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八节 步入正轨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十八节 步入正轨

  雪又稀稀拉拉的落了下来,陆为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雪的,昨天还是艳阳天,到了晚上却又是雪花纷飞,地面没有积上雪,应该是地面温度太高,所以雪积不住。

  一下雪温度就下来了,而且地面湿滑,得早一点儿走。

  女人翻了一个身,手没有触摸到熟悉的躯体,一下子醒了坐了起来,看见男人半裸着身子站在窗前,双臂环抱在胸前,注视着窗外。

  随手拿起睡袍穿上,隋立媛爬起身来,先悄悄的看了旁边仍然还在熟睡的孩子,这才起身来,走到男人背后,轻轻抱住男人,“去把睡袍穿上吧,别凉着。”

  “没事儿,室内温度够高了。”陆为民摇摇头,“你不打算回香港了?”

  “嗯,也不是不回去,只是在香港太无聊了,我表姐也不能一直在香港呆着,人家也有一家人,章哥肯定有意见,我让杏儿帮我在沪上选了一套房子,不需要太大,*十个平方就行了,她正在选,劲风的世纪风华在沪上也有两个盘在建,但杏儿说一个盘还早,估计要明年才能开盘,另外一个盘五六月份就能开盘,但是就算拿到房,从装修到入住,起码也得要年底,所以赶不上,只能选一套现房,最好是精装修的,实在不行二手房也可以,我和她说最好还是在浦西,各方面条件更成熟一些。”隋立媛把脸贴在陆为民背上,悠悠的道。

  “隋棠呢?”陆为民想了一下问道。

  “我给隋棠买了一套房,在京城,但是隋棠说她回国的可能性很小。她觉得她更喜欢国外的生活,隋棠大了,也只有由她去了。”

  隋立媛有些黯然,隋棠出国之后就不怎么回国了,女大不由娘。这也在常理之中,但是隋立媛也清楚,隋棠不愿意回国多多少少也还是和自己现在的尴尬身份有一些关系,但是总体来说隋棠还是体谅和理解自己的,哪怕是自己现在这种状况,隋棠都还是经常打电话来宽慰自己。这一点也让隋立媛很安慰。

  “各人有各人的路,谁也无法决定别人的路,隋棠喜欢国外生活未必是坏事,如果性格单纯,真还是在国外生活更合适一些。”陆为民由衷的道:“国内这种生活。除了世界观人生观已经定型难以适应国外生活的人外,还真不是最好的选择。”

  “哦?”隋立媛有些吃惊,她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这么说,“为民,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也不是,媛子,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朋友家人都在这边,社会关系也基本上都在这边,如果要出去。我们会花相当大的精力来适应,而且我们和隋棠不一样,她可塑性很强,我们呢?很难改变了,所以国内生活才是我们喜欢的。”陆为民摇摇头,“只是国内的生活也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们也需要不断的适应。”

  “嗯,在香港。虽然周围都是华人,但是各种生活习惯还有语言以及日常习俗也都还有很多不一样。我去了几个月都难以适应,在那里短期住一住可以,长期住下去,还是不好。”

  隋立媛已经打定主意把香港只当做一个临时落脚地,取得了香港居留权之后,就么有必要非要在香港居住,当然昌江现在也不太合适了,沪上和杭*州都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距离昌州也不算远,几个小时车程,来往也很方便。

  “你打算日后定居沪上?”陆为民心中暗叹,他能理解隋立媛的心态,一个单身女人,现在还带着一个孩子,若是长期留在一个陌生环境里,肯定情绪不会好,但是沪上就不一样了,距离近,来往方便,自己可以去,她也可以来,还有隋家的亲戚也可以时来时往,的确要好得多,只是唯一一条不好,风险大了。

  “嗯,我有这个想法,为民,你觉得合适么?要不在杭*州也可以。”隋立媛咬咬嘴唇,轻声道。

  陆为民苦笑,沪上和杭州有区别么?

