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三节 明灯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三节 明灯

  离开宋州,才知道宋州的强,宋州的好,这句话雷志虎是深有体会。

  在宋州工作这么多年,雷志虎太清楚宋州的根底了,如同一条盘起来的龙,外人只能看得见首或者尾,却很难观其全貌,但但作为在宋州工作多年的他,却和别人的了解不一样。

  在桂平工作了这么久,他越来越意识到桂平和宋州之间的差距。

  如果说整个八十年代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期宋州、桂平是被视为仅次于昌州的工业前三强市,那个时候昆湖和青溪都还排不上号。

  宋州和桂平各有所长,宋州以机械制造、纺织业称雄,而桂平则以采矿和有色金属冶炼加工著称。

  桂平铜业是规模仅次于西梁铜业的全省第二大铜精炼加工企业,桂平矿山设备制造同时桂平电缆厂是全国排名前几位的电力电缆生产企业,生产规模也位居全国前三,其生产的工业电缆驰名全国,铜合金导线尤其是电气化架空导线产量更是占到全国百分之六十以上,桂平桂山镍矿储量巨大,也是全国有名镍矿,天华集团的镍合金产能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

  单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宋州和桂平是有一比的,但是这只能说是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是如此,从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宋州迎来了一波新的创业,从比较单一的机械制造和纺织业迅速向钢铁、服装、电子、化工等多个行业扩展。一下子就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发展局面,而桂平却依然如故,仍然死死抓住采矿和金属冶炼加工这两大产业不放手。对于发展其他产业兴趣不大,这直接导致了从九十年代末期开始桂平在全省的经济总量比例上的节节下降。

  2003年桂平的gdp增速仅有11.9%,gdp总量不到280亿,已经被后来居上的丰州一跃超越,而普明增速也超过了桂平,gdp只相差桂平不到三个亿,如无意外。今年普明极有可能就要超越桂平,将桂平挤到全省第七的位置上去了。这对于长期居于全省前五的桂平来说,几乎就是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

  但是无法接受你也得接受,这是残酷的现实,落后了。你就得认栽,作为常务副市长的雷志虎也是倍感艰辛,如坐针毡。

  他也一直考虑为什么和宋州情况相似的桂平怎么就一下子落伍了,而且这个落伍的势头是如此凶猛,让所有人都有点儿措手不及的感觉,一步跌出前五,被丰州这个乡巴佬超越,而且还被普明死死盯住了屁股,随时可能超越。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分析来分析去,雷志虎得出的结论就是前一届宋州市委很好的把握住了契机,在合适的时间启动了宋州产业拓展升级的计划。钢铁产业和电子产业都是从无到有,一下子成为宋州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远远超越了原来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机械制造业,而服装产业也是后来居上,一跃超越了一度是宋州头牌的纺织业,而烈山的化工产业、叶河的造船和机械制造业。都涌现出来,这些东西就构筑成了宋州产业基础。

  宋州的产业根基就不再是单一的纺织和机械制造。而是涵盖了钢铁、电子、服装、机械制造和纺织业在内几大门类,哪怕是机械制造,也与以前传统的机械制造在意义上有了很大不同,苏谯的机械制造业依托钢铁产业而兴,偏重于机械加工和锻造,而叶河的机械制造业则主要服务于造船业,这些产业上的后发优势带来了快速发展。

  而反观桂平呢?墨守成规,不思进取,依然陶醉在*十年代的虚幻中,认为采矿业和金属冶炼加工业能够确保桂平仍然居于全省前列,但现实的残酷性很快就让他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被昆湖和青溪超越也就罢了,昆湖和青溪的县域经济发展的确不是桂平能比的,但现在丰州这个昔日无足挂齿的存在也骑到了头上,后边还有普明这个昔日的小兄弟也在跃跃欲试,这种反差让所有桂平人都觉得难以接受。

  现在这一切压力都搁在了桂平市委市政府身上,而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却首当其冲,谁叫自己是从宋州过来的呢?

  也许今天晚上的夜宴就是一个机会,可以好好和陆为民探讨一下这种局促情况下桂平的发展思路,雷志虎心念急转,前面那位黎阳市委常委、黎阳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不知道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有着某种想法和愿望?

