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七十八节 分析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七十八节 分析

  陆志华的每一句话都有其深意的。

  陆为民很清楚自己这个二姐已经非吴下阿蒙。

  这么些年来率领着偌大一个华民集团在商场打拼,已经不仅仅是靠自身努力那么简单了。

  华民集团走到今天,已经不单纯是一个普通实业型的企业了。

  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控股健力宝这个昔日号称“东方魔水”的亚洲第一品牌功能饮料,旗下还有风云通讯这个目前在国内手机生产制造行业排名前五的手机生产企业,排名第一的经济连锁酒店——三姝连锁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甚至也还把手伸入了文化传媒业——潮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去年底就开始涉足影视行业,准备要在影视制作上做文章了。

  再加上还有密切关系的陆拥军的标准机械工业集团旗下诸多企业,这不能不让人侧目而视了。

  这样庞大一个企业集团,如果没有政治资源的支持,那么在当今国内这种政治经济生态格局里是混不走的,所以陆志华成了全国工商联执委、全国政协委员,陆拥军成了省人大代表,省青联副主席,杜启立成了沪上市工商联执委、市政协委员,而崔磊则成为南粤省人大代表,连户籍已经迁移到沪上的朱杏儿也成了沪上市人大代表。

  这已经是一个经济和政治相结合的庞然巨物了,其不仅手握资本的力量。实业的力量,同样也蕴藏着政治的力量,他们背后一样有着各自紧密联系的政治利益共同体。也许还很松散,但是一旦发动起来,绝对让人不敢小觑。

  当然这个集团内部结构还不紧密,但是陆为民却清楚,陆志华一直是在按照日韩的财阀模式在推动着企业发展,从金融到实业,再到传媒。这种模式很难说清楚利弊。

  98亚洲金融风暴让大宇集团垮掉,给韩国经济带来重创。也让国内原本有意扶持这种财阀商社模式的高层顿时转向,但是陆为民却不认为这种模式就一定是死路一条,君不见三星依然蓬勃向上,同样日本的三井、三菱、富士这些财阀依然活得滋润。

  每种模式都有其弊端。这是毋庸置疑的,有利就有弊,关键在于如何趋利避害,或者中控制住弊,现在华民还差得远,陆为民也不认为陆志华能在几年之内就能完成这种模式的搭建,但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未必就是错误。

  哪怕现在的华民集团距离真正的财阀财团模式还差得很远,但是其一样已经具备了相当大的能量了,这一点上陆为民一直到方才陆志华最后几句话时才意识到。

  目前昌江省内部一些人无疑是遭到了很大压力。其中既有省里的,也有昌州市里的,除了德龙本身带来问题。更有人想要在其中搞事儿。

  高晋、尤国斌和银登万等人是要把这事儿尽快给平复下来,要说他们这股子力量不小,几个亿的损失也算不上个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要能够找到合适的人接盘,那么较短时间就能搞定下来,但很显然有人不愿意看到这种现象出现。

  陆为民先前还是担心陆志华和华民集团是不是受到了某些人压力。但是现在看来陆志华固然受到了一些压力,但是同样她的态度不明朗也给了很多人以压力。尤其是那些希望这件事情不要那么轻易就平复的人。

  但是涉及到昌江省高层这么多人,陆为民也不得不三思,哪怕他根本不想卷入,但是却没有人会相信他能摆脱,甚至连安德健和彭伟国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一直这样不明不白,也许反而会让自己受伤。

  这个时候他需要好好琢磨一下,也需要找人来帮自己参考一下,而连安德健的层次都低了一点,还达不到。

  *********************************************************************************************************************************************************************

  苏燕青没想到自己刚回到家中就接到了陆为民的电话。

  这个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

  把窈窕哄睡之后,苏燕青觉得兹事体大,她需要询问一下自己父亲,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但还是给自己父亲打了电话。

  苏伏波接到电话之后,很快就推掉了应酬,和白圃一起回来了。

  陆家实际上已经和苏家连为一体了,虽然苏伏波也对陆家的发展叹为观止,但是陆家毕竟在政治层面上的影响力还是太弱了一点,那些建立在利益之上的人脉始终还是比不得这种血脉亲情关系来得紧实。

