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九节 负重前行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二十九节 负重前行

  黄鑫林坐上飞机时,才算是真正舒了一口气。

  在京城这十天实在是太累了,每天的谈判、饭局,下来的个别沟通和交流,每一个细节都需要一一核对到位,这是陆为民在临行前专门交待的,不能有半点闪失。

  虽然是公对公,但是这却是军队对对方,而且接触这么久,黄鑫林也感觉到军队中的水似乎比地方还要深,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好在昌达集团的梁总一直在配合着商谈,很多不太好处理解决的问题就可以交由他来协调解决。

  对于昌达集团的梁炎出现在这里,黄鑫林也是最初有些意外之后就明悟了,至于说梁炎如何从军方那边拿下了这个大活儿却不是黄鑫林能了解的了。

  不过从这一段时间里与梁炎的接触中黄鑫林也多少了解到一些,军队那边有些人的胃口比想象还要大,这让黄鑫林也是胆战心惊,但是他随即明白过来,之所以陆书记专门叮嘱自己无比要把各方关节细节做清做细,绝对不能被人钻了空子落下话柄,这话里有话,也是言有所指,大概也就是有这军队里边的个中原委,恐怕也是陆书记最为头疼的。

  梁炎如何挂上军队的号,或者说陆书记是有意要让梁炎来顶缸,这都不重要了,起码黄鑫林觉得这是把自己给摘了出来,从这一点来说,黄鑫林也是对陆为民感激万分。

  从梅九龄、黄俊青时代黄鑫林就担任财政局长,梅九龄和徐忠志身陷囹圄,但是他这个财政局长却能安如泰山,凭什么?凭借的就是他黄鑫林的小心谨慎和深思熟虑,凭借的就是他能闻风辨色,审时度势的觉察出问题的好歹厉害,从而趋利避害。

  旁人都觉得这从军方手里边接手机场这么大一块肥肉,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恨不能伸长脖子来拣这块肥肉,沾些荤腥,但是黄鑫林却清楚这里边哪有这么简单。

  偌大一个机场,就算是废弃的,从土地到机场建筑和各类设施,这得值多少钱?如果要新建一个这样的机场又要多少钱?说是军队地方一家人,都是领导下,但谁不知道这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的好处怎么可能会给我?

  黄鑫林不清楚陆为民是通过什么手段说通军队那边放手的,但是他很清楚如果要通过所谓的官方渠道去走。十年都未必能说的下来,但是陆为民却能在短短半年里就走到这一步,这太不容易了。

  在京城这一段时间里,黄鑫林也见识了陆为民的能耐,起码陆为民那个姓曹的同學,现在是中宣部办公厅副主任,就身份绝对不一般,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气势就非比寻常;而军队里边与自己接触时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东西也无一不证明陆为民的人脉关系真可谓上达天听了,哪怕是军队总后里边。一样有人在帮宋州方面使劲儿,否则那有可能这么顺。

  真正介入这桩事情之后,黄鑫林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棘手和敏感性,这样大的一个机场说交给地方就交给地方了。甚至在讨价还价上虽然也经历了一番口舌,但是在黄鑫林看来,这已经是相当难得了,最起码人家是有诚意的。愿意和你讨价还价,否则一句话必要按某个价格来,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拉倒,你不也一样坐蜡。要不你就自个儿回去建,看看得花多少。

  一直到最后黄鑫林都没有吃准昌达集团介入究竟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介入的,不过有些问题搞不明白就别去搞明白,搞明白了可能比没搞明白还要麻烦,所以黄鑫林也不去多想。

  其实他也揣摩出一二来了,这样大一个机场交接,军方能如此爽快,而且效率也是惊人,下边人都基本上没有打什么麻烦,哪怕是高层发了话,也不可能有这样好的态度,这只能说明上上下下都有人在帮忙运作,也难怪陆书记这般有把握,只是这要人帮你运作,没有利益牵扯其中,黄鑫林是不相信的,而黄鑫林是最怕在这里边牵缠不清的,而且他也想象得到,这样大一个项目,其中利益纠葛有多大也不用说了,这要被卷进去,日后出了事儿,只怕就是有命进监狱,没命出监狱了。

