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五节 家宴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五节 家宴

  甄婕、甄妮两姊妹的到来让陆拥军、陆志华都意识到什么,倒是陆爱国因为长期不在昌江,一年都难得回来一次,所以对自己兄长和这两姊妹的关系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兄长和甄妮曾经是恋人,而好像甄妮也还是独身一人。

  但对于陆拥军和陆志华来说,陆为民和甄婕之间的关系却不是秘密,尤其是陆志华。

  王宗光和陈昌秀两口子也隐约觉察到一些什么,但是却不确定,而且甄婕、甄妮两姊妹给陆家的印象一直不错,而陆为民没有和甄妮结婚,也让王宗光和陈昌秀两口子有点儿心存愧疚,所以当陆为民提出要接甄婕、甄妮两姊妹来家里过年吃团年饭时,陈昌秀也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陆为民也注意到了甄氏姊妹的动作和表情变化,他也有些尴尬,但是好歹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了,脸皮也练就了一副铜墙铁壁,随手接过甄妮递过来的拖鞋,说了一声谢谢之后问道:“小妮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甄妮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注意到自己姐姐已经捧起茶杯倒了一杯热水,却没有走过来,便低垂着眼睑,也就没多说什么,走开了。

  陆为民挠了挠头,讪讪的跟随着走进大厅,这个时候甄婕才走过来,平静的道:“为民,喝口水。”

  接过甄婕递过来的水,陆为民笑着点点头,却没说话,喝了一口水,“都还没吃?”

  “就等你了。三子,年三十都不能早走一会儿?市委书记也不忙着这一会儿吧?”陆志华斜靠在沙发一头,笑着问道:“我看了昌江全省今年的经济数据,你们宋州下滑了一位,落到了全省第三。昆湖一跃而起,跃居第一,把你们宋州和昌州都给撂下了,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

  “二姐,不用给我泼冷水吧?”陆为民也不以为然,“我去宋州也才半年。昆湖这两年的增速都不慢,我们三个市之间的差距也不大,谁赶上谁,超过谁,都很正常。”

  “但我感觉昆湖的势头很盛啊。我听说中铝在孟原的铝电一体化项目规模相当大,投资过百亿,这个项目一旦全面铺开,对地方经济拉动不小,而建成之后就更是惊人了,再加上我听说昆宜高速公路也立项了,现在正在走手续,你们宋州如果没有应对之策。这两个大动作一起来,恐怕你们明年和昆湖的差距会更大呢。”陆志华非常关心自己弟弟的情况,对很多情况也专门做过了解。

  “姐。你说的这个昆湖势头很盛,指的是什么?如果只是指中铝孟原项目和昆宜高速的话,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陆为民很泰然的回应道:“一座城市的发展如果寄托在一两个项目上,那么这个城市就很危险了,不错,大项目能够带来大投资。短时间内能见到成效,但我以为一座城市的环境氛围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宋州也在争取一些大项目,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打造一个环境氛围,确立一个发展模式,明确自身发展方向,这才是最重要的。”

  陆志华和陆拥军相视而笑,“三子,看来你是有自己的主见了,那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路子走吧。”

  陆拥军也笑着道:“三子,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不过华达钢铁、风云通讯这些项目,当初不也是对你们宋州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么?”

  “我没否认这些大项目带来的作用,在特定时候这些大项目的确能够起到关键性作用,比如宋州国企改制和经济转型最困难的时候,但是你不能老是把眼光盯着这些大项目,大项目的落地要讲求天时地利人和,机缘凑巧才能成,成天指望着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落头上,其结果就是好高骛远,一事无成。”陆为民反击,“我主张打造一个适合各种要素聚集的氛围,也就是要为资本、人力、技术、基础设施、服务等各方面要素提供融合的一个最佳平台,有这样一个氛围,或者平台,资本、人力、技术这些要素在这里相互碰撞结合,就会产生各种大大小小的项目,这就是我们所期望达到的目标,政府如果能够在政策上加以引导,那么这个经济体系就会如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汇聚成河,实现我们所希望的目标。”

