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四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四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ps:看《官道无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差点儿味道?”陆为民把手放在了沙发扶手上,翘起二郎腿,微微颌首,“今天看样子天明是要和我说点儿事情呢,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怕是走不了是吧?”

  “陆书记,你这一说好像把在我们沙洲区吃顿饭都说成鸿门宴的味道了,我们只是觉得区委就一些工作和市里边的意见略有出入,或者说我们的理解不到位,想要向您汇报一下。”葛天明面部光洁,胡子茬儿都刮得光溜溜的,咋一看还真有点儿意气风华的模样,根本看不出是挨边儿四十岁的人了,甚至比陆为民看起来似乎还要年轻一些。

  不过葛天明不是愿意养尊处优的人,就凭对方愿意到区县一级来锻炼就能看出一斑,这是一个愿意做事,也想做成事的人,刘斌推荐给陆为民的人,自然也是要有些能耐和性格的人,对此陆为民还是很欣慰的。

  “嗯,是工业的问题吧?”事实上池枫已经找过陆为民谈过这个问题,但是陆为民还没有明确态度,把宋州划分为几个功能区,这是从长远出发的考虑,当然陆为民也能理解沙洲和宋城的忧虑,尤其是在目前泾渭分明的情况下,作为主城区,谁愿意与麓溪、经开区的距离越来越远,甚至难以望其项背呢?

  “对,陆书记。我今天也不客套了,我觉得市里边在规划上可能过分强调全市大局,过分考虑长远规划,而忽略了区县一级的考量和想法,而且我也认为从当前国内经济形势发展的势头来看。我们要用目前的眼光来看今后五年十年的发展趋势是会出现很大偏差的,也许你现在觉得考虑很周全的东西,三五年以后再来一看,哎呀,当时怎么想得这么狭隘这么粗浅呢,早知道当时就该如何如何。……”

  陆为民觉得颇为有趣,面前这一位居然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不能不让感到好笑,要说对今后几年局面发展判断,谁又能和自己比?可葛天明的态度却很认真。

  “市里边对宋城和沙洲的定位我觉得大方向上是稳妥的。第三产业势必会成为宋城和沙洲经济腾飞的主要发动机,但是我认为这个主要发动机要加上一个之一的后缀,宋城和沙洲不应该只把目光落在第三产业上,尤其是不能一味专注于房地产业的发展,虽然房地产业的红火给政府的非税收入带来了很大的增长,甚至取代了税收成为财政收入的一大亮点,但是我认为这隐藏着风险。”

  葛天明的话让陆为民心中一动,“天明。你觉得房地产市场发展存在风险?”

  “不,一定时期内房地产市场仍然会欣欣向荣,而且房地产业发展也会有一个相当长的平稳发展期。毕竟我们国家城市化率严重滞后,居民住房条件的改善还会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这些都是支撑房地产业向好的基础,我所指的风险是地方政府因为房地产业的红火而丧失了培育其他产业的动力,产生了依赖心理,一旦房地产业市场进入正常发展状态。势必会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下行压力,而到那个时候再来想谋求转型。我觉得可能已经丧失了战略机遇期,而且面临的竞争压力会更大。”

  陆为民不动声色的问道:“所以你觉得沙洲大力发展工业经济这一块?”

  “沙洲为什么要放松工业发展?就因为沙洲的第三产业比重在不断提高么?但是看一看数据报表就能知道。沙洲第三产业比例提高是建立在第二产业发展无力的基础之上的,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而且我们都知道第三产业的良性发展必须要建立在第二产业的发展基础之上,虽然全市第二产业发展速度惊人,但是这不能掩盖我们沙洲第二产业的落后孱弱。”

  葛天明有些激动了,“沙洲区不是全部都属于市区,我们仍然还有六个乡镇一二十万的农业人口,城市化也要面对这些人生存生活方式的改变,怎么来解决这一块?陆书记您在视察翼王街时说了一句旅游业对解决低端劳动力就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我还要说工业经济的发展对于解决我们区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一样具有现实意义,我们完全可以做到工业和服务业的双轮驱动,相比于其他区县,沙洲区,宋城区都更有这个条件和优势。”

