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八节 大势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四十八节 大势

  中组部这一轮的考察不是考察安德健个人,而是因为*昌江省普明市委一篇文章刊载在了《党建研究》上引起了中央一位主要领导的关注。

  《党建研究》是中组部核心期刊,中央领导经常了解也很正常,但是主要领导专门关注一篇文章,而且专门作出对中组部作出批示,要求对这篇文章所介绍的做一个调研,那意义就很不寻常了。

  这篇文章介绍了普明市委在这几年做好基层政权组织建设、提升党的执政能力的一些经验,尤其是结合选好班子头羊、村务公开和因地制宜发展多种产业这些内容来阐述,使得这篇文章具有很强的实践意义,所以这篇文章当初是刊载在了《昌江党建》上,结果被中组部党建研究室看中,推荐到了《党建研究》上刊载,没想到却被中央主要领导看中,觉得很有实践意义,所以才会要求中组部下来实地调研。

  中组部下来的调研经验这种事情摊到哪个省市那都是天大的好事,而具体到普明,那对于作为普明市委书记的安德健来说意义就太大了。

  安德健也有他自己的人脉和门道,本身就是参与过副省级竞争pk的干部,在中组部那边也是挂过号的,现在却被中央高层关注,这份略显迟来的关注却一样意义重大。

  在很多人看来如果这份经验如果能够早几个月被中组部认可。也许安德健和张天豪的副省长之争就会是另外一个结果,不过就算是现在到来,也一样有很大的意义。

  安德健内心是真的对陆为民充满了感激。

  如果不是陆为民在春节期间小聚是给自己的提了这么一个曲径通幽的点子。他怎么也不会考虑在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和提升党的执政能力这两者的结合上来做文章。

  年龄让他已经没有多少优势了,败在张天豪手上固然有经济上的表现问题,但很大程度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而错过这样一个机会安德健其实内心也有些沮丧了,但陆为民的提点却给他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即便是陆为民和他说了这个情况之后,安德健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来的。

  正如陆为民所说的那样,拼经济已经意义不大了。普明经济基本定型,这个时候你想要用这一点来博得高层的注意和认可。基本不可能,而且也正如某位领导和他说的那样,他和张天豪的竞争已经结束了,这场战争也就到此为止了。要外之意也就是他安德健没戏了。

  他很不甘心,而陆为民的提点让他如困兽一般再来一搏。

  事实上像基层政权建设和村务民主公开是早就在搞的事儿了,只不过更多时候是按照常规工作来推进,做了也就做了,并没有特别刻意的去总结归纳和提炼,但是在陆为民的提醒下,已经没有太多好的选择的安德健也就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花了一些精力把选出来的点进行了一番包装打造,宣传上跟上。立马也就有了一些气势。

  省委组织部那边对于这种紧跟高层风向而动的动作自然也是关注,上一上《昌江党建》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想到被中组部党建研究室看见了刊载在了《党建研究》上。更没想到会被中央主要领导看中,这一下算是弄大发了。

  中组部的调研已经来了三天时间了,从一开始也就是引起了昌江省委的高度重视,从荣道声到左云鹏,基本上都是一路相陪,即便是在实地调研这几天里。左云鹏都是全程相随,可谓规格极高。

  而左云鹏也不失时机的也和中组部这边的沟通介绍普明的情况。作为市委书记的安德健自然也是首当其冲了。

  可以说对安德健来说,这一次中组部的调研也许就会是他一生的一个转折点,这一点安德健自己也很清楚。

  “安书记,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契机,但单单是契机,如果不能抓住机会促成飞跃,那也很难说,嗯,我的意见是您可能还得和夏书记说一说。”陆为民知道本不该说这种话,安德健应该考虑得到这种情况,但是陆为民担心安德健过于乐观或者兴奋过头而忽略了一些什么,那可能就真的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了,所以他还是要提醒一下。

  “为民,我知道,其实夏书记已经知道了,在中组部那边下来之前他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了这个情况。”安德健吸了一口气,稍微压低声音:“夏书记可能也了解一些消息,嗯,算是比较乐观吧。”

  虽然语言很含糊,但是陆为民也知道这个话题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笑了笑:“安书记,那我们就静候佳音了。”

  “为民,谢谢了。”

