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六节 对比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六节 对比

  从2004年3月开始,宏观调控的大闸就开始落下,从银行到国土,从货币政策到贷款利率,从土地指标到投资方向,来自各方面的清理核查如乌云蔽空,席卷而至。

  3月,建龙被调查;4月,铁本被调查,紧接着德龙系在股市崩盘,直接带动股市暴跌,一连串的冲击波如狂飙突袭而来。

  不过这一切却和宋州没多大关系了。

  “为民,干得漂亮啊,你这未雨绸缪可算是一下子就把宋州和其他地市的距离给拉开了。”雷达腆着肚子,陪着陆为民从华达钢铁集团冷轧车间出来,两个人就这么沿着厂区大道漫步。

  一干官员们和华达钢铁的高官们也很知趣的稍稍放慢脚步,和前面两位保持着距离。

  “没那么夸张。”陆为民心知肚明雷达的意思,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从去年12月份开始,陆为民就开始有意识的给宋州市下辖各区县打招呼,要求辖区内2004年的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先行一步,提前启动,而企业融资贷款也要尽早协调银行,要确保在今年3月之前完成。

  那个时候大家虽然都意识到了国内经济高热不退可能引来高层的打压,但是也都没想到高层的决心有这么大,而且动作这么猛,但在陆为民的几度提醒下,很多工作还是做到了前面,尤其是在各区县企业融资贷款问题上。各地党委政府都专门协调各大银行提前将今年贷款额度放出,企业自然也欢迎。

  但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陆为民的高明。

  中央宏观调控政策一下来,银行首先拉闸。贷款立即收紧,无论是工业企业还是房地产企业都顿时感受到了浓浓寒意,但这个时候抢在三月份之前就已经协调好融资到位的企业那就真是舒了一口大气了,各方面的建设、生产可以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的推进,尤其是在看到周邻地区周邻省份的竞争对手们在资金压力下不得不停工或者放缓脚步时,自己企业却可以先行一步,也许就是这一份优势就能让整个企业一步领先变成步步领先了。

  “还不夸张?看看咱们周边的企业。我原来在冀省那边的几个朋友,现在都是被逼得快要发疯。黄*骅港那边压货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银行贷款本来说好了的,但是突然变卦,找行长都没有用。尚方宝剑挂在上边,谁敢出线就斩谁,这一段时间我都不敢接那几个朋友的电话了,都是想要来拆借资金的,一个我可以帮,两个也凑合,可个个都把我当摇钱树聚宝盆,我就受不了啦。”

  雷达虽然一副埋怨语气,但是眉目间流露出来的得色还是压抑不住。

  铁本和建龙被查。对于华达钢铁来说却是好事,一个在苏省,一个在浙省。都是华东腹地,这两家民营钢铁企业如果发展起来了,自然会极大的挤压华达钢铁的市场空间,现在中央下重手查处铁本和建龙,不管日后结果如何,起码这一年多的时间铁本和建龙甭想翻身了。华达钢铁正好可以借助这段战略机遇期进一步攻占市场,日后就算是铁本和建龙挣扎出来了。但本身就落后一步,现在再失机遇,这种情况下华达钢铁都还竞争不赢对方,那就真的是天该绝华达了。

  “宋州这边企业都沾了光了,这就相当于比别的地方企业多几口气,这多几口气也就意味着迈出的步伐可以更大更快一些,坚持的力量更久一些,就凭这一点,宋州企业就能比别的地方的企业更能挺过去。”

  “达哥,华达也正该趁着这个机会逆势前行啊。”陆为民提醒一句,“沙钢这两年的发展势头相当猛,华达不是一直把沙钢作为自己追赶的目标么?”

