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八节 平衡和协调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八节 平衡和协调

  陆为民自然不知道某个女人为了博得自己的注意力而煞费苦心,甚至这种做法已经不纯粹是为了博得注意而做作了,而是真正在以实际工作成绩来谋求自我能力的一种证明,只不过齐蓓蓓却没有意识到,她只是单纯的对自己可能会失去这样一个机会而不甘,所以才会处心积虑的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来。

  人事调整安排陆为民交给曹振海之后心里要踏实许多了,和之前的朱小平相比,曹振海让人放心许多。

  曹振海的人品陆为民信得过,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的把曹振海推上这个位置。

  曹振海从副市长到宣传部长,可以说在市委市府里边浸淫多年,他能这么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来,而且还能获得如此好的名声,不是简单的人缘关系好一句话就能概括的,这说明曹振海审时度势并作出正确应对的能力很强,在体制内能做到这一点,基本上就意味着你立于不败之地了,如果你再在能力上有较为突出的特点的话,成大器的可能性很大。

  就陆为民的看法,曹振海要说在哪一方面能力有多么突出,真还说不上,但是胜在均衡且有自知之明,而且曹振海的理解领悟能力也不差,尤其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历练,对于一把手的意图他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揣摩出一二来,这也是陆为民乐于见到的。

  一个班子内,需要多种角色存在,这样既能保持一定的活力,同时也能使得自己做为市委书记能驾驭住整体局面不至于偏离轨道。平衡才是王道,这是陆为民的理解。

  曹振海就是平衡之局中的一块稳定之石,他的成熟、豁达、谦和、中庸、圆滑可以最大限度的帮助自己在这个局里实现稳定,同时又能帮助自己实现自己的政治意图,这样的角色很不容易找到。也幸好有他这样一个角色存在。

  像林钧、陈庆福、张静宜、沈君怀、包泽涵这样的角色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些缺陷和不稳定性,像林钧与自己的观点不一致,陈庆福的谨慎保守,张静宜的过于理性而缺乏工作激情,沈君怀对自己理念的过于坚执而缺乏圆融,包泽涵的部门利益至上和缺乏大局观。都是一个班子里边需要平衡和润滑的,而曹振海恰恰就能起到这种作用,在陆为民看来,曹振海更适合的位置其实是林钧的副书记位置,但就目前来说。曹振海担任组织部长也能发挥出相当重要的作用。

  *********************************************************************************************************************************************************************

  “老郁来和我谈了半宿,他的意见比较大,觉得市里边没有考虑经开区的实际情况,所以对原来的那个方案是持否定态度的,部里边根据他的意见适当做了调整,但是他还是不太满意,认为力度不够,市里边还在搞折中方案。这不适合经开区目前的实情,……”曹振海苦笑着道。

  陆为民扶了扶额头,有些苦恼。

  郁波也找过他两次了。经开区这一次基本上班子全换,除了虢大奎外,原本只打算动两个副主任的,但是在郁波的坚持下,他也同意三个副主任全部调整,因为经开区这一年多的表现实在不堪入目。可能这几位副主任也意识到了主要领导调整了,他们自个儿也难以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了。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在其中,这也是陆为民之所以同意大换血的原因。

  “这个老郁。是不满足他的要求誓不罢休怎么的?”秦宝华也一副懊恼的模样,“昨天他还跑到我办公室里一坐两小时不走,一个劲儿的诉苦叫难,我还在琢磨,这郁波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在麓溪当书记的时候,那也是不吭声不出气的埋头苦干,怎么一到经开区这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呢。”

  陆为民愣了一愣,看了一眼秦宝华,“宝华,他也跑到你那里去叫苦叫冤了?”

  “那不是咋地?本来我上午还有一个接待,要接待浦发银行昌州分行的尤行长,可郁波这家伙赖着不走,愣是让我拖了半个小时才过去,弄得我给人家不停道歉,也幸好老尤是老熟人,不太在意,要不我还真不好办。“秦宝华气哼哼的道:“陆书记,老曹,我看老郁满腹牢骚的样子,在我面前也是怨气很大,我开始还以为是因为城建投司放慢了经开区那边的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的缘故,后来听他的话题好像也牵扯到班子成员的安排,对组织部这边的安排不满意?”

