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五节 双向压力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五节 双向压力

  雷志虎家就在宋州,家人也没有跟他去桂平,而宋大成则是连夜回了黎阳。

  宋大成走之后,雷志虎也和陆为民有一番深谈。

  深谈的内容也还是围绕着桂平和宋州经济发展比较来探讨两地的发展出路。

  陆为民也能理解雷志虎内心的焦急。

  和宋大成不一样,雷志虎是常务副市长,桂平又是传统工业大市,也就是说,省里对桂平的看重程度要远胜黎阳,而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常务副市长,雷志虎现在年龄也不过四十八,应该说还有很大的成长性,他当然希望能够在桂平干出一番成绩来,为自己仕途履历再添璀璨的一笔。

  但是桂平的客观现状却让雷志虎这个在宋州干得风车斗转的强人像陷入了泥潭的巨象,找不到合适的突破口来破解眼前的困局。

  实事求是的说,桂平现在的困局要破解也的确有相当难度,尤其是陆为民清楚从四月份开始,中央的宏观调控政策就要出炉,这对于全国经济领域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像采矿业和金属冶炼加工业作为支柱产业的桂平,恐怕承压更重,形势会更严峻。

  当然,这种冲击也是短暂的,下半年局势也就会重新好转,中国经济发展势头不是几条政策就能影响到的,不过对于桂平的经济结构来说,如何来解扣和突破,还需要一个较为周密的思路和构想。

  对于雷志虎的“求助”陆为民当然也不会敝帚自珍。但是这种事情他也不敢说满话,毕竟他对桂平的情况了解也只是浮于表面,深层次的问题也不是雷志虎几句话就能介绍清楚的。更关键的是雷志虎只是常务副市长,他的一举一动还要受制于桂平的两位主要领导,要根据这两人的态度而定。

  陆为民给雷志虎的建议还是立足于桂平现有产业,可以在一些效益不佳的国有和集体企业上推进股份制改革,吸引外来资本和技术对一些国有和集体企业进行改造,当然如果桂平市委市府的魄力大一些,主要领导支持。也可以对一些大型国有企业推进股份制改造,既可以进一步优化产权。同时也可以激发企业活力,当然这需要较为慎密的操作细则。

  当然还有一个建议也是建议桂平可以放开对采矿业的控制,吸引外来资本加大对本地矿业的整合,提升桂平采矿业的效率和效益。

  对于陆为民的建议雷志虎没有明确表态。事实上这个态他也不敢表,因为这涉及到的利益太大了,无论是哪一条都足以引发山崩海啸般的震荡,这不是他这个常务副市长能做主的,还得回去好生琢磨一下,顺带探听一下主要领导的态度才能定。

  不过陆为民的建议倒是给了他一些启迪,不管怎么说,你总得要有一些建议和动作,这样唯唯诺诺。无所作为,那只会被视为庸人,至于说建议和动作能不能被主要领导所接受。那是另外一回事,起码证明他雷志虎不是只会人云亦云的角色了。

  *************************************************************************************************************************

  陆为民和雷志虎、宋大成在酒局上的对话也给陈庆福、郁波、谭伟峰等人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虽然他们没有参加陆为民和雷志虎、宋大成的单独谈话,但是就是在酒局上的对话也还是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像雷志虎是桂平常务副市长,和陈庆福身份雷同,宋大成是黎阳市委常委兼黎阳经开区党工委书记,这又与郁波和谭伟峰身份切合。这两个人在言谈举止流露出来的紧迫感同样传递到他们几人身上。

  雷志虎和宋大成都在不遗余力的寻找着让各自所在城市能够得到进一步发展的方略,不管他们是否能够达到目的。也不管他们的努力能起到多少作用,但是窥斑见豹,雷志虎和宋大成如此殚精竭虑的努力,那么桂平和黎阳的其他干部呢?哪怕只是其中一部分干部如此尽心,那带来的影响都不可小觑。