  “随便吧,你觉得哪里合适,就在哪里吧。”陆为民想了一下,“世纪风华和三姝的总部都搬迁到了沪上,可能沪上要合适一些,等到孩子大一些,如果你还有兴趣,也可以继续参与三姝的管理,另外平安堂药业那边,估计隋立平和隋立安并不希望你现在就参与管理,但是如果平安堂药业做大了,以后的事情也很难说,所以多学一学东西我觉得也很有必要,如果可以的话,你去读一读书,自费去大学相关专业学一学东西,对你日后有好处。”

  “读书?”隋立媛迟疑了一下,“为民,你觉得我行么?”

  “没有什么行不行,读书始终比不读书强,学到多少算多少,总会有用处。”陆为民笑了起来,“也别把大学就想得那么神秘,我看你字写得不错,而且悟性也挺强,好歹也是在三姝连锁酒店管理公司担任过几年高管,三姝连锁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现在也算是业界内的头羊了,如果按照这个资历,就是去读nba也没什么不行。”

  “杏儿和范莲她们前两年就在昌江大学读书了,我当时也想过,但是总觉得自己只有初中毕业的的底子,这要读大学,简直不可能。”隋立媛听得陆为民这样一说,一下子就信心倍增,兴趣浓了许多。

  “你自己琢磨一下,孩子现在半岁多了,等到两岁,基本上也就可以考虑入幼儿园,那时候你可以腾出精力来,去读读书,当然闲暇时间也可以到三姝去上上班,根据情况而定。”陆为民转过身来,看着隋立媛,“人,总得要有点儿事情做着才有意义,不是么?”

  隋立媛心里一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忍不住把自己身体依偎入他怀中,“为民,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自己一直在做梦,尤其是一觉醒来,真怕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觉得上苍对我真的是太厚了,让我遇上了你,才能有下半辈子的这样幸福的生活,我真的很满足了。”

  抚摸着女人厚实光滑的乌发,陆为民摇摇头:“别把我想那么好,其实我还觉得我对不起……”

  隋立媛伸手捂住陆为民嘴,深情的凝望着他道:“别说了,我知足了,如果一切完美,那就不是生活,真的是做梦了。”

  *************************************************************************************************************************

  把苏燕青母女两人送上飞机,陆为民才算是舒了一口气。

  春节就这么一晃而过,似乎什么都没有干,每天就被各种来来往往的琐事所缠绕,一闭眼一睁眼,一天就过去了,陆为民扳起指头算了算,这个春节算是他和家人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春节了。

  初三飞京城,初五飞回来,然后在昌州呆了两天,这才把苏燕青母女俩送回去。

  苏燕青似乎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在昌州这边的生活了,或许是在她自己家呆惯了的原因,在昌州两天,总觉得这里不舒服,那里不习惯,昌州这边阴冷潮湿的气候也不合适,孩子似乎也有点儿感冒的迹象,所以苏燕青主动提出来早一些回京城,原本是打算买到下午的机票也提早到了早上一大早九点钟的飞机。

  明天就是正式上班了,当然大年十五之前,这种完全进入正常上班的节奏还不可能,但是有些工作却需要下一步抓起来了。

  陆为民印象中2004年因为国内一些领域虚热,导致中央出手对一些领域的清理,同时高尔夫球场禁令也是从2004年开始执行的,虽然这个禁令有点儿形同虚设的感觉,但是你想要拿到正式的手续却是不可能了,哪怕你可以公然建造高尔夫球场,监管部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却永远无法获得正式的许可了。

  2004年是风云激荡的一年,对于宋州来说一样如此。

  昆湖、昌州、宋州,昌江三强,gdp基本上三个市是10个亿的等差数列差距,这个顺序和数据估计三座城市的执政者和老百姓心里都不满意,也都不服气,而要刺刀见红,就要落在今年和明年身上了。

  垆头机场项目已经基本敲定,卢灿坤退下去了,陆为民有意让黄鑫林来分管国土、建设和交通这一块,所以也和秦宝华商量了,垆头机场项目从后续的移交、改扩建到组建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运营都由黄鑫林来牵头负责,秦宝华也同意了这一意见。

  陆为民给黄鑫林也下了任务,今年年底之前务必要让机场正式运营起来。

  这个要求可不低。

  虽然垆头机场各方面的基础设施条件还不错,但是毕竟荒弃了几年,修缮工程量不小,而且从设备安装、调试到获得民航局那边正式认可,进入运营程序,其复杂程度只怕也是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去运作的。

  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