  现在昌达集团介入了,没有明说是以什么身份介入,但是黄鑫林却清楚,昌达集团是以垆头机场改扩建工程的承包商身份介入,事实上这个改扩建工程现在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他这个分管建设交通的副市长都还不知道,这个梁炎就出现了,而且是落落大方的出现。

  军队方面似乎也很欢迎这个梁炎的出现,双方关系很熟络,这既让黄鑫林有些担心,同样也放下了另外一方面的担心。

  总而言之,昌达集团的出现,从一个角度化解了宋州市政府方面可能面临的一些麻烦,现在这些潜在的风险就被昌达集团接走了,包括黄鑫林这个副市长在内,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卷入这些利益格局中,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会非常失望,甚至痛心,但是对黄鑫林来说,他是真心松了一口气。

  在上飞机前,黄鑫林给陆为民和秦宝华都打了电话作了汇报。

  陆为民的话很短,只说知道了,要他赶紧回去,家里活儿还多着呢,几个项目都要让黄鑫林回去牵头赶紧干起来,这让黄鑫林既感到充实和欣慰,又有些犯愁,宋昆高速要启动,遂梓公路要立即开建,江洲大道及其延伸段也要迅速铺开,还有经开区那边的配套设施和道路工程,也要重新进行规划和建设,宋州港码头和长江航道宋州段也要和省交通厅对接扩建和疏浚的工作,黄鑫林粗粗算了一算,这么多事情足够自己从年头到年尾都别想好生休息了。

  秦宝华倒是非常高兴,询问了许多具体情况,不过黄鑫林感觉到秦宝华似乎对垆头机场移交的深层次情况并不十分清楚,所以他在汇报时也是有选择性的,既然陆书记也是有意要把这些麻烦事情和市里边撇开,那么就没有必要再把这些东西卷进来。

  垆头机场移交的复杂内幕和牵扯到具体利益纠葛,黄鑫林估摸着没有谁能搞得清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更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陆为民为什么要去碰这样一颗烫手山芋,黄鑫林也有些不解。

  谁都知道这种事情搁在那里永远都是一个祸患,只要上边有人查,高层要认真查,里边就绝对有问题,就绝对要出事。

  对陆为民黄鑫林信得过,陆为民在经济上是过得硬的,这一点黄鑫林很肯定,如果陆为民想要捞钱,也不会等到今天,为了机场这个项目而承担一些不必要的风险,在黄鑫林看来,陆为民这样是在冒险,或许现在不觉得,但是日后呢?日后一旦倒查,有些事情恐怕就说不清楚了。

  而且就算你是清白了,但是外边流言可畏,仍然可能使你声誉受损,特别是在关键时期如果被人利用,极有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所以在黄鑫林看来,陆为民这样做是有些得不偿失的。

  只是事已至此,陆为民定下来的事情也不是他能改变的,他能做的也就是再提醒一下陆为民小心了。

  陆为民搁下电话,笑着点点头:“鑫林那边已经登机了,他们那边程序上的一切都走完了,剩下来的就是移交了,移交和这边组建机场集团公司可以同步走,另外改扩建工程也已经准备了,要确保年底就能正式开通运营,起码京城、沪上和广*州这三条航线必须要开通,力争成*都、深圳、沈阳这几条航线也要在年前开通,池枫,萧樱,这对于我们全是的旅游业发展是一大利好消息啊,你们可以好好利用和加大宣传。”

  “哦,黄市长那边都办完了?”池枫也很高兴,“那可太好了,陆书记,有机场和没机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从旅游业来说,高端游客基本上都是通过民航来实现运输的,我们宋州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又有独有的自然景观,水陆航运条件都已经具备,现在就差民航了,补上这一短板,我们的基础条件就算是具备了。”

  萧樱没有答话,她今天是来汇报江洲古镇的开发进度的,这个项目也是市旅游局今年的重头戏。

  努力,码字!(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