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节 人精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节 人精

  陆为民也注意到了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萧樱,他瞟了对方一眼,“萧樱,怎么气色不太好啊,身体不舒服?”

  “昨晚没睡好。”萧樱淡淡的应了一句,“夜不安枕嘛。”

  “哟,什么事情压力这么大?”陆为民知道萧樱话里藏话,也不客气,“不是又要先来诉一番苦吧?”

  “诉苦不诉苦,陆书记你心里清楚,存在的问题和困难,旅游局解决不了,池市长也解决不了,我不来找你这个市委书记,找谁?”萧樱打开话头,也就更不客气。

  “唷,今天是来兴师问罪了啊?”陆为民大笑起来,“好啊,该来,我这个市委书记不就是排忧解难的么?有什么问题正好可以当面锣对面鼓的说个清楚,能解决的,当面就定,不能解决的,分清原因,有条件的,抓紧时间办,没条件而又需要解决的,创造条件解决,怎么样,萧樱,我这个态度够明朗吧?”

  “态度明朗是好事,关键是能不能有具体落实的方案。”萧樱显得心平气和,但是语气却毫不客气,“江洲大道启动仪式搞了这么久,进度太慢,还有延伸段的问题,我向宝华市长和卢市长都反映过,延伸段能不能同期开工,这样一东一西可以同时打通,但这个建议却没有得到采纳;江洲古镇部分文物古迹的修复资金明显不足,拨款不到位,进度缓慢,这严重的影响到了古镇维护修缮进度,也会对下一步古镇的全面打造带来影响;沙洲区对江洲古镇开发的一些配合措施不到位,力度小。效率低,向江洲小学旧址的拆迁至今没有启动,导致我们规划中的铜鼓寺古街修复工程无法全面铺开;……”

  听得萧樱说得认真,陆为民也认真起来,微微点头。“还有么?”

  “还有。”萧樱吸了一口气,“陆书记,不知道你看过我们旅游局今年的工作规划没有?”

  “您觉得满意么?”萧樱看了一眼陆为民面部表情,淡淡的道。

  陆为民有些吃不准萧樱话语里的意思,倒是池枫忍不住微微一笑。

  萧樱还是忍不住了,这话本来该她来说的。不过自打觉察出萧樱和陆为民之间有某种说不出的特殊关系之后,池枫倒是很愿意给萧樱这样的机会。

  萧樱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池枫最好奇的,虽然说萧樱的确很漂亮也很有味道,但是一来萧樱年龄比陆为民更大一些,二来直觉告诉池枫。陆为民喜欢漂亮女人的类型是丰*乳肥*臀这一类的,比如像自己这一类型,当然不是指她自己,而是说这一类型,萧樱虽然脸盘子长得够靓,身材也苗条,但似乎不符合陆为民的审美观才对。

  男人对女人的审美观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成年男性。这一点池枫很清楚。

  和萧樱接触了这么久,池枫觉得自己对萧樱还是有些了解了,她能感觉得到萧樱和陆为民之间有某种比较密切的关系。但是要说是那种情人关系好像又不太像,因为从萧樱平素日常的作息规律就能觉察出一二来,她如果和陆为民保持着那种关系,绝对不会像现在这种那种恬淡悠雅的心境,一个有男人,尤其是有这种隐秘感情的女人。在心境上就能察觉出一二来。

  而且池枫也觉得萧樱不是那种靠身体上位的女人,她在文化局和现在到旅游局来的表现要也足以说明一切。以至于池枫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观察判断能力,或许萧樱从丰州那边调到宋州来的确如陆为民所说那样是他帮的忙。但是也仅止于此,而后萧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也是靠着萧樱自己的努力,这个说法或许也有一定道理。

  对于萧樱有些不太客气的话语陆为民也不以为忤,只是笑了笑:“这要看怎么说,基本上是涵盖了全市旅游工作,不过浅表性的东西多一些,高屋建瓴的东西少了点。”

  萧樱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话语过于放肆了一些,赶紧瞄了一眼池枫,见池枫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心里舒了一口气,连忙道:“您注意到就好,旅游局的规划中提了一些东西,主要是指旅游工作的牵扯面问题,旅游工作和其他工作不同,不是一项单纯的工作,它的发展包含和牵扯面太宽,也就是说它的发展需要统筹协调,像商业、酒店住宿业、交通运输业、娱乐服务业等等,这不是旅游局一家能够解决得了的,市里边既然把旅游产业确定为宋州今后五年的主导产业来打造,我觉得就不能简单的把这项任务丢给旅游局那么简单,我觉得应该要形成一个协调联络机制,来统筹协调各个产业与旅游产业发展的配合。”

