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八节 心障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八节 心障

  陆为民有些惊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个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人,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把她自己的生意和宋州的城市发展变化联系起来,而且分析判断得还头头是道,这有点儿超出他的意料了。

  “婉茹,没想到你对宋州的变化发展如此看好啊。”陆为民若有所思的道。

  “为民,你不是以为我们搞汽车销售就只管进货、销售和售后服务这么简单吧?”季婉茹笑了起来,“市场调研永远是第一位的,每一个季度,我们公司都会有专门的销售调查专员出去进行市场调查了解,每个群体,每个阶层,都要有专门的调查报告,既有已经购买了我们公司商品的客户,也有他们周围的朋友熟人,也包括尚未成为我们客户的群体,这是一项非常繁琐但又十分重要的工作,有助于我们公司在销售策略上的制定。”

  “哦?那我想了解一下现在成为你们公司商品的主要客户是哪些群体呢?”陆为民也有些好奇,他想看看像永华汽车销售公司所经营的商品范畴主要是针对哪些阶层。

  “广州本田和一汽丰田在轿车上的竞争总的来说是还是错位的,雅阁是当之无愧的王者,目前来说,一汽丰田尚无能对抗雅阁的拳头产品,在永华,雅阁的销售对象主要还是以政府机关和企业主为主,除了政府机关和国企外,雅阁在宋州的潜在客户都是像拥有一定资产的私营企业主、生意人、以及一些通过炒股、投资或者继承等手段先富裕起来的那一部分群体,比如上个月,来自苏谯县的客户就是13人购买了雅阁,其中有6人是企业主。3人是私企的高管,还有2人是做生意的,……”

  “像目前一汽丰田的轿车是威驰和刚上市的花冠,但实事求是的说威驰的销售情况并不好,价位和对应客户有些脱节。也就是说客户不认可威驰在这个价位的品质,而花冠刚刚上市不久,从目前来销售还可以,但还远无法达到雅阁那种状态,……”

  谈起自己的生意,季婉茹分析得有条不紊。“从前年、去年到今年,雅阁的销售状况,我觉得其实就能变相映证目前宋州的经济发展状况,你说的私家车消费时代现在还不现实,起码在宋州还不现实。真正买车的都还是冲着工作需求而来,也就是说汽车更多的还是要起到创造价值的作用,也就是工作和生产需求,而不是满足于纯粹的消费需求,宋州的雅阁车主,出公务消费外,私人消费中私营企业占到百分之六十以上,做生意的占到百分之三十。还有百分之十属于个人消费,这种格局从前年一直到今年并未有根本性的改变,但是在绝对数量上却在稳步提升。而且上升幅度不小,这固然与我们在市场拓展有关系,但是我个人认为很大程度还是得益于宋州经济成长,使得企业数量、质量的增长带来的各方面的生产和消费需求增长。”

  换一个场合,陆为民真要给季婉茹竖一个大拇指点一个赞了,当然这种场合下。陆为民只能拍了拍季婉茹的赤*裸的丰臀以示鼓励和赞许。

  只要是人才,在任何领域都能绽放出光芒。季婉茹在大学时就能有出色表现,足以证明她不俗。只不过一时间被感情蒙蔽了眼睛,栽在了恽廷国这个老狐狸身上,但是舔好伤口,季婉茹又重新在商场上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位置。

  陆为民相信季婉茹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永华汽车肯定会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当然不是说和华民公司这样的企业相比,因为起步不同,所处的时期也不同,但是永华绝对可以走到省内汽车销售行业的一个巨无霸。

  当然这还取决于季婉茹今后的表现。

  *********************************************************************************************************************************************************************

  “你认为陆为民是怎么考虑的?”斑白的两鬓没有让男子显得苍老,反而让男子多了几分从容大气的气度,他微微皱起眉头,手指头上的烟蒂的烟雾袅袅浮动。

  岳唯斌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陆为民这一次来宋州之后,我基本上没有真正和他交流过,……”