  “为民没有问过力行么?”苏伏波沉吟了一阵才问自己女儿。

  “应该还没有问,我今天上飞机的时候,他都没有给我说这个事情,应该还不知道才对,晚上他说有一个应酬,是他老领导安德健召集的,他必须要去,应该是在饭局上得到的消息。”

  苏燕青没有具体询问陆为民获得消息的来源,但是陆为民却向她介绍了他自己对目前昌江省政治格局以及“德龙事件”可能对昌江政局带来的冲击。

  “嗯,安德健升任黔省省委常委,去当省委组织部长了,也是力行的老下级,算是为民的启蒙恩师。”苏伏波虽然到人大去了,但是对于各地人事变化还是了如指掌,尤其是涉及到自己家里这些人的方面,更是十分关注,“他做答谢,为民当然要去,他请客肯定参加的人也都是昌江省政坛上的一些重要角色,为民获得消息也很正常,不过为民的二姐志华之前没有给为民透露半点风声么?”

  “应该没有,为民说二姐去了欧洲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回来,可能也有躲的意思在里边。”苏燕青皱着眉头,“德龙事件闹得这么大,证监会和银监会都出手调查了,昌江是重灾区,银行系统尤其是问题多,除了昌州和西梁两家商业银行外,也还涉及到其他几家银行,德龙总计在这几家银行一共套走了超过十五个亿的资金,现在账面损失起码是超过十二个亿,昌州和西梁两家城商行损失最大,而昌州商业银行的股东复杂,所以昌江省里有些压不住声音了。”

  “唔,这是肯定的,十多个亿的损失,谁也抹不平,谁也按不下的,尤其是德龙事件影响这么大,众目睽睽,昌江的局面我和力行也谈过,其实从田海华离开之后,昌江局面就是一种脆弱的平衡状态,无论是邵泾川还是荣道声都没有真正驾驭住昌江的局面。”

  “哦?”苏燕青还是第一次听自己父亲分析昌江的政治格局,大感兴趣,虽然她已经不在昌江工作了,但在昌江省政府办公厅里工作多年,自认为自己对昌江的情况还是有些发言权的。

  “邵泾川风格保守,但是识人善任的本事还行,荣道声观念视野比邵泾川开阔,但因为缺乏在市县一级基层工作经验,手腕和魄力缺一点,尤其是在手腕上差一点,而高晋也差不多,说句难听一点的话,也就是遇上了高晋这个和他半斤八两的,如果换一个从市县一级慢慢爬起来的当省长,恐怕他更难。”苏伏波语气很肯定。

  “爸,那你的意思是其实荣道声也不愿意高晋因为这事儿而……”苏燕青迟疑的问道:“那现在昌江这个局面是谁在里边搅风搅雨?”

  “荣道声可能不愿意看到一个比高晋更强势的角色来,但是高晋和他政见是有差别的,很多观点上大相径庭,所以他们俩也是表面和气,其实分歧很大,而且高晋毕竟比荣道声在昌江多呆了几年,关系人脉也要广一些,所以荣道声还算聪明,把方国纲这个人抓得紧,让高晋也是束手束脚。”

  苏伏波自打苏燕青和陆为民结婚之后,就一直很关注昌江政治格局变化,毕竟自己女婿在昌江发展,需要随时把脉昌江政坛变化,好在一来自己连襟夏力行在昌江的人脉深厚,对昌江情况也很熟悉,二来女婿自己也很努力,基本上靠他自己就打出了一片天地,这既让苏伏波感到欣慰,同时也有些遗憾自己没有能发挥一些作用,今儿个女儿接到女婿电话之后来请教,他当然要卖力帮忙分析清楚。

  “爸,你是说方国纲……?”苏燕青吃了一惊,方国纲本事不简单她当然清楚,当初担任副省长时,她就接触过,工作经验丰富,手腕精明狠辣,做事果断凌厉,是个相当厉害的角色,而且这么些年从副省长到组织部长,再到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一步一个脚印,走得相当稳健,父亲的话好像是言有所指。

  补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