的看了看表,六点二十五了,最迟七点半他就得要赶回香河团年,还有一个小时。

  隋立媛很敏感,立即注意到了陆为民的这个动作,停步侧首问道:“你要走?”

  陆为民点点头,见女人眼圈顿时红了,挠了挠头,“你知道我也是很久没有回家了,宋州那边工作太忙,年前这一个月我基本都在宋州,今天得回去一趟。”

  控制不住眼泪,虽然知道自己想要对方留下来的要求不现实,但隋立媛心中还是觉得堵得慌,她发现自己好像真有些变了,原来只希望有过这一段感情就满足了,而现在却想要更多。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