  “交流过?”老者眉宇间闪过一抹的阴霾,“老岳,你这个心态有点儿问题啊,陆为民虽然年轻,可他毕竟是市委书记,你用交流这个词儿,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岳唯斌一愣,吞了一口唾沫,“呃,口误,口误,是汇报,……”

  “不,老岳,我觉得这恐怕不是口误那么简单,我觉得你在内心里就没有把陆为民打上眼,或者说就对陆为民有一种敌视感。”老者淡淡的道:“有一句话说得好,如果你把他视为敌人,他就会变成敌人。你从内心里没有人可这位市委书记,那么你就不可能收获这位市委书记的认可,这很危险。”

  岳唯斌沉默不语。

  事实上对于对方的这个判断,他无从反驳,当然,也无需隐瞒,从陆为民担任市委书记开始,虽然他也努力表现得很恭顺,但是骨子里,内心里的那种反感和不满就从未消失过,一直缠绕着他,所以在这一点上,对方点破了他内心的心障。

  “能说一说你为什么对陆为民有如此大的成见么?”老者见岳唯斌没有吭声,也不好深问,毕竟是自己的儿女亲家,在这一个层面,双方是对等的,他不想因为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影响到小一辈之间的关系。

  岳唯斌蹙起眉头,似乎是在思考,老者也不吱声,静静等待,好一阵后岳唯斌才很随意的道:“我也说不上来,应该是他第一次到宋州来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时候也许就有些龃龉吧?我记得好像我本来是有机会到苏谯担任县委书记的,但是他好像认为不合适,理由是我缺乏独当一面的经验,所以我被推到了沙洲担任区长,我承认这个问题上他给我的印象很糟糕,也许这就是我对他成见的起因吧。”

  陈泰然也不禁咂嘴,这个问题还真不能怪岳唯斌,挡人官路,如杀人父母,能不计前嫌,那简直不可能,就算是自己恐怕也做不到,只不过有时候人在屋檐下,你就不得不低头,还就得要化干戈为玉帛,岳唯斌在这方面还是欠缺一些隐忍的功夫,走到这一步,他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当时陆为民不反对的话,你就能担任苏谯县委书记?”陈泰然当然清楚有时候错过一次机会,也许就是不一样的天地,而且苏谯是昌江全省十强县前列,如果陆为民当时能担任苏谯县委书记,也许现在早就是副厅级干部了。

  岳唯斌摇摇头,“也不一定,应该是如果陆为民不从中作梗,我本来是有机会和另外一个人选竞争苏谯县委书记的,但他的介入,让我直接失去了这个机会,当时的苏谯不像现在,还只是一个基础略好的县份,宋州也不是现在的宋州。”

  “你的另外一个竞争对手上了?”陈泰然也有些兴趣,随口问道。

  “不,是陆为民推荐的一个人上了,那家伙后来在苏谯县委书记任上担任了市委常委,现在已经是桂平市的常务副市长了。”岳唯斌语气很寡淡,但是陈泰然却能听出对方话语中的遗憾和不甘。

  他心里暗暗摇头,陆为民那个时候就能推人上位,说明这个人选肯定也是得到了一二把手的认可的,陆为民当是也还只是一个普通常委,宣传部长,照理说在人事话语权上是非常孱弱的,但能做到这一步,肯定有其原因,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陆为民从中作梗,恐怕自己这个亲家也没有多少机会,但这话也只能隐在心里。

  “老岳,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陆为民既然是市委书记,那你就需要摆正心态,面对现实。”陈泰然斟酌着言辞,“我和左云鹏通过电话,没具体说,但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只不过这不是治标之举,左云鹏他是组织部长,陆为民肯定有求于他,但要让左云鹏因为这个事情去找陆为民,我估计他也有些抹不开,所以这里边也有些为难,还得要看下一步。”

  岳唯斌没有吱声,他当然知道这里边的微妙,左云鹏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扑朔迷离,外边人根本看不清,但是岳唯斌却觉得这两人关系应该是一种相互利用,相互忌惮甚至制约的感觉,这听起来有些夸张,但是这是岳唯斌观察所得出的结论。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