  见陆为民和池枫都听得很认真,萧樱稳了稳心神,思路也更有条理。

  “像我刚才提到的,江洲大道和延伸段的建设,又比如江洲镇后塘片区的土地开发,就涉及到建设部门和国土部门,又比如沙洲区商业区域的规划是否可以有意识的向西靠拢,与江洲古镇商业地产的开发形成默契,这又涉及到城建规划和商业部门,还有像打造商业街、步行街、小食一条街等等,也都涉及到诸多部门,这不但需要一个长远规划,更需要多个部门的磋商,否则就会变成顾此失彼,甚至事倍功半。”

  “还有呢?”陆为民饶有兴致的看着萧樱道。

  “还有,我觉得全市就旅游产业的规划不能拘泥,各县市区都应该有所侧重,有自己的突出重点,但是市里又应该结合全市旅游资源来做一个串联,要把这些资源有机的结合起来,比如像江洲古镇就算是开发出来了,能留得住游客几天,顶多两到三天,但是我们西塔西峰山区是著名的文体旅游胜地,天心湖、鹰喙岩,蹦极,高尔夫,这些不仅仅是体育锻炼,同样也是极佳的养生胜地,可不可以结合?再比如梓城现在提出了发展现代农业和观光农业,泽口的湿地公园和匡山景区,全世界闻名,该怎么来打造出来,如何结合起来,这都是市里边需要统筹规划考虑的。”

  一席话说得陆为民脸上笑意盈然,而池枫干脆就拍起手来,“萧樱,说得漂亮,我就说这番话该你来说,我再是舌绽莲花都没有你这番话有说服力,看看陆书记头都点酸了,嘴巴也合不拢了,这事儿不就好办了?”

  陆为民瞪了池枫一眼,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番话从萧樱嘴里说出来更有说服力,如果是池枫说,自己肯定会下意识的就把这个统筹协调规划的任务交给池枫,也不管池枫吃得消吃不消,而池枫也不好太推,而萧樱就没有这么多顾忌,话里话也藏着意思,这些事情不是池枫这个新嫩副市长能干得下来的,涉及到黄鑫林管的这一块,以及商业、金融这一块暂时由陈庆福代管的工作,没有一个资历深一些、底气足一些的领导来坐镇还真不行。

  “池枫,你的意见?”陆为民一琢磨,觉得这个人选还真不好选,曹振海如果还是宣传部长当然是最合适人选,但现在不行了,陈庆福资历倒是比较合适,但是陈庆福是常务副市长,本身事情就很多,交给他来牵头,一来分散精力,二来常务副市长和副市长两人来搭配,也不太合适,尤其是对要树立池枫威信的时候,更不合适。

  看见陆为民目光望过来,池枫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推辞的时候,沉吟了一下,“陆书记,您看这样行不行?请秦市长来牵头抓,市委那边儿请静宜秘书长挂着,帮忙协调市委这边,我也挂着,具体工作我来做,但重要会议的召集,一些工作的安排部署还是得秦市长来发号司令。”

  陆为民满意的点点头,对池枫他的感觉是越来越好,既能考虑到问题的实际复杂性,把各方面考虑周全,又能替自己着想,主动请缨,担起胆子,还能找萧樱这种助手来当说客,这番心思真不简单,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就会在普明市体育局里边耽误了这么些年,还是在普明市体育局里锻炼起来的本事?

  这旅游工作交给她还真是对了人,同样对池枫来说也是锻炼人。

  “嗯,池枫,这事儿说到这里,我还得和宝华市长商量一下,但是旅游工作的确如你们所说是一个综合协调发展的工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其中各部门单位的协调性要求很高,特别是涉及到一些部门利益上,谁都不会轻易相让,就像一个江洲古镇的开发上,建委那边在我这耳边都鼓捣了好几回了,我就说建委的同志,能不能不把这点小心思放在这上边,能不能大气一点,人家怎么说,职责所在,不得不争,哪怕争不到,那也是一个态度。”陆为民摇摇头,“我们这个体制内的东西还真不好说了,对了,池枫,萧樱,刚才庆副市长打来电话说,今天上午省里招商工作会,遇到了雷志虎和宋大成,邀约着今晚来宋州吃饭,我说也好,一起聚一聚,你们俩也参加。”

  继续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