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六节 天伦帝景有背景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八十六节 天伦帝景有背景

  陆为民并不知道自己在ktv包房走廊里的表现已经被人所觉察了,虽然他自认为自己做得还是很隐蔽而自然,不过在监控摄像头下边,就一切无所遁形了。

  其实陆为民也是注意了整个走廊里的监控摄像头的,但是一来没有注意到监控摄像头会有这么多,二来也没有意识到对方是花大价钱安装了高清监控,所以稍微有些异常都能被看个清清楚楚。

  实际上陆为民也没有指望能凭自己一个人就能这样看出个一二来,那自己就真的是成了福尔摩斯或者火眼金睛了。

  但毫无疑问,这天伦帝景是有问题的,迪厅卡座里公然吸食k*粉,而过往的服务人员视若无睹,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也可以知晓吸*毒现象在这里的蔓延程度。

  至于说这后边他专门来ktv包房这边转悠一圈,那也是想看看这后边还有没有更出格的东西,但让他有些失望但又在预料之中的是这边防范太严密了,走廊里都有专门的便衣保安在来回巡逻,根本没机会去多看两眼,而所有包房的门都是锁死了的,你外边人不得到里边人的同意根本进不去。

  溜了一圈陆为民也知道自己该走了,再这么下去,估计天伦帝景的人就要起疑了,事实上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再不走也许就真的走不了了。

  沿着走廊走到尽头。陆为民正准备沿着楼梯下楼,旁边的电梯开了,一群男男女女从他背后经过。

  “小曼。说好了,我就是过来喝一杯酒就走,……”

  “知道了,知道了,谁不知道你小娅是大明星,咱们团里边除了梓宁就是你了,七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就是他朋友来了,你是咱们团里大明星。来一趟,给他长长脸么?没事儿,就十多二十分钟的事儿。日后这天伦帝景有啥活动,还不得请你来?这是多好的事儿。我们也可以跟着沾沾光啊。”

  一个有些妖媚的声音很嗲,两个女子似乎也很熟悉。

  已经走下楼梯的陆为民也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那第一个声音有些耳熟,但这一晃而过,加上后边那个声音太嗲,听得他直皱眉头,也懒得多听,径直下楼,正好在拐角楼梯遇上两个打扮得颇为时髦长得也挺妩媚的女子上楼。他赶紧让到一边。

  那两个女子也没有理陆为民,一边上楼梯,一边自顾自的说着话。

  刚拐过楼梯拐弯处。陆为民就听到那两个穿着时髦的女子中一个突然“哎哟”,紧接着就是高跟鞋乱响和身体碰撞到楼梯的声音,“哎呀,你小心点儿,怎么回事儿呢?东西呢,别摔坏了。这是七哥要的。”

  “哎哟,脚扭了。疼死我了。”另一个女声道:“幸好这东西还没摔碎,要不七哥得剥了我的皮。”

  “这玩意儿厉害得紧?”另一个女声小声道,“就这么点儿?”

  “不知道,七哥看上哪个女人还用的着这玩意儿?”另一个女声道:“听说是歌舞团一个小明星演员,挺傲娇的,七哥弄了她几回都没能得手。”

  声音渐渐远去,陆为民却愣在了转角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毫无疑问,这两个女人说提到的“七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而且应该和刚才自己下楼时听到的那几个女人提到“七哥”是一个人,这个时候陆为民才回过味来,好像刚才那个声音有些熟悉,小娅?是麹娅?!好像真是麹娅的声音啊,陆为民琢磨过来。

  麹娅在陆为民重返宋州之后也来找过陆为民几次,不过这一年来陆为民的工作的确太忙,基本上白天没时间,就算是晚上也鲜有十一点之前回常委楼住下的,而到了周末,很多时候要么回昌州了,要么就要飞京城,毕竟孩子才几个月,当爹的也得要经常去去看看。

