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六节 密云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六十六节 密云

  林钧这一段时间很低调,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表现得格外内敛而从容,只是话语却少了许多。

  朱小平的离开让他意识到了一点,无论省里边如何对陆为民不满意,但是从大局出发,他们都要支持陆为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有些理想化了。

  陆为民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当然,哪个当到市委书记的角色都不简单,但林钧心目中的不简单又不一样,因为陆为民和其他同类型同位置的领导干部相比,有很多不一样。

  林钧把陆为民的特别之处归纳过,年轻,经济工作上的能力出类拔萃,工龄不长,但是履历却相当丰富,甚至比那些五十岁的市委书记履历都更丰富,善于审时度势,工作风格多变。

  如果说前几者都不算啥,但是后两条却特别不简单、

  之所以把善于审时度势这一点特别提出来,是因为陆为民在这一点上实在是做得太好了,在林钧看来,他接触过得领导也好,同僚也好,普通干部也好,几乎没有谁能像陆为民做得这么好。

  从陆为民的履历中林钧仔细分析过,基本上,每一个重要的节点上,陆为民总会有一些特别贴近当时政治经济形势的动作出来,总能在第一时间吸引住眼球,而且还总能博得领导的认同。

  这说起来好像也没啥,只要眼光灵敏一点,动作有针对性一些就行了。但是林钧却知道,真要做到这一点,太不容易了。

  首先你要把握住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你要从每天海量的信息中分辨出那些是高层最重视的,不那么容易,而且你即便是觉察到某项工作可能会在日后很重要,但是你能确定自己一直能保持着这种守候么?

  守候到了,你能正好把这项工作做出特色博得领导的认可么?

  这些林林总总的细节加起来,足以让一百个人里边九十九个都一事无成。

  但陆为民成了,而且其耀眼表现更成为其步步高升的重要底气。

  陆为民的特别不简单第二点是陆为民的风格变了。

  据林钧所知。陆为民在前期,也就是他在宋州担任常务副市长时是相当强势而凌厉的。只要是他认为正确的,总是要不依不饶据理力争,同样谁要是和他过意不去,他绝对会用他自己的方式来报复反击。

  但是陆为民到现在市委书记位置上却变了。变得善于妥协了。

  林钧无法判断陆为民这种变化的好坏,只能说一半一半,从大局角度来说,似乎通过这种手段能够有效的维系大局平稳,确保局面不至于脱离控制,影响到整个工作,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也会让很多追随他的人失望,一个市委书记太过于讲求平衡妥协,只能说明一点。他就是你的掌控力不足,不得不用这种让步来换取对手的支持。

  当然,这并不是说陆为民就软弱了。触及了他的底线,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让你出局,像朱小平,但这种情形恐怕对陆为民自身也是一种伤害,借重省里的力量来实现对宋州市委内部的清洗和压制,这种反噬一样会存在。而不会没有人看不到这一点。

  秦宝华之所以肆无忌惮的向陆为民提出要让霍廷江进常委,不也就是一个很好的明证么?

  对手不断的争取着本该是陆为民这个市委书记来掌握运用的权力。其带来的后果就是簇拥在陆为民旗下的一大群人会很失望,这种失望情绪如果得不到缓解和消除,就会渐渐变成一种离心力,让他这个体系出现裂痕。

  比如黄鑫林。

  对此林钧很清楚,虽然黄鑫林仍然一直保持和陆为民密切关系,但是在林钧看来,陆为民已经给了黄鑫林足够多的戏弄和伤害,一次又一次的让黄鑫林失望,没有谁会对这种戏弄和伤害无动于衷,哪怕你是他的生身父母都不行。

  官场如战场,敌进我退,大家站在一条线上,甚至本来我比你还居于前,但是一个机会失去,你就冲在我前面去了,这份反差,这种感觉不是个中人你是难以感受到的。

  当然,黄鑫林也许现在不会表露出来,他现在也不可能表露出来,但林钧相信,不满的种子已经在黄鑫林心目中发芽,也许就需要一些阳光和水分来让它不断成长了。

  在黄鑫林看来,秦宝华正在稳扎稳打的巩固着她自己的基本盘,伺机争取更多的利益,陈庆福担任常务副市长,现在霍廷江又进了常委,张静宜也和秦宝华关系密切,林钧也很好奇,到一定时候,秦宝华觉得自己羽翼丰满了之后,会不会喧宾夺主呢?

