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七节 风向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七节 风向

  “西梁情况不太好,不能说是王书记的责任,这还是和前几年遗留下来的经济结构调整不到位有很大关系,……”关恒在陆为民面前并没有讳言,“但王书记在这上边有些犹豫,我估计他是担心动作太大影响到整个西梁经济。”

  陆为民明白关恒的言外之意,王舟山本来是想借助这个势头冲一冲,但是没想到摆在了张天豪手上,现在这种情况下王舟山恐怕更没有热情来对产业结构调整动大手术了,平稳过渡大概才是王舟山的想法了,他已经五十五了,需要考虑更多的东西。

  杨达金和池枫与关恒都不是太熟,黄文旭和关恒熟悉一些,所以说话更随便,“老关,西梁经济结构太单一了,基本上是依托矿业发展,一旦出现波动,影响很大。”

  “谁都明白,市委市府也考虑过要改变目前产业结构的构想,但是始终不得其法,找不到好的办法,另外在时机选择上分歧也比较大,一句话,谁都不愿意承担因为调整而导致经济降速,影响到西梁在省里的地位。”关恒一针见血,“这也关系到各人的政治前途,也可以理解。”

  “不付出就不会有得到,如果一味担心会影响到短期内的发展,那拖下去岂不是问题更多,情况更糟糕?”池枫皱起眉头,“这大家都明白,难道连这点勇气和担当都没有?”

  关恒苦笑,这个池市长还真有点儿愣头青的味道,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这一年多两年来。王舟山都在极力谋求更上一层楼,加上西梁本身也因为矿产资源丰富,加大力度在矿产品深加工上做文章,也的确还是让西梁的gdp增速稳住了,王舟山打的注意就是要力争这一波冲上去。但是未能如愿,现在他又面临着冲不上副省长之后,就要考虑到人大或者政协去的现实了,如果这个时候出些状况,也许本来今年底可以到人大的,也许就让你去政协了。

  既然西梁的前景和自己关系不大了。自己何必去冒这份风险影响自己的官帽子那?

  这大概是每个人都会很正常考虑的问题。

  “今年全国局势都非常好,估计昌江全身各市的发展竞争还会更加激烈,西梁继续这样保守治疗,也许就要错失这一机会啊。”黄文旭忍不住道。

  “文旭,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高层已经有一些风声出来了,去年全国经济增速很快,经济也出现了虚热现象,尤其是在一些领域,如钢铁、水泥、电解铝等领域投资增速过猛,高层领导在一些讲话中都提到了这一点,相关部门也在有针对性的做出对策,我估计如果效果不明显的话。可能会有更猛的药下来。”

  陆为民摇摇头,大家都只看到了好的一面,却没有注意连续几年的高速增长。尤其是一些领域的无序发展也让高层看到了风险,虽然名义上都在喊要以市场经济为主导,但是真正到了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市场调节达不到目标时,政府还是要出手。

  陆为民对这种方式不是很感冒,但是现在双轨制的现象还很突出。即便是十年后,要消除这种潜在的现象也还力有未逮。正是这种双轨制的现象才使得经济领域乱象迭生,而越是用行政手段来干预市场经济。就越是会形成恶性循环,其带来的反作用也会越强,高层不是看不到这一点,但是总希望用这种头痛医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寄希望下不为例。

  “哦?”陆为民的话让黄文旭、杨达金和关恒以及池枫都一下子紧张起来,他们都对这种事情并不陌生,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其间免不了有经济无序物价飞涨的时候,那个时候都是中央出手,然后一片黯然,对地方经济的发展也会产生很大影响,现在陆为民居然又提到了这一可能,不能不让他们紧张。

  “有这么严重?”黄文旭皱了皱眉头,“我看中央是有一些声音出来,但是还打不到那种地步吧?”

