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八节 军令状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三十八节 军令状

  回到办公室齐蓓蓓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她已经很努力的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面部表情的那份喜悦还是难以压抑。

  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她轻轻抚摸了一下光滑的大班桌和宽松柔软的真皮大班椅,然后瞥了一眼摆放在桌上的戴尔笔记本电脑,旁边一个精致的仿圆明园兔首工艺品格外漂亮,一个古朴淡雅的竹制笔筒里几支签字笔摆放在其中。

  齐蓓蓓自己是属兔的,所以很喜欢这个圆明园兔首仿品,她举得这个兔首仿品能给自己带来幸运。

  入住这个办公室已经一个星期了,可齐蓓蓓还是忍不住有些迷醉。

  经开区的办公条件比招商局要好太多了,招商局在市政府里边就一层楼,办公室都大同小异,一个科室三间办公室,即便是自己这个科长也得和副科长同用一间办公室,而那位只会喝茶看报打毛线的副科长还特别喜欢煲电话粥,弄得她很不喜欢在办公室里呆着。

  可人家是徐秘书长的姨妹子,四十好几了,本身就是来混碗饭吃的,平时也没有给自己找什么麻烦,所以齐蓓蓓还得要尊重对方一二。

  招商局里只有局长和副局长才有专门办公室,而且办公室条件也很一般。

  副局长的办公室也就是很简朴,一对单人沙发,一个小茶几,多来两个客人都只能到会客室或者局长办公室里去才能接待得下。

  经开区的条件就好太多了。齐蓓蓓来过经开区无数次了,也曾经在现在自己坐着这个办公室里谈过好几次工作,不过那时候自己都是客人。不像现在自己已经成为这件宽大而装潢精美的办公室的主人。

  每天走进这个办公室,齐蓓蓓就禁不住生出一种异样的愉悦感,这一切都属于自己,矗立在角落里的三匹空调柜机,摆放在另一角的木本盆景,漂亮精致的环形吊灯,背后一排高雅气派的书柜。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围成一个半环状空间,可轻松的供四五个人研讨工作。这一切都是那么令人舒适。

  站在窗前可以看到背后一排车库里停放的车辆,靠右边那辆九成新的现代索纳塔就属于自己的,这是齐蓓蓓最为得意的。

  比起招商局有些寒碜的交通工具,经开区被很多市里干部视为市委市府的“幺儿”不是没有理由的。管委会五个领导,人手一辆专车,管委会主任齐太祥配的是一辆排量2.5的别克君威,而副书记金满仓则是一辆2.0的帕萨特,剩下三辆车,一辆是索纳塔,还有一辆半新旧的风度2000,以及一辆桑塔纳2000时代超人。

  齐主任似乎对自己这个同姓也特别关照,首先就问自己喜欢那辆车。齐蓓蓓也没做多犹豫就选了这辆九成新的索纳塔,日产风度虽然看起来气派一些,但是毕竟四年车龄了。索纳塔是去年才买的新车。

  秦午自然就只能开日产风度了,好在那车质量也相当不错,没啥毛病。

  齐蓓蓓不是那种只知道追求享受和待遇的女人,但是她认为待遇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而齐太祥让自己优先选车,也是一种尊重和认可。

  经开区党工委已经正式研究了分工。不出所料,自己分管招商引资工作。这不是齐蓓蓓最关注的,她最关注的是自己在党工委委员里边的排位。

  经开区党工委和管委会是一体办公的,党工委书记郁波是市委常委,而且分管全市招商引资工作,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齐太祥是从泽口县长平调过来的,齐蓓蓓对齐太祥也不陌生,原来齐太祥在遂安担任常务副县长时就打过多次交道,没想到现在一起共事了。

  金满仓是党工委副书记、常务副主任,同时也兼任经开区纪委书记,主官党群人事,同时还要兼管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布局,产业布局是虚的,这基本上是郁书记在负责定调,金满仓的工作重心还是放在党群纪检上,当然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也是他的主要工作。