  安德健声音不大,听起来似乎也没有太多的语气变化,但是陆为民却能听得出其中蕴含的感情,他赶紧道:“安书记,别这么说,没有你,也许我还在南潭某个旮旯里当个科级干部呢。”

  “呵呵,为民,你太自谦了,是金子始终会发光,好了,不说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聊。”

  搁下电话,陆为民也没有心思看书了,仰起头想事情。

  安德健资历足够,再有这次机遇,也许能再上一层楼,关键在于切合了今年中央高层意图,提升党的执政能力在基层如何体现,这个选题刚好可以在普明市基层得到最佳体现,可以说是瞌睡来了就送来了枕头,中组部那边想不重视都不行。

  “为民,是普明安书记?”本已经睡下了的岳霜婷睁开了眼睛,实际上在陆为民打电话时她就醒了。

  “嗯,你听到了?”陆为民抚摸了一下她顺滑的秀发。

  “嗯,原来说安书记好像和张省长竞争失手了,是不是又有希望了?”岳霜婷在昌州市政府那边消息也很灵通。

  “不好说,但是的确是一个机会吧。”陆为民不愿意多说安德健的事情,毕竟现在还有很多变数,“你们昌州呢,彭书记和茅市长合拍么?”

  “好像还行吧。彭书记具体工作管得比较少,可能是因为他是外来的,对我们昌州情况不熟吧,所以比较放手,茅市长倒是很不错,下边评价比较好,说他还算是能干点儿实事。”岳霜婷翻了个身,把脸帖在陆为民腰际,似乎很享受这份家庭式的氛围和陆为民身上的气息。

  陆为民也听说过彭海波对昌州市这边工作的表现还是比较大气的,敢放手肯放手,而茅道庵干得也还算顺手,所以从目前来看,昌州市委市府还比较默契,体现在今年昌州几项重大工作进度和经济增速上都比较靓丽,一季度经济增速攀升到了15.8%,大大高出去年一季度增速。

  彭海波很聪明,他清楚他一个外来书记,情况也不熟悉,过多的插手市政府那边工作只会激化矛盾,而茅道庵本身就是土生土长昌江干部,而且资历也很深,在昆湖担任市委书记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能够达成一个相互都能接受妥协,实现双赢,加之彭海波本来也就不是一个强势的干部,所以两个人在这方面的配合也算是渐入佳境了。

  看这个架势彭海波倒是一个有心人,联想到杜崇山的情况,陆为民感觉弄不好日后彭海波也许就是接杜崇山这个位置的人,甚至可能会是接班高晋的人,而方国纲虽然也是副书记、常务副省长,但方国纲一直在昌江工作,日后如果还要再上一步,也许就得要出省了。

  这一刻陆为民想得有点儿多,前世中昌江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并不是这些人,陆为民也有些迷糊。

  自己这对蝴蝶翅膀已经煽动了太大的风暴,让这一切都变得无法描述。

  孙震被吹出了昌江,夏力行也被吹出了昌江,也许正是这两位的变化,使得整个昌江省委省政府的班子已经大异于前世,像前世中董昭阳并未离开昌江,但是现在却已经到了浙省,孙震也该是副省长后来进常委,现在却成了青省省委常委省会市委书记了。

  同样尚权智也没有担任过宋州市委书记,而是从丰州地委书记上调任青溪市委书记,最后从青溪市委书记升任副省长,最后担任了省人大副主任,但现在尚权智已经是皖省省委副书记了。

  前世中杜崇山并没有来过昌江,现在却成了省委副书记,而前世中花幼兰也担任过副省长和宣传部长,但是记忆中花幼兰应该是到国家计生委工作,一直干到国家计生委主任,却没有担任过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现在这一切都变了。

  而摆在面前的安德健不也一样么?如果安德健真的在这一次抓住了机遇实现了突破,晋位副省级干部,那一切都真的完全不同了。

  一切都不同了,对于又会意味着什么呢?陆为民不认为这种具体细节上的变化会给整个国家大势带来多少影响,个人力量在一个国家层面来说是无足轻重的,哪怕自己改变了很多,但是却改变不了大势,但自己可以努力影响大势,创造大势,推进大势。

  有点儿事耽搁了,还是要求推荐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