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三节 躁动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三节 躁动

  曹孟非微微点头,窦永年和他在一起工作多年,双方都很了解对方,在工作中也能坦诚相待,很多问题上,两个人争议不小,但是最终都能达成一致意见,就是因为两个人都能够很客观和理性的来分析判断,最后获得一致的看法。

  窦永年提到的这个问题很关键。

  产业兴市是个主题,无论是那个区县都明白,没有产业发展这一块,那么县委县府的工作就是不合格的,这是真正的一票否决,比起其他所谓的某些具体工作上的“一票否决”要强硬得多,影响力也要深远得多,可以说你在产业发展上做不出成绩,也就基本上决定了你在仕途上的前程就差不多了,而不像一些具体工作上出现了差池而“一票否决”,明年可以再来,甚至事情过后可以找其他理由来解释。

  但是仅仅是产业发展是远远不够的,你要脱颖而出,你要出类拔萃,你要博得上边的认可,或者再说得直白一些,你想要获得主要领导的认同和青睐,把产业发展这一块做好,只是最基础的,而你要把主要领导所倡导的和感兴趣的工作成功的融入到其中去,做出新的亮点来,你才能真正赢得这一役。

  “老窦,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一直在琢磨,法制治市这个命题有点儿高,也有点儿飘,区县一级不好把握,要作实既不容易,也费一朝一夕之功;生态建市,这一项工作紧扣了高层风向,我们也要做,但是我们需要看到生态建市从某个角度来说,和我们大力发展工业经济有些时候是有一些矛盾的,这项工作要开展,但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诚信立市,如你所说,陆书记是最感兴趣也最关注的,而这项工作与我们遂安以私营经济为主导的产业格局有很密切的联系,做好诚信立市这一项工作中具体每个环节,每项具体措施,对于进一步规范和促进我们遂安的私营经济发展具有很重要的推动作用,这项工作我觉得我们县委县政府应当认真研究,而且要先行一步,做出一些新意来。”

  曹孟非这番话也让窦永年很满意,两个人在这个问题形成了一致意见,那么下一步的工作就要好开展得多了,“曹书记,我看这项工作的启动宜早不宜迟,我的意见是安排县委政研室就这项工作尽快拿出实施意见出来,同时安排宣传跟上,……”

  *********************************************************************************************************************************************************************

  像发生在遂安在这样的情况也同样发生在其他区县,比如麓城,又比如西塔、叶河和烈山,同样担任了市委常委的郁波和谭伟峰自然更占有先机,他们更早接触到陆为民的工作思路,所以在麓溪、经开区和苏谯启动得更快。

  当市委扩大会议召开的时候,各个区县各个部门都已经针对陆为民的工作思路构想提前就做好了周全准备,在会议结束的一个星期之内,各区县各部门也都纷纷出台了根据市委扩大会议精神的具体实施意见。

  “常岚,各区县的东西都报上来了?”陆为民很随意的浏览了各部门各区县报送上来的方案和实施意见,应该说都很有针对性,也结合了本地实际,这让他颇感惊异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下边这些人下的功夫和能力。

  “都基本上报了上来,个别先报了,现在又拿回去说还要再好生提炼一下,精益求精嘛。”常岚看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张静宜,微微笑道。

  “真看不出大家在这上边却是够花精神的,这么快,我都觉得不可思议。”陆为民瑶瑶头,他当然明白这里边的猫腻,各部门各区县能这么快拿出如此高质量的东西来,这之前不把工作做足,是不可能的,但他能理解。

  “揣摩上意这本来就是咱们这些官员干部们最擅长的本事,何况这本来就是最本分的工作,谁不想在工作中拿出成绩来,谁不想高人一头拔个头筹?”张静宜显然很理解下边各区县各部门的心思,陆为民花了半年时间来打底,到现在才把自己的工作思路提出来,下边各部门各区县如果都还不懂得如何来开展工作,那就真的是脑袋被屎糊了。

  “静宜,话说得太难听了,岂不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陆为民淡淡的笑了笑,“这本身也是咱们政治生态中的一种病态现象,你不跟着上边的意思开展工作,干得再好,也很难获得认同,我们不也一样要跟着省里边的指挥棒转?区县和各部门跟着市委的指挥棒转也很正常,但你跟着转没错,上边只是拿出大框架,具体工作还是要结合你自身实际来,这才是见真纲的时候,否则你做出来的东西尽是些不中用的,花团锦簇再好,却中看不中用,或者牛头不对马嘴,我们预定的目标能实现么?”

  常岚见张静宜没有说话,便主动接上话头,“陆书记,我粗看了一下,各部门和各区县的这些实施意见还是有不少颇有看点的,像遂安,像梓城,都很有新意,而且也拿出了具体实施办法来,我觉得如果有时间,陆书记可以去看一看。”

  “现在不去。”陆为民摇头,“各区县各部门的方案都是自己酝酿自己实施,市委只出总纲,市政府那边拿总的实施意见和目标考核方案,各部门和区县完全可以按照这些东西来,写得再好,年底我们会根据考核意见标准来,是骡子是马,那时候不就能见出分晓了么?”

  “也是,看结果就好。”张静宜很随意的搭了一句话,“成败论英雄,这些个区县个个卯足了劲儿,摩拳擦掌,要见个高下,我现在都很期待了,看看遂安怎么唱这一出,也要看经开区怎么来破局。”

  “唔,经开区的方案送来了么?”陆为民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先送来了,但是后来郁书记又让人拿了回去,说是不太满意,还要重新大修。”常岚也没有隐瞒,坦然道:“郁书记打电话来说,再宽限两天,他还要琢磨一下。”

  “哦?看样子郁波是真的上心了,麓溪这边的方案早就送来了,经开区那边的还要几易其稿,好事儿。”陆为民也知道郁波这段时间颇为烦躁,主要也就是为经开区下一步发展规划在烦心,郁波性格看似平和温雅,但是骨子里却又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这也是陆为民很欣赏对方的原因之一。

  *********************************************************************************************************************************************************************

  陆为民猜得没错,郁波是真的有些烦躁,而这份烦躁都是源于经开区。

  麓溪区那边虽然市委还没有免他的区委书记职务,但是郁波知道那也就是等时间合适了,所以他没有花太多精力过问,而麓溪区那边也自然有人要把方案拿出来,原本郁波还想挑一挑漏,但是看完之后,他就很坦然的放手了。

  经开区和其他区县不一样,其他地方还需要琢磨陆为民提出的其他几项工作提法,经开区不需要,经开区的最大也是唯一目标就是要打造出宋州的经济增长极,让经开区重新成为宋州经济发动机,这是陆为民交给郁波的唯一任务。

  话大家都会还说,点子大家也都能给你贡献一箩筐,但是真正你沉下心来,仔细调研了经开区的状况之后,你才会意识到,要把经开区打造成为宋州新的经济增长极,其难度有多高。

  对于郁波来说,整个经开区其实能值得一看的也就是基础设施,其他可以说可有可无,这是郁波对经开区管委会的私下评价,经开区管委会这帮干部有他们不多,无他们不少,或者说他们的作用甚至还不及他们的副作用大。

  这话有些挖苦人,但是郁波却觉得确系如此,经开区管委会留给郁波的印象实在太差了,这也是郁波强烈要求要对经开区管委会“动大手术”的主要原因,不解决这个问题,方案规划纲要写得再好,也无济于事。

  不管你做什么,你总的要有人来做才行。

  继续码字求票!你正在阅读,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