  陆为民也不是没有动作,一步到位把郁波和谭伟峰拉进常委在黄鑫林看来也是相当厉害的一着,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没有给秦宝华任何置喙余地,乾坤独断。

  想到这里林钧又有些沮丧,陆为民的表现让人有些看不懂,有时候看起来很软弱,过分尊重别人,甚至忘了他自己是市委书记一样,但是有时候却又给人感觉极度霸道,像让郁波和谭伟峰进常委的问题上,你提不同意见,他根本就不理会,而且首尾利落的碾压过去,就把一切搞定,让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发难。

  这个陆为民越来越不一样了,虽然有些地方给人感觉很不好,但是有的地方却又让人不得不好好琢磨,也许这句是一个蜕变过程,但无论如何林钧认为陆为民会有一些问题,他过于看重这些人为了所谓的奋斗目标而融合在一起的凝聚了,认为别人都会和他一样为了所谓的目标而舍弃自身的利益,这就导致随着时间的推移迎来一些危机,他要看看这个家伙怎么应对。

  *************************************************************************************************************************

  事实上陆为民也并非没有意识到林钧认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可能带来的一些问题,像黄鑫林的问题,又比如李幼君下一步还只能以市长助理的身份出现,这恐怕都会一些人不太满意,不过他不认为这是问题。

  夏力行在和他探讨安德健的事情时,对陆为民给安德健出的这个主意评价很高,但是在最后的时候夏力行还是告诫陆为民,像安德健这样剑走偏锋之举只能是在特定情况特定环境下偶尔为之,算是奇正相合中的奇,但是从长久来看,奇永远只能是偏门,真正要走上更高岗位的,没有哪个可以一直凭借这种类似于小聪明的方式来获得成功,所以夏力行专门给陆为民打招呼,而且也明确告诉陆为民,现阶段无论是在哪个地方,抓好经济工作,实现经济快速发展,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才是第一位的,这永远是上级评价下级德能勤绩的第一标准。

  这让陆为民也是凛然。

  安德健的成功似乎让陆为民自己也有些飘飘然,作为对前世记忆有着清晰记忆的人,同时又是一级官员,他当然对2004年以后一些列政治走向有着很深刻的认识,在特定时候踩准鼓点,肯定是更容易获得高层的认可,事实上这么些年陆为民也是这么做的,但是陆为民也知道虽然自己这么做了,但是这一切都还是围绕着经济发展这个基本理念来运作的,而这一次安德健的成功却不是这样。

  夏力行的眼光很犀利,立即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明确告诉陆为民,对于安德健这个年龄的干部,而且是处于正厅升副省级这个骨节眼儿上,用这种方式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恰到好处,但是他不主张陆为民也过分青睐这种手段,这对于陆为民日后的发展并不利。

  夏力行告诉陆为民,他才三十六岁,对于一个厅级干部来说,他的年龄优势已经非常明显了,所以在这个年龄段上,要想在上一步,光是靠一些噱头是不够的,因为高层对你的考评会更加严格苛刻,厅级干部和副省级干部之间是一个巨大的鸿沟,如果没有足够的资历和政绩来证明自己,尤其是像陆为民这样的年轻干部,那么在越过这一沟坎时就会非常困难,而陆为民在资历上本身就欠缺,那么他就只能用更扎实更有力的政绩来佐证。

  夏力行给他的提醒让他悚然一惊,也让他明白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抛开所有杂念,心无旁骛的做好手里边的工作,这才是根本,不要过分去追求那些所谓的噱头虚名,如果一定要追求某个名头,那么把宋州打造成为昌江全省,乃至整个长江中游的经济亮点城市,这才是自己应该追求的东西,这是陆为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补昨天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