  陆为民的话让陆拥军也陷入了深思,他是搞企业的,现在标准机械在昌州经开区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了,发展也很快,经开区管委会上上下下也比较熟悉了,要说有什么需求,向经开区提出来,也能给一些帮助,但是他总觉得还是欠缺一些什么,就像银行贷款,因为是私企,总是要打这样那样的麻烦,各种手续也要比国企复杂许多,在周边配套体系建设上,在日常服务上,管委会这帮人更像是管理者,而不是服务者,很难从企业需求这个角度来考虑,还是时间一到,关门走人,你搞不定那就是企业你自己的事情,总而言之不那么顺畅。

  *********************************************************************************************************************************************************************

  各式凉菜开始陆陆续续端了上来,一些热菜也开始下锅,锅里的饺子也开始翻滚扑腾着,话题也终于从工作上转移开,气氛也变得热烈起来。

  甄婕和陆志华坐到了一边喁喁私语,而陆拥军和陆爱国两兄弟则坐在了一边谈得热闹,陆拥军的妻子则很自然进入了长媳的角色,帮着自己婆婆上菜,煮饺子,准备碗筷,陆宗光还是一个人独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看电视。

  陆为民上了三楼。

  这幢三层楼的别墅也有他的卧室,事实上陆志华这幢别墅就是按照一大家人的规模来的布置的,四兄弟姊妹各有一间互不相邻的房间,陆志华和陆拥军以及父母的房间在二楼,另外还有两间客房,而三楼则是陆志华的书房和健身房,以及陆为民和陆爱国的房间,另外也有一间客房。

  陆为民换了一身衣服脱下了西服和衬衣,准备换上一件圆领长袖体恤和羊毛衫,中央空调温度不高不低,正适合,换上一身宽松的服饰,也更舒适。

  刚脱下衣服,陆为民就觉察到有人进屋,熟悉的脚步声和靠近的香气,陆为民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还没有来得及转身,一具柔软丰腴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了自己,那两团软肉挤压在自己*的背后,让他一阵迷醉。

  陆为民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的抚摸着勒在自己胸腹间的皓腕玉臂。

  良久,陆为民才转过身来,看着热泪两行的女孩,已经不能称之为女孩了,虽然在自己心目中她永远是那个宜嗔宜喜的女孩,但时光流逝,那个女孩无论怎么容颜未减,但仍然多了几分沉静和成熟。

  “在京里还好么?”陆为民手抚摸着甄妮的脸庞,轻声问道。

  “不好。”甄妮涩声道。

  “怎么了?”陆为民讶然问道。

  “一想到还一个女人和我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和她同床共枕,而她作为后来者甚至都为你生了一个孩子,我心里就憋得难受。”甄妮歪着头,看着陆为民一字一句的道:“那一切本来该是我的,我不能生孩子么?还是我爱你不够深?或者是我的身体让你厌倦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甄妮抓住陆为民抚摸自己下颌的手,然后掀起自己的羊绒衫,把陆为民的手塞进自己的胸罩中,按在那团蓓蕾上,“你厌倦了么?”

  陆为民一个激灵,虽然在隋立媛那里已经欢好了一番,但是猛然间被甄妮拉着手按在昔日自己的最爱上,他仍然下意识的握住揉弄了一番。

  “小妮,是我对不住你们。”陆为民抽回手,凝视着对方。

  “不,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只能怪命。”甄妮有些凄然,但随即婉转一笑,“我有几次都想去找她,我想去看看你的孩子,但又怕误会,所以……”

  陆为民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甄妮出现在苏燕青面前会发生什么事请,苏燕青是知道甄妮的,甚至陆为民估计苏燕青也大略知晓自己在私生活上的不检点,应该说苏燕青在和自己结婚时已经有了这方面的一些心理准备,但是她就是保持着这种若有若无的压力,大概是希望用这种引发而不发的方式来迫使自己收敛,最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自然消失。

  第二更,距离400票还远啊,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