  “为民,老沈的确有远见,华达和沙钢比还的确有距离,我们要追赶沙钢,但是却不一定要按照沙钢的路径走。”雷达摇了摇头,“按照你的判断,国内钢铁市场还会有十年左右的黄金期,但是十年听起来很长,但是对于钢铁行业来说却太短了,投资额度这么大,生产规模这么大,如果真的到了市场饱和那一天,要想压下来,难度不是一般化的大。”

  陆为民没想到雷达居然想得这么远,他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位达哥了,以前觉得自己需要随时提醒一下对方,觉得对方未必在大势上看得清楚,但现在看来未必,起码雷达已经在考虑企业更长远的目标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陆为民想了想问道。

  “如果按照十年黄金期来计算,我的想法是,前五年仍然继续做大规模,但更重要的是需要精简成本,提高利润率,就钢铁行业来说,规模和效率在一定程度上是成正比的,规模越大,各种成本滩薄越低,利润率自然也越高,你知道华达钢铁在前一两年已经着手在澳洲出资购买矿山,也取得了一些成果,这也会减轻我们成本压力。当然还有一方面提升利润率的方式就是做大高附加值的产业,但这需要相当高的科技研发和市场开发投入,不过我决定从今年开始要着重在这一点上下功夫,每年会把销售收入的百分之零点五到百分之一拿来用于这方面。”

  陆为民点点头,“那后五年呢?”

  “走出去。”雷达耸耸肩,“我相信你的判断,而且我也觉得按照目前国内城市化进程和钢铁行业发展力度,到十年后,恐怕国内钢铁产能会大大超过国内市场需求,到时候就是惨烈的价格战争,也许会逼得大家把目光转向国外,而这又面临反倾销政策的压力,所以五年后我就需要考虑将华达钢铁产能向国外转移了,比如东南亚和非洲。”

  “嗯,东南亚和非洲的确算得上是最后的市场,但涉及到各国的政策尤其是用工、环保方面,和我们国家有很大差异。”陆为民没有多说,只是提了一句。

  “这也是最大的问题,所以我打算先考察,比如先在这些国家地区设立分公司考察当地投资环境和市场情况,甚至可以先期招募培训一批当地人员,然后逐步推进。”雷达也知道这非一朝一夕之功,好在还有十年时间,可以慢慢来。

  “你有这个心就好。”陆为民舒了一口气,“搞企业就得要有高瞻远瞩的意识,走一步看三步才能避免事到临头束手无策。”

  “你从政就不需要高瞻远瞩了?”雷达反问了一句,“对了,下个星期老甄上六十,你要去吧?”

  甄敬才上六十了,这事儿陆为民也知道,甄婕和甄妮都和他提起过,甄敬才准备大办,但却不是在昌州,而是在丰州。

  只是现在甄敬才和乐清也没有离婚,但是却又和丰州那个女人已经形成了事实婚姻,已经生下了两个儿子,甄婕甄妮两姊妹和父亲的关系现在也已经很淡了,基本上没有太多往来,所以她们俩在和陆为民提起这件事情时也更像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在说,陆为民估计两姊妹都不会去。

  问题是甄氏姐妹不去,他却不能不去,好歹也有这层渊源,而且甄敬才和他关系也一直不错,除开甄敬才在感情婚姻上的问题,其他甄敬才也并没有其他什么。

  *********************************************************************************************************************************************************************

  扛起女人的双腿陆为民奋力最后一击,短促的尖叫之后,两个人身体重新拥抱在一起,甄婕修长光洁的双腿死死的盘绕在陆为民的腰上,两个人就这样拥抱着慢慢翻转身体,躺了下去。

  好一阵后女人才有些失神般的挣扎着要起身,“怎么了?”

  “让你戴套,你又不干,……”甄婕一只手掩住胸前两团软肉,随手拿起自己的睡衣,准备起身,一边有些嗔怨的道。

  “不是才完么?”陆为民记得甄婕的生理周期素来很准。

  “那谁说得清楚,年龄大了,有些时候就不准了。”甄婕蜷缩着身子要下床。

  看见下床起身的女人,乌黑的秀发挽成一团发髻坠在脑后,有些光滑晶润的裸背和丰腻浑圆的臀瓣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再加上那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简直犹如维纳斯一般,陆为民忍不住一搂,把女人重新揽入怀中。

  “阿婕,想不想要一个孩子?”陆为民略作思索之后道。

  “啊?”倒入男人怀中的甄婕全身一颤,“那怎么行?”

  “行不行不需要你来考虑,我只问你自己的想法。”陆志华春节期间就和陆为民提过这件事情,让陆为民很是纠结,但现在陆为民似乎有些想通了。

  第一更求兄弟们的推荐票,又滑到榜尾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