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一节 我能复制么?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一节 我能复制么?

  雷志虎是在全省招商引资工作会议上和陈庆福约上的。

  陈庆福担任副市长时,雷志虎还是苏谯县委书记,但是当雷志虎担任市委常委时,陈庆福仍然是副市长,后来到雷志虎离开宋州赴桂平担任常务副市长时,陈庆福仍然是职位未变,一直到陆为民就任宋州市委书记之后,才和秦宝华达成一致意见推荐陈庆福担任常务副市长。

  这一步跨度很大,从普通副市长到常务副市长,而且是就地提拔,也算是昌江省内破了一个先例,这也变相的说明了陆为民和秦宝华对陈庆福的认可。

  全省招商引资工作会议每年年初召开,一般说来是由各地市分管招商引资工作的市领导参加。

  各地分管招商引资的领导不一,大部分是常务副市长,也有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和某个市委常委,极个别是普通副市长分管。

  雷志虎作为桂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和陈庆福一样都分管招商引资,而黎阳市则是由市委常委、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宋大成在分管招商引资工作,所以当陈庆福和雷志虎约好给陆为民打了电话之后,陆为民顺带着让陈庆福去把宋大成也叫上。

  陈庆福和雷志虎与宋大成都不熟,但是也知道宋大成和陆为民是在阜头时的老搭档,只不过成长速度却远不及陆为民了,但也算是在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很扎实,从丰州副市长升任黎阳市委常委,在当时看来也算是微微前进了一步,不过从目前丰州市如日中天的发展势头来看,宋大成这一步走到黎阳还真不太好说。

  春节期间因为雷志虎到海*南,宋大成在黎阳值班,所以这帮人就差他们俩没有能相聚,陆为民一直颇为遗憾,现在雷志虎主动约上,陆为民自然也就想把宋大成也叫来一起小聚一下。

  *************************************************************************************************************************

  宋大成先接到了陆为民的电话,然后陈庆福又过来相邀,他当然不会推辞。

  春节没能聚成,他也颇为遗憾。

  到黎阳任职之后,他才深刻意识到出门在外的不易。

  他本来就是一个性格上略微偏内向的人,在阜头,在丰州,本乡本土,情况熟悉,人脉厚实,加上无论是原来的张天豪,还是陆为民,关系都处得不错,自然开展工作也很顺心,但是一轮调整到了黎阳,担任黎阳市委常委兼黎阳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之后,他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黎阳这几年的情况都不是很好,而作为黎阳经济发展窗户的黎阳经开区自然也就首当其冲。

  宋大成接手黎阳经开区时,给他的感觉就是黎阳经开区纯粹就是一个大杂烩,要啥有啥,但是真正上得了台面的支柱企业,却没有两家,拿宋大成自己的话来说,黎阳经开区就是典型的四小企业外带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聚居区。

  老黎阳地区原来一千多万人口,是全省幅员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地区,丰州地区从黎阳分出去之后,还剩下六个县区,四百多万人口,但是从当初分家的情况来看,新黎阳地区的经济实力是远超新成立的丰州地区的,丰州地区除了一个古庆县算得上是略有工矿业外,其他几个市县包括丰州市在内都是农业县,整个丰州地区gdp不到新黎阳地区的一半,仅30亿不到。

  但是到1997年,丰州地区的经济实力就快要赶上黎阳了,那一年黎阳gdp逼近100亿,而丰州地区的gdp则突破了90亿大关,达到了91亿,到2001年,黎阳gdp达到171亿,而丰州则达到了170亿,两个地市之间的差距缩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1个亿,当然如果单从人均gdp来看,丰州人口多达六百多万,仍然远不及黎阳,但是这种追赶速度还是让人骇然。

  而在刚过去的2003年,丰州已经彻底的把黎阳甩到了身后,黎阳去年经济增速达到12.8,而丰州的经济增速则两倍有多于黎阳,两个市的差距一下子拉大到了二十多个亿,可以说丰州已经完胜黎阳,而且从今年1、2月份的经济增速来看,丰州经济增速仍然远高于黎阳,这也意味着如无意外,丰州和黎阳之间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作为老黎阳人,宋大成很清楚南黎阳地区,也就是丰州地区,现在的丰州市,一直被北黎阳地区,也就是现在的黎阳市称之为乡巴佬,黎阳人看不起丰州人都是根深蒂固的了,即便是丰州不断的追赶着黎阳,逼近黎阳,但是黎阳人还是不怎么看得起丰州人,他这个从丰州过去的干部对此有很深的体会。

