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节 有戏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节 有戏

  陆为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隋立媛身上。

  孩子一晃就一岁多了,长得很好,健康结实,陆为民抵达的时候,孩子正被菲佣带着睡午觉,所以陆为民也只是看了看,感受了一番那份感觉就出来了。

  这个私人会所是隋立媛推荐的,虽然她很少来,但是毕竟生活在沪上这个圈子里,朱杏儿、范莲还有石梅随着三姝酒店管理公司总部搬到沪上,现在这几人都已经定局沪上了。

  各家也有各家的事情,像朱杏儿、范莲都已经生了孩子,而石梅也怀了孕,而且几个人都轮番在进行进修培训,复旦、沪上财大,长江商学院位于龙柏的沪上校区今年也正式招生,这让石梅很是动心,准备着日后等到机会成熟也要去那里边镀镀金。

  不过很显然朱杏儿、范莲和石梅几女都还不够格,虽然几女都已经取得了大学本科学历的文凭,但是这种非全日制的文凭在很多人眼中都近乎于无。

  随着三姝酒店管理公司旗下的经济型酒店——三姝连锁酒店和档次更高的三姝假日酒店不断在全国各地扩张,三姝酒店管理公司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所以三女都自觉自愿的参加了各种培训和学习,除了隋立媛。

  隋立媛是觉得自己年龄太大,而且生了孩子之后更没有精力,所以主动放弃了继续学习深造的想法,在她的想法中,她就在公司中保留一个非执行董事的名衔就完全足够了,在经济上宽裕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剩下的精力一方面安排好自己的生活,锻炼养生,调理身体。另外就是好好把孩子带大。

  比起朱杏儿、范莲和石梅来,隋立媛的时间要宽裕得多,尤其是随着孩子长大断奶,有菲佣的照顾,隋立媛基本上都可以脱手了,虽然她不喜欢热闹。但是偶尔也需要出来活动一下,尤其是有时候遇上朱杏儿、范莲或者石梅,甚至飘忽不定的卓尔,都还需要应酬应酬。

  所以她在这家会所办了卡。

  沪上的会所和京城的会所还是有些区别的,商务和私人气息要浓许多,在开放性上也要远胜于京城,毕竟这里是中国的商业中心和经济重心。而非政治中心,隋立媛选择这家会所的时候,也是考虑第一离家不是太远,第二,这家会所在选择会员上有一定要求。明确必须要VIP会员保荐并出具银行存款证明或者收入、纳税证明方可获准加入。

  隋立媛也是由朱杏儿保荐加入会员,但加入之后她一般也是和朱杏儿或者范莲、石梅等人一块儿才回来这里,做一做香薰SPA,洗一洗脸。精油按摩,偶尔也会在这里喝喝茶。所以来的次数并不多,像这个泳池她只知道,还是第一次来,连家里买的泳衣都是第一次用。

  陆为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隋立媛身上去了。并不是他心无旁骛,而是隋立媛的身材委实太勾人了。

  经过了几个月的体型塑形训练,原本有些发福的腰部明显苗条了不少,基本上已经恢复到了昔日生孩子之前的状态,但是上边胸部和再下边的臀部却比起生孩子之前仍然要浑圆饱满一些,呈现出一种妖异的葫芦沙漏型身材。

  而这件未曾穿过的泳衣或许在生育孩子前合适,但是现在穿起来可能就有点儿略紧了,所以当隋立媛从水池里起身面对陆为民时,那略略有些显小的泳衣下半部分因为绷得有些紧的缘故下沿几乎要拉到髋骨上方了,使得前边儿那一绺布条就有点儿露了,不但把那丰隆的阜地勒得有些露形,而那白皙丰嫩的两条大腿更是沾人目光。

  四十岁的女人,能有这般魔鬼身材,女王风韵,陆为民印象中还真没有谁能赶得上,或许和前世中陆为民偶然见识过的女星巩俐的身材风范相仿,当然在气场上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看见陆为民灼灼目光落在自既身体上,从上至下,隋立媛下意识的伸手遮掩住胸部有些包裹不住的沟壑,另一只手也拈住泳衣下沿往下拉了拉,娇嗔的目光也是扫过来,“还没看够啊?大庭广众之下,恶形恶色的,有你这样的人么?”