  “秦市长,还是那句话,觉得原来市里边对经开区不够重视,从班子成员到普通干部,都是些关系户,几十号人里边,能用得上的没几个,现在这些人占着位置却发挥不了作用,他无法开展工作,加上市里边给他定的任务有这么高,所以他觉得压力有点儿大吧。”曹振海摸了摸下颌道:“这也能理解。

  郁波的确压力很大,但是若是没有一点难度和挑战性,陆为民怎么会把郁波搁在这个位置上去?他以为这个市委常委这么好当?

  不过话说回来,经开区管委会那摊子人陆为民也了解,事实上在几年前他还没有离开宋州之前就知道经开区那帮干部的德行,什么人的亲戚舅子老表都往里边塞,加上孙承利那会儿觉得软件园大功告成,只管等着摘果子,所以也对经开区管委会那边工作放得比较松,更是让这帮人闲得没谱儿了。

  这帮多多少有些这样那样的关系,这个局长的姨妹子,那个秘书长的小舅子,都是些不软不硬的关系户,这么些年闲散惯了,现在一下子要想把这帮人的心给收回来,重新走上正轨,当然不是一件容易事,打铁还需自身硬,郁波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坚决要求在班子配备上必须要给他配强配满意。

  “陆书记,我觉得可能也该给老郁那边一些自主性,你把经开区比喻作为市里经济发动机,这个比喻可真的是让老郁压力极大,连麓溪和苏谯还有遂安都没有被比喻做经济发动机,现在一下子安在经开区头上,老郁说你这是纯心要让他夜不安枕,经开区去年gdp不足10亿,麓溪已经达到108亿,相当于经开区的11倍,你说这个噱头放在经开区头上,不是逼着老郁带着经开区去追麓溪么?这个担子太重了,老郁有这样那样的要求理由也是可以理解的。”

  秦宝华也为郁波辩解,郁波是麓溪区委书记,现在还没有卸任,但是这一轮人事调整之后他卸任是必然的,而市委把他放在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位置上,意图很明显,就是要让郁波率领经开区走出困境,甚至要赶超哭戏、苏谯这些经济强县,这个任务被市里边很多人都视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郁波提这些要求也在情理之中。

  “老曹,我看可以在经开区班子成员构成上适当在做一些调整,老郁前两天也来和我谈过,谈到经开区下一步的工作重心还是产业聚集和培育,他有一些想法和考虑,但是需要有人来执行和推动,他也提到招商引资将会是今年经开区一年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所以他也建议在班子成员配备上要考虑。”陆为民顿了一顿,“我原本考虑让老齐和孙桓对调,但是目前经开区工作压力比较大,是不是可以考虑让老齐到经开区担任主任,协助老郁工作,另外在班子配备上考虑一个有活力有闯劲有经验的年轻干部来抓招商引资工作?”

  曹振海点点头,又看了一眼秦宝华,“我看可以,齐太祥在遂安工作期间就是主抓经济工作,他到经开区可以极大的减轻老郁的工作压力,让老郁有更多精力来考虑经开区的经济发展的宏观布局,经开区目前的产业培育发展比较薄弱,招商引资工作任务肯定很重,班子成员中的确需要一个经验能力都比较突出的干部,我看是不是可以在全市招商系统里边选拔一下。”

  “宝华,你觉得呢?”陆为民还是尊重秦宝华意见的,虽然这不是书记碰头会,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林钧的影响力在不断萎缩,而秦宝华和陆为民只要意见形成一致,也就基本上意味着这一决定的定板。

  “嗯,这比让老齐到招商局强。”秦宝华也赞同这一意见,齐太祥从泽口县长到招商局担任局长恐怕一时间也适应不了,而且招商局长也未必就是和齐太祥,而到经开区担任主任,倒是可以一展所长,“另外经开区招商引资工作压力不小,这个专司招商引资的副主任要选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