  而自打隋立媛定局沪上之后,陆为民还抽时间去沪上看过隋立媛和孩子两回。

  正因为公事私事都很忙碌,所以麹娅和卞梓宁有几次打电话说想要来拜访自己,但是都因为陆为民不在家,未能成行。

  今年春节后麹娅也给陆为民打过一次电话,可巧陆为民回昌州了,也没有能碰上面。

  这一连串的话语立即就在陆为民心中串了起来一个大概。

  那个叫“七哥”的一直想要把麹娅弄上手,但却一直未能得手,今天麹娅又被她们歌舞团的同事给邀约了来,而后边这两个女人显然是“七哥”的人,似乎是专门去给“七哥”拿什么东西去了。

  如果自己判断的没错,这两个女人手里边拿的东西应该不是什么好货,想到这里,陆为民打了一个激灵,不是毒*品,恐怕就是什么迷*奸水、迷*幻药这一类的东西。

  要出事儿,陆为民心中一阵怒意涌起,已经走到楼下的他立即又反转回去,重新冲上二楼,但是那两个时髦女郎已经无影无踪。

  这里二三楼如同迷宫一般,都是ktv包间,规模很大,根本无法查找,而且走廊里的保安也不可能允许自己这样去寻找。

  陆为民赶紧拿出手机,他记得自己还记下了麹娅的手机号,一阵搜索之后,找到麹娅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但是电话接通,却始终没有人应答。

  陆为民心中一阵发急。

  这么短时间内,陆为民估计如果那个“七哥”真的要对麹娅下手,估计也还来不了这么快,但是如果再这样拖下去,恐怕就说不清楚了。

  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亮明身份,让对方马上把人交出来?这个念头在陆为民脑海中一闪而过。

  不太合适,先不说对方认不认识自己,就算是认识,自己这样单枪匹马的跑到一个娱乐场所里边耀武扬威的要人家交人,而且是一个年轻女孩子,不管结果如何,陆为民相信只怕明后天市里边就得要传得沸沸扬扬。

  现在的陆为民已经不是愣头青了,他既要想办法把事情解决掉,同时也需要考虑自己的影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努力的回忆着当时电梯里出来麹娅和另外一个叫小曼的女孩子对话内容,具体内容他记不清了,但是大概意思是那位七哥要让麹娅来一趟撑一撑面子的意思,喝两杯酒,陆为民知道麹娅的酒量不错,但是问题可能就要出在这几杯酒问题上。

  麹娅一去,不可能进房间就开始喝酒,还得要寒暄一下,哪怕是装模做样也得要走一走过场,否则就太明显了。

  陆为民迅速盘算了一下时间,疾步走出天伦帝景,电话已经拨给了周素全。

  *************************************************************************************************************************

  周素全接到电话时惊出了一声冷汗。

  他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有些懈怠了。

  自打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厅准备要对全省地市州一把手进行交流轮岗之后,周素全的心思就有点儿乱了。

  省厅那边已经很明确告诉他由于他在宋州市公安局局长位置上呆的时间太长,这一轮调整轮岗他必须要动。

  要动没关系,但是往哪里动,这是周素全最为关心的。

  据说去向有三处。

  一是昌州市公安局局长,这是最好的,算是提拔,甚至比到省厅当个副厅长更有吸引力,但也是竞争对大的,昆湖和青溪的公安局长也在竞争这个岗位。

  二是省厅政治部主任。省厅朱副厅长年龄到了,要下了,省厅政治部主任据说要补上,那么政治部主任位置就出来了,这也算是一个微升。

  第三个去向就是青溪市公安局局长,这是周素全最不愿意去的。

  要想去最想去的,而避开最不愿意去的,当然就得要跑动,而这个主动权掌握在省里而非市里,所以这一段时间周素全都在跑省里,对市局工作就难免有点放松了。

  所以在接到陆为民电话时听到陆为民声色俱厉的声音时,他的酒意也一下子就散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是当听到陆为民要求在最短时间内立即对天伦帝景进行查处时,周素全嘴巴上立即答应下来,但内心深处却下意识的有点儿略微犹豫了一下。

  对天伦帝景会所的反映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各种反映都有,涉黄,涉毒,涉赌,甚至还有反映涉黑,辖区所在的横城路派出所和沙洲分局都对这里不陌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对这里更不陌生。

  作为市公安局局长,周素全当然对辖区内的这些名噪一时的娱乐场所的底细了解得很清楚,事实上就算是自己不想了解,也一样会有人把情况一点一滴的传递到自己耳朵里来。

  第二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