  “媛子,你说错了,如果见到这一幕,毫无反应,恐怕就真的不正常了,女人看见是嫉妒,男人看见是上火。”陆为民呵呵一笑,“你这泳衣也是第一次穿吧,小了点儿,但我喜欢。”

  隋立媛大羞,“前年买的,当时试过,觉得挺合身的,这会儿就有点儿紧了,身材有些变形了。”

  “不,变形也是变得更勾人了。”陆为民咧着嘴道:“不过,只适合私人收藏。”

  被陆为民有些无赖的话弄得没有语言,隋立媛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浴巾擦拭了一下,便马上把自己身体包裹起来,坐回躺椅中,“幸好今天没人,……”

  “咦,有人进来了。”陆为民目光瞥到了两个女人已经走到了距离自己这边不到二十米处的侧面,不过很显然对方对这里很熟悉,自顾自的说笑着,压根儿没有搭理这边。

  两名女子的身材很好,高挑修长,其中一个起码在一米七五以上,典型的模特身段,披着浴巾,戴着墨镜,随手还提着坤包,很随意的说这话,对于陆为民这边也只是瞟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

  燕莉只觉得那边那个男人似乎有些说不出来的眼熟,但是对方却戴着很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半个面部,从身材和举手投足间的气度来看,年龄应该在三十五六岁左右,身材很匀称,看得出来是经常锻炼着的。

  “莉姐,怎么了?”旁边的女伴忍不住笑了笑,“瞅上谁了?那可是有主儿的,没见那个女人丰*乳*肥*臀,走起路来那股子浪劲儿。”

  燕莉眼神一凝,下意识的问道:“你认识这个女人?”

  “不认识,不过见过一次。”女伴瞥了一眼那边儿,“是在做香薰SPA的时候遇上的吧,都有小半年时间了,她和另外两个女人一起来的,应该是有些来头。”

  “这女人怕有三十好几了吧?”燕莉始终觉得那个男人有些说不出的眼熟,但是总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是直觉告诉她,这里边有戏。

  从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之间的说话和动作她感觉得出来,这两个人应该不是夫妻,虽然两个人年龄差不多,而且也有些亲昵,但是这和夫妻之间那种随便自然还有点儿不一样,但是这两人之间也和情人之间的态度有些不似,给燕莉的感觉是介乎于夫妻和情人之间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独特。

  二*奶?这个名词现在似乎并不陌生了,沪上吃这碗饭的女人不少,但是这个女人虽然身材妖娆惑人,但是在燕莉眼里,这个女人起码也是三十五六了,无论她身材保持得多好,容颜护理得多靓丽,但是对于燕莉这种吃专业饭的人来说,对一个女人的年龄她还是很有判断力的,也就是说这个女人起码也是和这个男人年龄相仿,这年头,还没有听说谁包二*奶还要包一个差点儿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女人,可你要说这个男人是吃软饭的那又更不可能。

  “亚宁,你说这女人有来头,依据何在?”燕莉也坐了下来,很随意的把浴巾披上,目光没有再往那边,淡淡的问道。

  “因为当时这个女人应该是先走了,我正好是和那两个与她一块儿来的女人一起离开的,那两个女人举手投足的气势很足,开了一辆玛莎拉蒂……”

  “开了一辆玛莎拉蒂你就举得很有来头?”燕莉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不,莉姐,玛莎拉蒂的国内总代理上个月才在沪上正式成立,那个女人半年前就开上了玛莎拉蒂,肯定有些来路,这都在其次,我偶然听到两个女人谈话说一个要飞哈*尔滨去检查那边门店开业准备情况,另外一个说等两年要争取去读长江商学院的MBA,我就在琢磨这能读长江商学院的MBA可有点儿不简单呢。”女伴倒是很耐心的解释着,然后又看了燕莉一眼,“莉姐,这是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对这个女人这么感兴趣来了?”

  燕莉摇摇头,她不动声色的把目光再度落在陆为民身上,努力的回忆着究竟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但是由于角度原因,加上陆为民一直不曾把墨镜取下来,所以她始终无法看清楚陆为民的整面目。

  她有一种预感,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身上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对于她来说,这也就意味着有戏

  她得这个情况摸清楚。

  再求几张推荐票啊,兄弟们看看谁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