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九节 回应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九十九节 回应

  左云鹏是省委常委,是组织部长,可谓大权在握,一言九鼎,但这也是相对而言。

  陆为民是省委委员,宋州市委书记,可以说,能坐上这个位置,已经不是一个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能够左右的,他能坐上这个位置,背后没有一帮人坚定的支持和认可,那是不可想象的。

  即便是省委书记在决定像宋州这样的大市的市委书记人选时也会多番斟酌和平衡,有时候甚至不能以自己的好恶来决定,一样需要考虑对方的利害,当然最根本的要素还是一个,是否对自身有利。

  对自身有利这个词语听起来有些贬义,其实未必然,站在一定的高位,对自身是否有利,其实也就是变相的指是否对工作有利的一个代名词,当然前提是这个一把手是有事业心,有上进**的,庸俗者不在此列。

  就像陆为民一样,岳唯斌知道对方从他一开始来对自己不太满意,但是一年过去了,对自己不满更甚,自己却仍然坐在这个沙州区委书记位置上好好的,不是他不想换自己,而是他需要考虑更多,考虑换掉自己之后会给他的工作带来那些负面影响,会不会超过暂时不换,这都是需要掂量平衡的。

  当然,并不是这种情况就是一尘不变的,随着陆为民对自己的不满越来越深,认为自己在沙州区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呆下去对他日后的工作会越来越不利,那么他也会不但评估撤换掉自己的可能,评估这种正负面因素的对冲,而现在自己不也就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来找这个亲家的么?

  陈泰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岳唯斌是自己的儿女亲家。能帮不帮,说不过去,也会影响到下一辈的感情,所以这个忙他肯定会帮。

  但这里边也有一些问题,一是岳唯斌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而且这个死结很难解开,尤其是在目前的位置上,而且陈泰然也不认为以岳唯斌目前的年龄和心态,可以让陆为民给他安排一个让双方都非常满意的位置,所以这里边有难度。

  从岳唯斌那里听到的情况和结合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形,如果继续这样。陈泰然估计岳唯斌也许就真的会在正处级干部岗位上终老了,事实上岳唯斌今天来的目的也就是要避免这个局面的出现。

  岳唯斌来找自己,也说明了他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他的心态也已经有了一些改变,这是好事。否则自己还真的无法帮他。

  陈泰然既然准备帮忙,当然也要了解陆为民这个人的来龙去脉和渊源根底,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陆为民能在三十五岁担任宋州市委书记,如果说仅凭绝才惊艳的本事,那是不切实际的,所以他成功那也是多方面因素的促成。只需要把期间的脉络分析清楚,就能找到出处。

  “老岳,我就不绕圈子了。你的事情我会帮你过问,但你要有心理准备,沙州区委书记这个位置恐怕你不能继续呆下去了。”陈泰然思考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

  岳唯斌的年龄有些尴尬,按照目前中央和各地的约定俗成,他这个年龄已经不具备提拔为实职副厅的条件。除非有特别突出的表现,当然现在岳唯斌的表现别说突出。差强人意都说不上,自然不在其列。要让岳唯斌到人大政协的副厅职上去干一届,都得要鼓劲儿。

  “我知道。”对这一点岳唯斌也很清楚,让出沙州区委书记位置是必然的,他有这个心理准备。

  “嗯,这就好,剩下的事情我来想办法。”陈泰然不再多说,“这段时间心态摆端正,陆为民那边我会通过一些渠道和他沟通一下。”

  陆为民的强势在逐渐表现出来,而且越来也明显,做为市委书记,他对宋州的干部使用有着天然的影响力,无论是正处级还是副厅级,这种情况下需要一些渠道来沟通和交流。

  *********************************************************************************************************************************************************************

  送走了岳唯斌,陈泰然陷入了沉思。

  对于自己这个亲家的表现他是有些失望和遗憾的,如果早一年,比如陆为民刚来的时候,岳唯斌能够有一些改变,或者岳唯斌的表现更好一些,也许就完全不一样。

  准确的说,陆为民这边他是有一些管道沟通连接的,但是前提是岳唯斌能有表现,事实上在陆为民刚到宋州的时候,陈泰然就打电话问过岳唯斌,暗示岳唯斌要好生表现,但是自己这位亲家好像表现得有些迟钝,或者说抵触,这让他也有些失望,但人各有志,何况这是儿女亲家,这种关系很微妙,再深说,也许就要闹得不愉快了,所以他也就不再多说了。

  没想到一年时间,局面就变成这样。

  陈泰然不认为陆为民的动作有什么不妥,换了自己是市委书记,也一样会这么做,甚至比陆为民来得更快更早,当然站在市委书记这个角度是如此,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帮忙了。

  他想了想,拿起电话。

  “老陶,我老陈啊。”

  他是给陶汉打的电话。

  对于夏力行他不是很熟,因为夏力行担任省委常委、秘书长时,他虽然还在省委组织常务副部长任上,但是基本上确定要走了,也就是说夏力行担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不久,他就离开了昌江,而陶汉不一样。

  陶汉调任组织部长还是和陈泰然共事了一段时间,而且陶汉在担任省委秘书长时,他就和陶汉很熟悉。

  准确的说,他们都是田海华比较看重的人,虽然夏力行也是,但是他本人却和夏力行没有太多私交。

  陶汉刚从教育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下来,到全国人大任职,他和夏力行关系一直很密切,夏力行担任豫省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陶汉几度到豫省考察工作,而且陶汉到全国人大工作之后,和陆为民的岳父苏伏波也比较熟悉。

  这是一个很合适的沟通人选。

  在电话里陈泰然三言两语就把情况说了个通透,陶汉在电话那边也没有客气,询问了个中细节,表示他可以给陆为民说一说这个事情。

  虽然只是表示说一说,但陈泰然知道陶汉的脾性,既然答应下来,那么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缘故,就问题不大。

  *********************************************************************************************************************************************************************

  接到陶汉的电话,陆为民也是颇为惊喜。

  陶汉虽然和他来往不算很多,但是却一直保持着比较良好的关系,而且他也知道夏力行和陶汉关系很密切。

  如果不是陶汉的年龄缘故,陶汉本有机会到地方上工作的,也许是正因为如此,陶汉在2001年没有选择到地方,而是留在了国家教委担任了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算是上了正部级,也算圆满,去年才到的全国人大,陆为民也听自己岳父苏伏波谈起过陶汉,说两人还算熟悉,毕竟都在昌江工作过那么多年,当然共同话语也少不了自己。

  陶汉没绕圈子,很直接的说了事情,也说了是受人之托,但是要陆为民自己斟酌,如果没有特别超出原则的情况下予以考虑,当然在省委组织部那边,自然会有对方去做工作。

  市人大副主任应该是对方的意图,这也符合陆为民的意图,不过有陶汉出面,可能也有其他因素在其中。

  这虽然说不上是顺水人情,但是也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更重要的是对方既然主动的通过这种方式来化解沟通,那也也就表明对方已经意识到了问题,这也是一个姿态。

  陆为民略作沉吟就答应了下来,表示愿意考虑,这其实也就是一个正面回应了,陶汉也明白。

  岳唯斌如果到市人大政协副职上实际上还是有一定年龄优势,那么通过这种方式来,也就说明对方还是有一些想法,当然这不是现在考虑的事情,既然对方如此晓事,陆为民当然愿意予以一个积极回应。

  昨天有事,补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