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三节 找准定位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一十三节 找准定位

  宋州人事调整在不经意间又拉开了序幕。

  沙州区委书记岳唯斌很突兀的被市人大常委会补选为人大副主任,紧接着又被市总工会选为主席,而沙洲区区长卢楠接替市建委主任李翃担任建委主任,而李翃则出任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

  沙州区委书记由副市长葛天明兼任,这也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

  葛天明是省里下派干部,在葛明本人表示希望能够更多的在基层工作锻炼一段时间的情况下,省委组织部和宋州市委进行协调后,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折中方案,担任副市长,同时兼任沙州区委书记。

  葛天明原来在省投资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是从财政部下挂到省财政厅工作的干部,来历之深让人侧目,现在省里居然能让这个人直接下挂到宋州市里,而他本人居然还提出要到基层任职,而且省市两级居然也同意了这个要求,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

  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与此同时,市交通局办公室刚担任不到一年时间的主任岳建军则在不经意间下挂到叶河担任县长助理。

  沙洲区区长由苏谯县委副书记顾建国担任,与此同时叶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钱瑞平调任沙州区委副书记,原沙州区委副书记出任市林业局局长。

  市城建发司总经理欧阳华山空降到叶河担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

  “天明,市委把你搁在沙洲,你可别叫苦啊。”秦宝华也大略知晓葛天明的一些来历,“你也清楚。沙洲这两年的发展不尽人意,这一次沙州区委区政府班子都做了比较大的调整,市委的意图也很明确,要改变沙洲的现有局面,要重塑沙洲作为宋州经济政治文化中心的地位。你肩膀上担子不轻啊。”

  连秦宝华都有些佩服陆为民就敢这么突如其来的调整岳唯斌,当然这肯定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但是即便是这样,仍然让秦宝华有些咂舌。

  秦宝华当然不相信陆为民不知道岳唯斌的亲家陈泰然这个人,事实上在童云松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市委也觉得沙洲区班子存在问题。想要调整,但是都是碍于各种因素,最终未能成行。

  陆为民才来宋州一年多时间,前期虽然也有一些调整,但是都难以说是动筋动骨。但这一次不一样,硬生生把岳唯斌动了,虽说名义上升任副厅级干部,但若是论年龄,岳唯斌到市人大就有点儿不是味道。

  敢动,那肯定之前就已经沟通好了,但是能让岳唯斌乃至他后边的陈泰然低头,也不简单了。

  至于说近乎于补偿似的把岳唯斌另外一个儿子岳建军从市交通局安排下挂到叶河担任县长助理根本就不算个事儿。本身岳建军也表现不错,头脑也很好用,又是正牌子大学毕业生。又在市交建发司干过那么一段时间,评价也不错,可以说履历能力都不缺,安排下去挂任县长助理也不过就是提前了两年时间,换了别人当然觉得这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但是让岳唯斌就此从宋州政坛上慢慢淡出。这个“交换”就有些不对等了。

  可岳唯斌就这么平平静静的去上任了,而且没有半句二话。这才是让秦宝华觉得不简单的。

  但沙洲区是真的需要动一动了,在这个问题上秦宝华也是坚定不移支持陆为民。当然一个重要原因是责任压力对于她这个市长来说很小,更大的是落在陆为民这个市委书记身上。

  让葛天明以副市长身份出任沙州区委书记也算是陆为民的神来之笔,沙洲区下一步的一项重要工作也还是老城区的规划改造,当然这个规划改造不是就简单的拆旧建新,因为宋州老城区涉及到许多老旧建筑的保护、修缮,哪些需要保留维护,剩下的又怎么来迁建,这涉及到相当多的资金转移支付,而且财政部在这方面有一些专项资金的考虑,这就需要一个在这方面有人脉的角色来承担,用葛天明再好不过。

  让葛天明担任副市长同时还可以兼顾宋城区那边的老城区改造,当然这里边还有些问题,大家都盯着上边,希望通过旧城改造,土地置换,来争取上边的一些资金扶持,这里边有原因,也有区别,能争取多少,不好说,但你要说你样样都能捞到好处,那就不现实了。

