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零九节 冲动的惩罚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零九节 冲动的惩罚

  魏德勇现在是意气风发,潮流传媒红红火火,旗下潮流影视俨然已经成为沪上小有名气的影视制作公司,从前年开始陆续制作了好几部电视剧,虽然都是和别人联合制作,但是也算是真正入门了。

  2003年潮流影视大手笔拿下《七剑下天山》的影视改编版权,与中国文联共同出资打造影视版的《七剑下天山》,邀请到了香港著名导演徐克执导和监制,也邀请到了颇多著名演员加盟,目前电视剧版已经正式开始在天山脚下开拍,魏德勇亲赴北疆督战。

  前几天魏德勇给陆为民打来电话,问陆为民有没有假期,可以到天山脚下来体味一下生活,话里话外也是格外得意潇洒,让陆为民也是感慨颇多,这家伙现在俨然成了传媒大咖,一副挥斥方遒的架势,让人羡慕。

  华民集团虽然控股潮流传媒集团,但是潮流传媒却不是华民集团的主要所在,所以华民集团基本上没有参与潮流传媒集团的管理,除了作为大股东派出了一名非执行董事和一名财务总监外,基本上所有业务都放手交给了魏德勇来负责,这也让魏德勇既感到满意同时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放手给你也就意味着对你的信任,但是如果你辜负了这份信任,那么随之而来可能就是信任乃至权力的丧失,这一点魏德勇也还是很明白的。

  潮流传媒经历了这几年的发展,已经走上了综合发展的道路,除了影视制作外,旗下的《潮流》、《企业家》两大期刊杂志也是主打。其中《潮流》已经成为国内政经类十大期刊杂志之一,而《企业家》同样也成为走严肃风格的期刊杂志,虽然在受众面上偏小,但是却在国内企业界有着很好的口碑。

  魏德勇虽然大学是学新闻传播出身,但是在确立了潮流传媒集团的发展主方向之后。便相当果断的将影视制作剥离出来,作为潮流传媒的主攻方向,不能不说魏德勇在这一点上是相当成功的,在《潮流》和《企业家》还在为小有盈利而沾沾自喜时,潮流传媒集团旗下的潮流文娱影视制作公司早已经实现了盈利,并迅速完成了资本的自我积累。开始大手笔进军影视制作了。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还是很欣赏魏德勇的,起码魏德勇迅速完成了从一个新闻人到传媒商人的成功转变。

  搞杂志期刊,你只要能做到盈利平衡已经相当不错了,很显然魏德勇也觉察到了这一点,所以很果断的把《潮流》和《企业家》做起来之后就交给了专业人士。自己只对这两份杂志进行大方向指导,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影视制作上,这也很快就成为了潮流传媒集团的盈利点。

  拿着手中这本《企业家》,陆为民一时间也有些出神。

  魏德勇能够在天山脚下想起自己,给自己打电话,真不容易,可自己却又有几时给别人打过电话呢?

  想想也是,自己这么长时间来。似乎就变成了几点一线,似乎心目中也就只有了工作,好像忽略了很多东西。只是被动的等待着别人来联系自己,甚至连生活中很多本该丰富多彩的一面都彻底湮灭了,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境也有些变化,也许自己是真的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失去了激情和动力。除了在事业上的拼搏奔行,好像其他东西对自己的兴趣都在缓慢但又不可逆转的减退?

  想到这里。陆为民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室内正在快活的收拾着屋子的岳霜婷,对于今天这种情形她很享受。自己坐在花园里看报纸杂志,她在屋里收拾东西,好一副夫唱妇随的恩爱模样。

  岳霜婷是个要求不高的女人,就这样都能让她心情好上好几天,可自己似乎连这一点都很难做到,一种淡淡的歉疚浮动在陆为民心间。

  总觉得自己好像很成功,但骨子里自己却很狭隘自私,明明有些东西无法给人家,却又总舍不得放手,最终酿成现在的情形,这本身就是一种贪婪和自私。

  问题是自己不是圣人,哪怕两世为人,自己本质上还是一个俗人,是俗人就有负面情绪,就有各种欲*望,有时候你就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和欲*望。