  不过这种感觉在去年的时候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丰州市的gdp一举超越了黎阳,而且是大幅度超越,让黎阳人痛彻入骨,昔日的荣光似乎一下子褪去了,变得那样落寞凄凉。

  拿黎阳干部的话来说,黎阳可以败于任何其他地市,唯独不能被丰州超越,但是仅仅十年时间,丰州就从当初被黎阳干部视为累赘一样扔掉的包袱一下子完成了对自视甚高的黎阳的超越,这种反差委实让人难以接受。

  宋大成很清楚自己刚到黎阳时免不了也还是有些受人排挤和冷眼的,虽然位居市委常委,但是却是排名最后的市委常委,身兼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但是经开区的很多工作却做不了主,无论是书记还是市长抑或是常务副市长,都喜欢对经开区的工作指手画脚,而这也使得他在经开区的工作中受到了很大影响。

  不过这种局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所变化,其中很大一个因素就是黎阳市党政代表团在九月份访问了丰州之后,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尤其是在考察了阜头、大垣以及两个新建的行政区——双庙和伏龙之后,其受到的触动更是巨大。

  无论是市委书记钟国金还是市长曾龙志在听完了时任市长祁战歌介绍伏龙和双庙两个新建区如何从无到有,着力培育新产业,实现爆发式的增长之后,宋大成感觉到两位主要领导的心思都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在返回黎阳的路途中,钟国金和曾龙志都主动问及当初伏龙和双庙区的具体情况已经当时丰州市委市政府在支持两个新建区的政策措施上的做法,宋大成倒也没有隐瞒什么,介绍了当时丰州撤市建区时张天豪和陆为民两人对两个新建区发展的各方面支持,以及两个区的在发展和培育产业时的一些构想。

  应该说这一次的考察也使得黎阳方面终于能够理性客观的认识目前黎阳和丰州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仅是摆在明面上的现实,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在理念观点上的一些差距,这一点宋大成也很委婉的向两个主要领导进行了阐述,也让钟国金和曾龙志两人都很有触动。

  这番触动也给宋大成的处境带来了一些变化,那即是钟国金和曾龙志在对经开区的工作作出指示时,和他商量沟通时候更多了,态度也有了一些变化,而主要领导的态度变化同样也就影响到了市委和市府里的其他领导,这使得宋大成在经开区的威信和影响力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既让宋大成感到高兴,同时也给宋大成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高兴的是他说话和安排工作受到抵触的情况少了,落实的效率高了,压力当然也变大了,钟国金和曾龙志都经常在宋大成面前提到丰州市伏龙和双庙两个区从一穷二白白手起家变成现在的欣欣向荣日新月异,言外之意也很清楚,会上会下也提到要想丰州学习,学习什么?自然就是学习伏龙和双庙的这种改变能力。

  双庙和伏龙能做到的,各方面条件更好的黎阳经开区能不能做到?这个问题就差钟曾两位主要领导亲口问自己了,宋大成岂能不明白?

  问题是这种东西可以复制么?看似可以,陆为民在阜头就复制过,同样似乎也在宋州也复制过,而在丰州的时候他虽然没有亲自操刀,但是却又让冯西辉和齐元俊他们扎扎实实重新上演了一出大戏,这样的不断复制不得不让人觉得这种局面是可以复制的,而自己这个昔日陆为民的得力助手,是完全可以在黎阳经开区复制一回的。

  宋大成想到这里就不由得苦笑,黎阳经开区在某些方面的确要比当初的阜头和伏龙、双庙强,但是世易时移,并不是你某些条件比别人好,你就可以比别人变得更好的,你有的地方比别人好,自然也就有不如别人的地方,而往往就是这种差别会导致情况变得不尽人意,但这种话宋大成却不能当着钟曾二人说,他只能努力去尝试,尽可能的亲自复制一回。

  继续求月票!你正在阅读,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