  但总归能争取到一些就好,何况葛天明思路开阔,观念开发,陆为民和秦宝华都感觉不错。

  既然主动要求到基层打磨,那就这么个安排也不错。

  “秦市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葛天明虚岁四十,实际上也才三十九,算得上年富力强,年轻俊杰了,当然,这不能和陆为民排在一块儿。

  “得,别给我说这些俏皮话,市委是让你把工作拿起来,可没有要你拼死拼活,和平年代,没那么夸张。”秦宝华也能葛天明开开玩笑,这也有赖于葛天明性子活跃,来宋州没几天,就和市里一帮子干部弄得很熟悉热络,很受欢迎。

  “嘿嘿,秦市长,我觉得可差不多,我是想到下边熟悉一下基层工作,没想到市委一下子就把我给搁在沙洲了,我初来乍到也不清楚情况,这几天我算是了解到了大概,也琢磨了市里对沙洲的要求,老顾和我说,他这几天都没睡好,白头发都冒出来不少,就是担心市委对我们沙洲期盼过高,让陆书记和秦市长最后失望,那该咋办?”

  葛天明也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但语气里却没有多少开玩笑的意思。

  “天明,沙洲区的局面固然不佳,但是从基础和区位优势来说,仍然不是其他区县能比拟的。”秦宝华也知道葛天明担心什么,的确,骤然将葛天明放在沙洲区这个称得上是火炉的位置上,众目所向,大家都要看你拿出个子丑寅卯来,饶是葛天明雄心勃勃,也还是有些惴惴。

  葛天明知道秦宝华还有话,收拾起来刚才嬉皮笑脸的神色,沉默倾听。

  “陆书记和我研究过,沙洲区要走和其他区县不一样的路,也就是要把沙洲区的区位优势用足,老顾原来在沙洲区工作过多年,对沙洲区情也很了解,沙洲定位是什么,市里有一个构想,但是区里要在这个构想上细化,而且要有针对性的根据这些定位拿出具体的,一条一款的方略来,可能你也听陆书记谈过我们宋州的定位,我们宋州的定位不是一个纯粹的工业中心,也不是单纯的交通枢纽和区域物资集散中心,我们宋州的定位是昌鄂皖三省结合部和长江中游地区的区域中心城市。”

  秦宝华的语气里充满了骄傲自豪,同时又有着一份不容置疑的坚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宋州的定位甚至超过了昌州,昌州是省会,一省的中心,但是我们宋州呢,宋州雄踞昌北,是当之无愧的昌北中心城市,同时苏谯跨江而立,与鄂东南和皖南毗邻,我们宋州在历史上就是江淮重镇,守江扼淮,辐射鄂皖,单从工业这一块来说,宋州的基础已经凌驾于周邻所有城市之上,包括昌州,从一到八月的数据就可以支撑这一点。从现代城市来说,工业是一座城市的基础,我们宋州的工业实力足以支撑,但是并不是说我们有了工业实力,我们宋州就可以守江扼淮,襟带淮楚,辐射鄂皖了,所以我们宋州需要在其他产业上来支撑一座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地位。”

  “苏谯、遂安、麓城、叶河、烈山作为工业区先来支撑工业这一块,麓溪则大力发展商贸物流业来支撑我们的物资集散中心这一定位,同时更进一步巩固工业发展后劲和潜力,而梓城、泽口、西塔则要以现代农业、旅游业来为宋州城市定位和品味提升做出贡献,那么各区县都有了自己的定位,沙洲和宋州定位是什么?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各自的优势又在哪里?这就是你和老顾要做的。”

  事实上陆为民已经和葛天明有过一番谈话,但是陆为民没有把话题挑明,而只是让葛天明好好分析一下沙洲自我定位,找准在宋州的存在,当然也提点了几句,陆为民认为葛天明能够琢磨出来,而今天秦宝华就更直白更坦率,也让葛天明受到的冲击更大。

  岌岌可危,继续求双倍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