  齐蓓蓓和金满仓不太熟,但是也认识,金满仓原来是发改委主任助理,这一次到经开区担任党工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算是一个平调,发改委手握重权,但是金满仓却只是主任助理,而且担任了两年主任助理都未能变成副主任,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原因。

  对秦午齐蓓蓓也一样不是很熟悉。

  秦午也很年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三十五六岁,原来在市府办干过一段时间,后来调到市安监局工作,担任安监局办公室副主任、主任,这一次也是和自己一样提拔到了副处级岗位上。

  金满仓担任副书记、常务副主任,那没说的,本来就是副处级干部,但是自己和秦午都是从科级干部走上副处级干部岗位,那么排位就很重要了,谁在前,也就意味着谁更有话语权,起码明面上是如此,所以齐蓓蓓很看重这个。

  市委组织部的下文齐蓓蓓排在秦午之前,这一点让齐蓓蓓很得意,也很满足,当然她也清楚,要证明自己当得起排在秦午之前,那也是需要用真正的本事来证明的。

  “小齐主任,齐主任通知十分钟之后到门口等待,陆书记他们十五分钟后就要过来。”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子抿着嘴微笑着道。

  “哦,小马,我知道了,齐主任说除了陆书记外,还有哪位领导要来么?”现在管委会有两位主任都姓齐,所以很自然的如果喊齐主任,那就是齐太祥,而喊小齐主任,就是齐蓓蓓了。

  “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张秘书长是肯定要来的,其他领导就不知道了。”女孩很乖巧的道。

  “嗯,行了,我马上就过去。”齐蓓蓓很矜持的点点头。

  等到女孩离开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收拾起桌案上的文档资料,然后装入到经开区之后专门去买的提包,蔻驰,不算很贵,但是却很和齐蓓蓓的口味。

  今天是陆书记要到经开区调研,也是经开区班子调整到位置后第一次来经开区,为此郁书记和齐主任提前三天就要求大家要做好发言准备,陆书记可能会即兴抽问,不能冷了场,更不能砸了锅。

  *************************************************************************************************************************

  柯斯达很平稳的停在了经开区管委会大院内,陆为民首先下车,紧接着张静宜、常岚、谷伟也跟随着下车,郁波、齐太祥、金满仓、齐蓓蓓、秦午等一干管委会班子成员也都很热情的和陆为民握手,郁波也逐一替陆为民和张静宜两人介绍班子成员。

  陆为民对经开区班子成员并不熟悉,除了齐太祥和齐蓓蓓外,像金满仓、秦午都不认识,但是这是市委组织部和郁波商量之后选定的人选,陆为民当然要选择信任。

  “老郁,老齐,今天我和静宜秘书长、常主任、谷局长一行到经开区,没别的意思,就是要来为你们打气。”陆为民一边走进会议室,一边道:“我知道大家压力都不小,深怕我嘴里再给你们加压,但是我还是要说,真金不怕火炼,压力越大动力越足,只有经得起考验,撑得起压力,那才说明我们经开区班子是一个能够打硬仗打胜仗的班子。”

  “陆书记,我们管委会班子也开了三次会了,主要也就是落实市委会议精神,如何抓好今年的工作。”郁波也知道该自己表态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连点儿态度都不敢拿出来,自己这个党工委书记也就真的不称职了,“我们班子在会上都认真研究和探讨了我们经开区的下一步工作,也有了一些初步构想,我们也一致认为,我们经开区有决心也有能力完成市委市府给我们下达的目标任务。”

  “哦?这么有决心有信心?”陆为民笑了起来,“老郁,别打肿脸充胖子啊,虽然我这个人不主张立军令状,但是你是市委常委,经开区都说是咱们市里边的嫡生子,样样都另眼相看,如果经开区不能闯出一条路,不能给其他区县做一个示范,说不过去啊,所以今天我和静宜来就是要听一听你所说的初步构想是什么,也要问一问,经开区还有什么需要市里边支持的。”

  郁波吸了一口气,沉稳的道:“陆书记,还是那句话,是骡子是马,都得要拉出来遛的,经开区班子能不能打硬仗打胜仗,也是要凭数据来说话,当然,我们经开区也的确需要市里边在一些情况上予以大力支持。”

  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