  当然宋州的竞争对手不是桂平和黎阳,但桂平和黎阳的干部如此,你又敢说昆湖和昌州的干部没有努力么?更何况陆为民早就在常委会议上提出来了,宋州的对手不能紧紧着眼于省内的昆湖和昌州,而应该着眼于像无*锡、佛*山和泉*州这样的沿海地区发达城市,但现在的宋州要和这些城市相比,距离太远,这也要求宋州的干部们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艰辛。

  不仅仅是陈庆福、郁波和谭伟峰感受到了压力,就连陆为民自己也一样从雷志虎和宋大成那里体味到了危机感。

  或许雷志虎和宋大成是佼佼者,但是昆湖和昌州的干部中就没有这样尽心尽责的佼佼者么?他们就不想出人头地扬眉吐气么?当然不可能,这也意味着宋州的竞争对手们一样在奋发向上,在宋州想要赶超它们的同时,它们也在想要把宋州甩下更远。

  宋州不能松懈。

  宋州需要更加努力的去布局,并且付诸实施,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目标。

  *************************************************************************************************************************

  曹振海把方案交给陆为民时,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是第三次常委会了,前两次常委会已经把大部分人选研究确定下来了,但是最麻烦最棘手的几个人选却是摆在了最后。

  前两期不太满意的,或者有争议有分歧的人选,都只能搁在最后来,其实搁在最后本身也就是一个态度,行不行都这么一回了,再形不成一致意见,他也就没辙,只有请陆为民乾坤独断了。

  “老齐那边你谈过话了么?”

  “谈了。”曹振海知道陆为民对齐太祥还是比较看重的,否则也不会在最后又把齐太祥从招商局换到经开区了。

  “情况怎么样?”陆为民知道齐太祥有情绪,但是出了这种事情,别说有情绪,你就是有冤情都得要给我窝着。

  “我感觉还行吧,虽然有点小怨气,但是谈了之后也就丢开了,经开区这边情况他也明白,今年是市里最看重的看点,老郁也和他专门谈了谈,好像两个人还算比较合拍。”曹振海笑了笑。

  “合拍不合拍不是谈话能看得出来的,还得要看实际工作,不过老齐也是久经风浪的了,连这一关都过不了,我看他也差不多了。”陆为民想了想,“这两天我没有时间,到时候我安排时间,再和他好好谈一谈。”

  “那最好不过了,老郁大概也有这个意思,您出面谈一谈,效果可能就不一样。”曹振海话出由衷。

  “嗯,对了,经开区班子彻底敲定,除了齐太祥,金满仓,还有齐蓓蓓和秦午,他们班子见面情况怎么样?”陆为民问道。

  曹振海也知道陆为民对经开区班子尤为重视,今年经开区的压力尤其大,这也是郁波之所以屡屡在经开区班子成员组成上提出不同意见的主因,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如果班子成员没有配备好,导致工作不力,年底要打板子他是不认的,现在班子配备都基本上按照他的意图来的,到年底如果达不到目标,那么板子打到他身上他心服口服。

  “林书记和我都参加了他们班子的见面会,林书记先代表市委谈了话走了,我全程参加了他们班子的碰头会,听取了他们班子分工研究意见,又参加了经开区干部大会,会后也和班子成员再进行了一次谈话,我个人感觉效果还是不错的。”曹振海顿了顿,“金满仓担任党工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主要工作抓经开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布局规划,齐蓓蓓任党工委委员、副主任,主抓招商引资,秦午任党工委委员、副主任,主抓园区企业服务以及安全和环保监管。”

  “你觉得他们的分工怎么样?”陆为民话一出口,才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我都快变成祥林嫂了,唠唠叨叨,什么事儿都想过问了?算了,不说了,这是郁波和老齐操心的事儿,我只管年底的效果。”

  曹振海也笑了起来,“陆书记,你是关心则乱嘛,这是我们经开区要实现突破的一年,你当然关心,不过我觉得分工还是比较合理的,老金工作经验丰富,长期在发改委工作,思路宽,眼光也有,齐蓓蓓人虽然年轻,又是个女性,但是在招商局里可谓独当一面的大将,据我所知市招商局里每年三成以上的项目都是她主谈下来的,秦午在市府办和安监局都干过,也算对口,……”

  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