  这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悲哀,从个人角度来说,也许是一种多吃多占的幸福,从对方角度来说,就是一种贪婪带来的悲哀,但如果从感情角度来说,却又无法一概而论。

  就像自己和隋立媛一样,自己和隋立媛彻底分开,不在往来,就真的好么?对她好,还是对自己好?或者对自己的家庭好?陆为民觉得未必,只有当事者自己才能知晓自家事,好与不好,无法一言而概之。

  *************************************************************************************************************************

  从岳霜婷家里出来,陆为民就直接到了机场,直飞沪上。

  无他,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隋立媛和孩子。

  在岳霜婷家中的种种感悟和触动,让他意识到自己在这一年当中似乎忽略了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不应当因为工作而忽略。

  隋立媛对他的到来颇感吃惊,当然,更多的的喜悦、兴奋和幸福。

  作为三姝酒店集团的重要股东和董事,隋立媛现在仍然暂时没有重新加入工作,主要还是因为孩子的原因。

  不过留在沪上,让她可以有更好的心情,对于她来说,沪上和香港的区别太大了,在这里,哪怕沪上人也很排外,但是毕竟是在国内,而当你生活在了某个层次之上后,那种排外自然额也就消失了。

  下水游了一圈之后,陆为民有些气喘吁吁的上了岸。

  温水游泳池的条件很不错,陆为民难得来一趟,隋立媛也很大胆了一回陪着陆为民来戏水一番。

  这种私人会所的温水游泳池本来就不对外营业,而夏末之际,也没有多少人喜欢来温水游泳池里,所有不算太大的泳池里只有陆为民和隋立媛两人。

  隋立媛穿了一件墨绿色的不算暴露的露背连体泳衣,但是即便是这样,胸前那对过于豪硕的*仍然有点儿让人鼻血喷涌的感觉,再加上髋骨下那宛若银盆般的丰臀,只要是男人,就无法控制,起码陆为民觉得自己难以做到。

  好在泳池里只有两人,陆为民还能接受,也能勉强压抑住自己内心有些躁动的情绪。

  隋立媛大概也似很久没有游过泳了,这件泳衣明显是买了就没有穿过的,而生育之后的身体比起未生育之前又有所变化,虽然这一年间隋立媛也在有意识的进行形体锻炼,力图要恢复到生孩子前的状态,但是很显然她没有苏燕青坚持得好,或者就是体质的缘故,总而言之,比起生孩子之前,胸和臀都更见夸张了。

  孩子已经断奶了,这对于隋立媛来说也是一个解脱。

  从香港带过来的菲佣一直跟随着隋立媛,可以让隋立媛有了自己的时间。

  这倒不是隋立媛觉得菲佣就真的比国内请一个保姆就更强,而是考虑到一来菲佣已经熟悉了,二来菲佣对国内情况一无所知,在国内也没有任何熟人,风险性要小得多,所以她宁肯多花钱也把菲佣从香港带了过来。

  “不行了,好久没有游泳了,这才游了两圈就有点儿累了。”陆为民从水池中爬起来,喘了两口气,接过隋立媛递过来的浴巾,擦拭了一把,坐进休闲椅中,然后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媛子,你也去游两圈啊,你不是一直说要锻炼形体么?这游泳就是最好的方式,安全无副作用。”

  隋立媛虽然穿着泳衣,但是仍然裹了意见几乎可以遮住全身上下的宽大浴巾,很显然她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公共场所,虽然现在泳池里就她和陆为民两人,而且两人也都戴了浴帽和潜水镜,除非很熟悉的人,否则就是对面过也未必能认得出来,但她还是有些担心。

  见隋立媛还是有些犹豫,陆为民鼓励道:“去游一圈,没事儿。”

  隋立媛终于鼓起勇气下了水,她的泳姿不错,体力也还行,当然因为生了孩子长久没有这样大运动量,所以游起来还是有些费劲。

  看见隋立媛那白皙修长的大腿在清澈的水中一夹一合,大片裸露在外的背部肌肤和那包裹在硕大臀瓣上略略有些显小的布片,陆为民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似乎都在跟随着隋立媛的双腿夹合而动,仿佛那双腿是夹在自己腰间。

  他并没有注意到侧面的门庭处,进来了两个女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