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七十九节 拖就是一种态度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七十九节 拖就是一种态度

  “这我不太好说,但荣道声的态度不好判断,毕竟他和高晋不是一路人,但如果换人的话,还得要看是谁,但对于杜崇山和方国纲来说,如果高晋受到影响,那么对于二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当然,这只是从常理上来判断。”

  苏伏波也清楚政坛上的动静不能以常理来计。

  不是说谁走了,谁就可以顺位接班,也不是说谁出了状况就一定要走人,从目前昌江的情况来看,肯定有人在其中发力造势,既有可能是省内的,也不排除是来自京里,毕竟高晋在昌江省长这个位置上,要面对不仅仅昌江省这么简单。

  同样,杜崇山和方国纲也不仅仅是他们两人本人那么简单,他们背后一样也有自己的人脉背景。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如果这一轮“德龙事件”牵连出来的“城商行损失”事件在昌江带来的影响不断发酵,那么绝对是对某些现任领导有很大杀伤力的,尤其是在一些人的推波助澜下,那么种种可能都存在了,而无论是杜崇山还是方国纲,都具备了某种机会。

  而这种机会又是非常难得的,有时候三五年未必能等来一个机会,而有时候一年半载也许就能碰上一两次机遇。

  这也就是现在的乱局,高晋和尤国斌以及银登万他们无疑希望早一点把这件事情影响给控制下来。只要有人能“合理”的接手两家城商行,把其他股东嘴巴给堵上,那么自然就翻不起多少风浪来。但是他们又不敢过于强硬,因为这涉及到反弹,甚至可能起到反作用,需要让对方心甘情愿的来接手。

  可明知道这种接手肯定会是有相当大的损失,那么要让人家接手,那就只能堤外损失堤内补了,利益交换就是最简单的。

  “爸。为民他二姐现在也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她没和为民说。可能也是觉得拿不准,不想让夹在其中为难,尤其是日后万一有什么,也对为民有影响。”苏燕青咬着嘴唇道。

  现在昌江局势复杂。你根本看不出会演变成什么样,最终结果如何,冒然卷入,没准儿就会吃大亏。

  “陆志华谨慎一些也是正常的,涉及到几个亿的资金,哪怕打个折扣都是几千万上亿,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当然要慎重。”苏伏波不以为然。

  “但为民也说了,昌江那边打算用一些其他方式来弥补损失。所以这其实不是问题关键所在。”苏燕青皱着眉头道。

  “弥补?”苏伏波心念一转,“哪方面来弥补?有没有风险?涉及不涉及法律违规?”

  “这我不太清楚,但为民也提了一句。比如土地协议出让,华民旗下不是有世纪风华地产么?本身也就在昌州有一些项目,只不过这几年主要精力放在京沪杭这边来了,但如果有非常合适的地块出让,肯定也还是可以在昌州发展的。”苏燕青也清楚所谓协议出让是指什么,无疑就是一个利益输送。华民在接盘两家城商行上吃了大亏,肯定要在另一边补回来才行。

  “哼。燕青,你以为这里边就没有风险么?无人过问,也许过了就过了,但一旦有人揪住不放,一样可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苏伏波对这方面的情况也不陌生,“国内法律看似松散,不严谨,但是却是自由解释和裁量上却幅度很大,一个情况你可以这么理解,也能那么理解,所以主动权就操纵在别人手上了,情势倒转的时候,你就成了待宰鱼肉了。”

  “那爸你的意思是……?”苏燕青也觉得头疼。

  “燕青,这事儿我们可以帮为民分析,但是拿主意还得为民自己来,他不是小孩子,脑瓜子比我们灵,而且这种事情他肯定要给力行打电话汇报,力行对昌江了解我们深刻,而且荣道声和高晋之间的问题,还有昌江政坛格局如何变化,力行肯定有他的看法。”苏伏波也觉得局外人可以分析,但是不能代替谁拍板,“但我觉得可能陆为民二姐已经有了一些想法,或许他们俩姐弟多沟通一番,就有决定了。”

  *********************************************************************************************************************************************************************

  苏伏波猜的没错,陆为民的确在和苏燕青打了电话之后,就给夏力行打了电话汇报情况。

  不过夏力行倒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最终只给了陆为民一个字,拖。

  一个字就让陆为民豁然开朗,拖,现在已经是五月了,中央不会容忍这种局面继续太久,肯定会有人来过问这件事情,但那时候无论是谁要介入,已经晚了,那么就看他们双方各自博弈结果了。

  陆志华之所以出走欧洲,其实也就是抱着一个拖字诀,无论是谁给她施加压力,她都可以应承着,甚至可以答应下来,但是这样大一笔资产转让,肯定是要进行一系列程序才谈得上签约交界的,掌舵人在欧洲,那么很多工作就只能搁置,等到陆志华回来,也许这一拖一搁,那就拖出另外一个天地了呢。

  陆为民意识到陆志华可能也看出了这一点,自己有前世记忆,知道华融公司7月间就是接管德龙,陆志华当然不会有前世记忆,但是以她现在的关系网,肯定也能从各方面琢磨出很多蛛丝马迹来,大概时间也能估测出来,所以她才来这么一遭。

  但这种方式其实陆志华也就变相的表明了态度,她不愿意接盘,也不愿意接受那种方式的利益补偿。

  单从华民集团角度来说,陆为民是认同陆志华做法的,华融管理接手德龙之后,德龙旗下的企业和资产都会被甩卖,到那时候,如果标准工业集团觉得湘火炬资产的确值得,那再来接手也不迟,甚至可能所需花费更小。

  夏力行的态度和陆志华自己的决定其实也就决定了这件事情自己该在这件事情上采取什么态度了,事实上这也映证了陆为民自己的判断,高晋危险了。

  只有在不看好,或者觉得不值得的情况下,夏力行和陆志华才会做出相同的判断,他们都有自己的智囊分析团,自然能从各个渠道获取情报信息,从而得出判断。

  这种情况下,陆为民觉得自己能做的也许就是装傻,装出什么也不知道,虽然没有人相信自己会什么都不知道。

  但陆为民又觉得自己这样消极躲避的方式并不聪明,自己的态度已经被人认定,那无论自己怎么做,都不会改变那些人心目中的印象了。

  所以他决定用一些委婉含蓄的方式来表明一些自己的姿态,比如拜访杜崇山,又比如找机会向方国纲汇报工作。

  *********************************************************************************************************************************************************************

  杜崇山从陆为民给自己打电话时心里就踏实了不少。

  虽然有人建议他给陆为民打一个电话,哪怕什么也不说,只是谈宋州工作也好,但杜崇山拒绝了。

  在他看来,如果陆为民的决定不会因为自己一个电话而改变,打这个电话反而会让人觉得自己底气不足,甚至产生别样心思,没有必要。

  但陆为民能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还是让杜崇山很高兴。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陆为民在电话里还是那种爽朗大方的姿态,也没有提其他任何事情,但杜崇山认为这恰恰能说明很多问题。

  越是云淡风轻,背后就越是惊风密雨。

  杜崇山知道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昌江局面的变化,具体因素的连锁变化会慢慢传递到每一个环节,而这些具体环节上的影响又会向多个方向扩散,然后形成一个联动反应。

  时间无多,有些人等不起,但杜崇山知道事实上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定论,只不过还未明朗化罢了,还需要大家等下去。

  具体结果会是怎么样,现在没有人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肯定会有变化,肯定会有人会对此负责。

  这就足够了。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就是这么回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那就不会是你的。

  杜崇山信这句话。

  继续更求月票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