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四节 干部安排的原则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四节 干部安排的原则

  陆为民对自己的郁波还是比较重视的,郁波给陆为民立下军令状的前提就是经开区管委会的班子要最大程度的征求他的意见,之所以在上一次常委会议上发炮,就是因为朱小平根本没有征求郁波的意见,完全是按照组织部的意图来安排,这是郁波不能接受的,哪怕撕破脸,哪怕当着陆为民,郁波也要一样力争到底。

  不给自己足够的权力,自己怎么能闯出一片血路?尤其是在现在面临周边竞争如此强烈的时候。

  经开区管委会的班子已经明显不适应现在的发展形势了,而且郁波觉得这不仅仅是观念意识的问题,而是官僚作风在这些家伙身上已经深入骨髓,短时间很难得到改变,而他恰恰没有时间。

  经开区的发展思路和路径他郁波可以琢磨探索,但是却要有一步走一步,时间很紧,这就需要一个执行力和服从性都很到位的干员来协助自己,在这一点上郁波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他要一个和自己合作过,知根知底,能迅速搭起手来的角色以及一帮在招商引资、开发建设、服务管理等诸多领域都有突出能力的帮手来协助自己尽快打开局面。

  他把这个情况也向陆为民简单做过汇报,陆为民建议他和曹振海再好好沟通一番,但是那是在年前,现在形势更加紧迫,郁波更感觉到压力,他没有太多时间了。

  对于其他区县来说,寻找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径很重要,但是对于经开区来说,却是如何来配置合适的人选来执行自己的方略最急迫。

  他必须要找曹振海和林钧好好反映沟通一番。市委如果不给予他足够的支持,他就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

  曹振海从春节前就一直没有清闲下来过。

  虽然他有思想准备,但是他也没想到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之间的工作量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当然这可能和前任朱小平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上出了纰漏被迫中止这一轮人事调整有很大关系,除了几个最为紧迫的人事安排在年前最后一次常委会获得通过任命下去了外。其他绝大多数人事安排又被搁了下来,这是最大的问题。

  陆为民给他的任务就是利用这个春节假期值班时候好好对这个人事调整重新进行一次梳理,要做到全方位的了解这些调整干部的意图和目的,同时又要彻底搞清楚调整岗位的需求,要有针对性,做到丁是丁卯是卯。不能无的放矢,更不能成了分大饼满足个别领导的私人想法。

  陆为民的话言有所指,曹振海也是老角色了,在市委市府里边沉浮这么多年,经历了几任市委书记。自然也对陆为民有些露骨的提醒心领神会。

  前任朱小平之所以走人,并不是因为他需要对余锦堂、赵彦虎等人的贪腐承担多少责任,而在于他提的方案屡屡违逆了陆为民的意图,而且却还固执己见,这已经不是固执己见了,这是私心杂念太重,要不顾一切挑战市委书记的人事格局上的权威了,他不走人。天理难容,无论他背后站着什么人,这都是不能容许的。除非陆为民这个市委书记走人。

  在这件事情上市委副书记林钧也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如果没有林钧的纵容甚至是推波助澜,那么朱小平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好歹朱小平也是省委组织部下来的干部,而且还和方国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陆为民并不愿意得罪方国纲。从这半年来陆为民的低调容忍就能看出一斑来,但是朱小平太不知进退。才会酿成此祸。

  所以当陆为民力排众议要让自己来担任这个组织部长时,曹振海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陆为民不是那种每一个人事调整权力都要捏在他自己手里的市委书记。那种市委书记的格局太小,曹振海很快就体会到了这一点,除了极个别陆为民明显有倾向性的位置,其他职位人选,陆为民只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一切服从工作需要,二是要最大限度征求相关领导的意见。

  第一点自然没啥说的,第二点很耐人寻味,征求相关领导意见这个“相关领导”外延内涵相当丰富,陆为民未作解释,让曹振海自己去领会,曹振海也就明白这个“相关领导”需要根据每个岗位每个人选的不同情况来确定了。