  陆为民吁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在池枫和他谈过之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自己在考虑一些问题上是不是过于超前了,也许宋州几年后沙洲和宋城要走上以发展第三产业为主导产业的路径,但是这还是2004年,而沙洲和宋城,乃至宋州市都还是一个内陆地区经济发展很普通的城市,而相较于那些常住人口远比宋州市少,但是gdp早已经破千亿的沿海发达城市来说,宋州还差得很远,工业化进程还远未达到预想的程度,城市化进程更是相差甚远,这个时候就要过分强调二三产业的均衡发展,是不是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准则,有拔苗助长的嫌疑呢?

  见陆为民有些意动,葛天明趁热打铁:“陆书记,我恳请市委认真研究我们沙洲和宋城的实际情况,我们虽然是主城区,但是工业化的水平很低,而服务业的发展实际上更需要工业化的拉动,同时我们也认真考虑过我们沙洲的工业发展方向,有一些具体规划,我们需要得到市委的支持。”

  “你们要搞工业集中区?”陆为民沉吟道。

  “对,我们要搞工业集中区,形势要求我们必须要搞!”葛天明斩钉截铁:“我们也有规划。”

  “在哪里?有什么好的思路?”陆为民皱了皱眉。

  “初步构想是在西南边的建堂镇,那里紧邻麓溪和麓城,基础设施也不错,和工业发展的氛围也比较好。”葛天明顿了一顿,“产业思路上我们内部还有争议,主要是考虑到沙洲的具体情况,一些同志很急切,希望尽早改变沙洲的面貌,……”

  陆为民点点头,“区里先拿一个意见出来吧。池枫和我也说了,我想这个问题可以提交到市委市府来进行研究,天明,你和沙阳春都有这个意见?”

  “沙书记也和我在一起探讨过,我觉得……”葛天明有些张口结舌,好像沙阳春这家伙是在利用自己当出头鸟啊。

  陆为民摇摇头,似乎是在思考,好一阵后才缓缓道:“天明,沙洲发展工业,或许从现在来看是必要的,但是以后……,算了,我提醒你们一句,不要浮躁,更不要急躁,沙洲目前的局面应该说包括我在内的前两届市委市府都有责任,越是落后这种情况下,更需要沉下心来,沙洲不能像苏谯和遂安那样大干快上,沙洲的特殊环境决定了要搞工业,那也需要认真分析评估,什么才是适合沙洲的,怎么才能避免和全市规划不合拍,这一点上可以向经开区看齐,我的意见,标准只能高于经开区,宋城也一样,……”

  *************************************************************************************************************************

  诸如沙洲这样的事情,基本上每一周都在上演着。

  每一个区县都有自己的规划和构想,每一个区县委政府都想要最大限度最短时间内实现自己所在区县面貌的变化,面对周围兄弟县区的你追我赶,任何一个领导都无法熟视无睹,同样对于他们来说,在仕途上的前进其实也一样面对着这些同僚们的竞争,而如何在竞争中实现压倒和胜出,最大的底气就是现在政绩上交出一篇耀眼的答卷。

  而在目前的形势下,最耀眼的政绩无疑就是要在经济表现上了,gdp增速,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财政收入增幅,招商引资额度,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长速度,这些就是最核心最直接的要素,对抗比拼的结果往往也就是要在这些数据里产生出来。

  当然政绩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些经济数据,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来说,如何能够保障民生需求,让人民群众更加满意,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但是如果你要把这些要求具体细化,你就会发现这归根结底还是呀落实到经济的发展上来。

  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好坏直接决定着一个地方可支配财力的大小,没有充裕的地方财力支持,你怎么来实现民生保障的投入,你怎么来提高弱势群体的最低生活水平保障,你怎么来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

  修建文体设施要不要资金?完善社区服务体系要不要资金?增加公益性岗位要不要资金?改善城市面貌需不需要投入?

  这一切无不和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所以伟人的一句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确是有其深刻哲理在其中的。

  第二更,度假归来的兄弟们,你们的保底月票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