  *************************************************************************************************************************

  酒宴安排在了宋州宾馆。

  宋州方面参与接待的除了陆为民、陈庆福和池枫外,郁波、谭伟峰以及令狐道明也参加了宴会,萧樱也勉为其难的参加了。

  酒局上大家话题都放得很开,在体制内工作的,三句话也不离本行,自然也就要说到各自手里边的工作,雷志虎和宋大成都谈了各自现在面临的难题,也都对宋州的当前的一些发展态势表现出了浓厚兴趣,话里话外也是有点儿想要借鉴宋州的发展经验来为桂平和黎阳作参考。

  “老雷,你也别在这儿谦虚,宋州这塘水你不比别人了解?”陆为民笑着打趣:“你才走多久,就忘本了?”

  “陆书记,话不是这么说,我走的时候其实苏谯也好,宋州也好,也都处于一个缓冲期,我当时也就在琢磨,怎么来打破这个僵局,或者说结束这个压抑的局面,没想到调整来得太突然,没等我考虑好,就走了,现在老谭在苏谯干的很漂亮,而整个宋州也在您的领导下恢复了昔日的气势,这我可不是拍马屁,从去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速就能检出一斑来。”雷志虎相当会说话,语气也很自然,“桂平的情况我感觉就像是97、98年时候的宋州,当然大体环境和局面不一样了,但是总感觉缺乏新的增长动力,我就在考虑,怎么来让桂平的经济发展实现转型,现在桂平的工业产值百分之八十五集中于采矿业和金属冶炼加工业,一二三产业的比例更是畸形,第三产业所占比例不到20%,这让桂平市委市府也非常头疼。”

  雷志虎的一席话似乎也激起了宋大成的感触,“陆书记,你还真别说,雷市长这番话也说出了我的感触,我们黎阳的情况也差不多,产业结构调整和新产业的布局,或者说新产业培育,怎么来实现,怎么来改善,也都是最棘手的问题,跟着你的时候不觉得,似乎很多问题迎刃而解,水到渠成,现在自己扛着担子了,就觉得怎么干都不顺手了,效果不彰了。”

  雷志虎瞥了一眼宋大成,都说这家伙是个实诚人,怎么拍起马屁的水平来,连自己都望尘莫及啊。

  “行了,你们俩也就别在这里一唱一和了,我们宋州和你们桂平也好,黎阳也好,不是竞争关系。”陆为民摆摆手,“桂平有桂平的特点,黎阳有黎阳的优势,如何来发展,恐怕你们桂平市委和黎阳市委也都有自己的考量,但我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考虑,都一样要秉承一个原则,因地制宜因势利导,扬长避短,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条件,无论是你招商引资,还是发掘培育内生企业,都一样。”

  雷志虎和宋大成都微微有所触动,一时间没有言语。

  “老雷,我知道你们桂平现在压力很大,被丰州超越了,普明又在后边紧追不舍,稍不注意就得要被普明赶超,你们书记市长估计也是夜不能寐,桂平基础很好,采矿业和金属冶炼加工业照理说在目前国内整体经济形势向好的情况下,应该是都属于大红大紫的,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桂平的发展速度仍然赶不上丰州,赶不上普明,这才是个问题。”陆为民也知道雷志虎是想听一听自己对这个问题分析判断,“这是一个比较性的问题,丰州和普明发展速度更快,而桂平只能说是保持了正常状态,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要想扭转,那就需要自身做出改变。”

  雷志虎微微点头,但是仍然没有说话。

  “怎么改变我不好置喙,毕竟我也不了解桂平的实际情况,但我觉得无外乎两方面,要提升自身经济总量,一是招商引资,吸引新的产业新的项目来进入,但招商引资需要结合本土产业优势,桂平有丰富的矿藏,有发达的冶金加工业,在精深加工和下游产业延伸上与很多工作可做,这一点老雷不用我说吧?二是培育内生企业,这是关键,其实以民营企业为主的内生企业在很多地方都被忽略了,粗一看,它们规模小,不成气候,甚至名不见经传,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海量的民营企业为什么能够生存?”陆为民不动声色扫了陈庆福、郁波、谭伟峰以及池枫一眼。

  补上昨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