  春节期间,曹振海就分别和包括陈庆福、黄鑫林、霍廷江和纪晓岚四位家住本地的副市长进行了一轮沟通,也顺带找了几位区县书记谈话,了解他们对这一轮人事调整的看法。

  春节后,利用正月十五之前大家还没有正式进入状态这段时间,曹振海又马不停蹄的与沈君怀、包泽涵、张静宜等人进行了探讨,了解他们的一些想法,现在也就还剩下既是市委常委,同时也还兼任着两个区县书记的郁波和谭伟峰需要详谈一番,也就差不多了。

  “老钱来了?”看见钱垂刚在门口敲门,曹振海摆摆手,“赶紧进来,正说找你呢。”

  “曹部长,方案又改了一遍,您再看看。”钱垂刚也不客气,一屁股在曹振海对面坐下来。

  曹振海性格很好,在市里边人缘关系也相当好,无论是市政府那边还是市委这边,曹振海都很受尊重,钱垂刚和曹振海也是老熟人,现在接替了朱小平担任组织部长之后,曹振海的脾性依然如故,很多工作也都是商量着来,钱垂刚虽然只是和曹振海共事这么短暂的一个月,但是却已经觉得很舒服,要比给朱小平当副手有感觉得多。

  “嗯,我看看。”一接手组织部长工作之后,曹振海就和钱垂刚好好畅谈了一番,以求赢得对方的支持。

  作为组织部里边资历最老,情况最熟悉的常务副部长,钱垂刚在工作上的配合与否,直接关系到组织部工作效率,这一点曹振海很清楚,所以他需要和钱垂刚好好交交心,要彻底赢得对方的在工作上的支持配合。

  应该说这一番长谈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或者是钱垂刚也早就打定主意要配合自己工作,总之曹振海觉得和钱垂刚配合很默契,部里边的绝大部分具体工作都由钱垂刚来牵头,他只需要对这些工作进行评判和拍板就行了。

  就像朱小平年前发起的这最后一轮人事调整一样,除了泽口因为八名副处级干部被陆续双规有几个人选必须要马上补齐而在常委会上直接过会任命外,这一轮的其他人事调整几乎全部被推倒重来。

  高琴和顾子铭到泽口救急,一个担任县委副书记,一个担任组织部长,但是齐太祥却被卷了进去,虽然不涉及到违法犯罪,但是却也有一些违纪行为被人检举,年前陆书记交待暂时不动,但年后就需要考虑齐太祥的调整,这意味着泽口的人事变动还未停止,加上年前被双规的县委常委、县委办办主任祝龙彪被副县长何凯华接任,而焦成华和吕敬亭被双规,泽口史无前例的空缺三名副县长。

  这个情况暂时还只有陆为民、秦宝华、曹振海和包泽涵知晓,甚至连林钧都没有通报。

  按照陆为民的意见,最好是把泽口的其他班子成员基本确定下来上任之后,再来考虑齐太祥的调整问题,避免引发太大的冲击,对泽口今年工作带来过大影响。

  “泽口班子配备不合适。”看了一眼钱垂刚递过来的方案,曹振海摇摇头,“泽口班子最好就在本地产生,嗯,如果有原来在泽口工作过的干部,能够回泽口去工作更好。”

  钱垂刚有些不解,“曹部,部里制定的方案是三名副县长,其中一名副县长是由公安局长兼任副县长的,这边和周局长也协商过了,市公安局提了两个人选,一个是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文明,一个是市公安局法制处处长向宝成,市公安局的意见倾向于由张文明去泽口,向宝成倒是泽口人,原来曾经担任过县公安局副局长,不过我觉得这个应该没啥影响吧?”

  曹振海不好对钱垂刚明言,齐太祥一动的话,泽口县委县府班子里边本地干部就太少了,包括魏如超、高琴、顾子铭,再加上如果齐太祥和孙桓对调,这三名副县长只有一个是本地产生,这都是外来干部,对泽口工作下一步推进也很不利,所以魏如超也和曹振海汇报过,希望组织部在考虑县里班子组成的时候,也要适当向了解熟悉泽口县里情况的干部倾斜。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