  “看吧,当其他手段无效的时候,中央也觉得大概是没有选择吧。”陆为民摇头,“未雨绸缪,我估计会是在四五月份见分晓,如果中央觉得非强硬手段不足以解决问题时,那中央就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各地经济发展的步骤需要调整好,否则受到牵连,今年整体工作就要被打乱了。”杨达金忍不住道。

  “我估计不会针对大范围的,主要是针对局部领域,当然影响肯定是全方位的,……”陆为民也在考虑中石化的乙烯项目了,这么磨磨唧唧的拖下去,陆为民估计就算是中石化是央企,只怕也难得去闯风头,除非在铡刀落下之前就把手续走完,但时间太紧了,而中石化那边又不来气。

  *********************************************************************************************************************************************************************

  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陆为民下意识的抬起表看了看时间。

  昨晚多喝了几杯,也许是心情太好,当场也没有感觉到多少醉意,还是老规矩,双峰骑龙岭上的特产土罐药酒,这年头这种纯粹的土罐秘法酿制的补酒不多了,尤其是在这种补酒被商业化开发出来之后,名气迅速走高,但是真正土法酿制秘藏足够时间却再也无法做到了。

  当然陆为民和关恒还是能够找到原汁原味的老酒的,在离开双峰时陆为民也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每年都要从骑龙岭上那些猎户们手里收购一二十坛老酒自己私下窖藏,这么些年来,他在御景南苑房里已经藏了不下八十坛老酒了。

  飞机是上午十点半的,陆为民知道自己必须要起来了。

  好在那酒虽然后劲惊人,但是一觉醒来却不会有头疼口干这些副作用,其效果都在昨晚一夜疯狂中发泄了。

  看见身旁沉沉入睡的女人,陆为民知道这辈子怕是难得还清这份情债了。

  陆为民本来没有打算回亚太帝景的,但是甄婕甄妮两姊妹都还住在香河那边,陆为民不敢去招惹,所以给甄婕甄妮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就在西塔住了,第二天一早就要飞京城,所以就不回来了,然后悄悄回了亚太帝景。

  自己悄无声息回到亚太帝景让隋立媛惊喜若狂,看到女人几乎要喜极而泣的模样,陆为民愧疚心更甚。

  一个不是自己妻子的女人如此待自己,自己何德何能?

  千言万语也就化为了一夜缠绵,陆为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现自己对隋立媛的感动,好在老酒的劲道真的够猛,起码陆为民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癫狂了,连隋立媛这样成熟到了极致的女人到最后都有些吃不消了,不得不用其他方式来解决。

  陆为民估摸着自己昨晚之所以那么疯狂也还是有隋立媛说她在双峰泰宁大酒店遇上了萧樱和杜笑眉有关系。

  双峰三大美人历史性的相遇,想一想都让人怦然心动。

  隋立媛很知趣,,没有问自己是否和萧樱以及杜笑眉有什么关系,只是说了三人很聊了一会儿,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蒲燕在场,而从蒲燕身上陆为民又联想到了江冰绫,这个自打自己从丰州离开之后,就只给自己发过一次短信说珍重的女人。

  随着岁月的流失,年龄的增长,陆为民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原来那种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实际,以为自己可以游刃有余的游走在这些女人当中,而现在看来,自己是越来越捉襟见肘,身体的原因都还在其次,陆为民自认为自己的身体还是称得上龙精虎猛的,从昨晚让隋立媛这样的女人在床上乞饶就能证明,但更主要的是精力和时间上的分配,还有来自道德、纪律的拷问。

  一个假期支离破碎,需要照顾家庭,还要考虑许久没见的这些女人的感受,有时候陆为民都恨不能把自己掰成几瓣。

  只是走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你说放手就随意放手那么简单了,他也做不出那种拔*无情的事来,那也不是他。

  这些女人对于自己来说不是泄欲玩偶,而是真实镶嵌入自己生活中的人,无论是甄氏姊妹,还是虞莱和季婉茹,抑或是岳霜婷和隋立媛,似乎都已经成了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哪怕是萧樱、江冰绫甚至杜笑眉这些女人也或多或少在自己心中一隅有着她们的印记。

  陆为民悄悄起身,只穿了一件t恤和平角短裤,走到窗前,隔着蕾丝窗帘看着窗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