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五节 沮丧,寻找差距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五节 沮丧,寻找差距

  ps:看《官道无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2004年绝对是中国可以载入史册的一年,因为宏观经济形势有太多意外,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哪怕是上半年中央以超强的势头进行宏观调控,这一度使得国内外的经济学家们对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速感到悲观,但是事实证明所有人都看低了中国国情的特殊性以及在压抑了几十年后这头沉睡巨龙觉醒之后带来的这种不可逆转的发展力量。

  实际上从7月份之后,国内外的经济学者们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国内经济并未受到中央宏观调控政策的太大影响,也仅仅是一些具体的调控领域受到了影响,而且在9月之后,整个中国国内经济重新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势头变得越发迅猛。

  宋州就是一个最为典型的例证。

  8月份宋州经济增速再创新高,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与去年同期相比达到了172.6%,gdp增速实现67.5%,而且还有进一步攀升的势头,这也就意味着今年宋州的gdp极有可能逼近千亿甚至超过千亿大关。

  从6月开始,宋州几个主要经济指标在上半年与昆湖拼了个难解难分之后,开始与昆湖拉开距离,6月gdp增速高出昆湖11个百分点,7月高出昆湖28个百分点,而到了8月。宋州经济增速已经高出昆湖39个百分点,这一度让昆湖方面心急如焚。

  而在固定资产投资上宋州也完胜昆湖,把昆湖远远甩在了身后,而且宋州的固定资产投资除了在市政和交通基础设施上是由政府主导外,更多的还是源于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尤其是工业这一块,这在遂安、苏谯、麓溪等区县表现得格外突出。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距离拉开也就意味着下一步在经济增长上有可能产生更大的距离,尤其是工业固定资产投资上,工业固定资产投资一旦完成建设,实现投产,那么就会转化为工业总产值和工业增加值。这非常关键。

  *********************************************************************************************************************************************************************

  恽廷国狠狠的把报表扔在案桌上,一种说不出疲倦感和沮丧感混合在一起,让他真有点儿想把手上的事情全部丢下,好好出去休息一段时间的冲动感。

  案桌上的电话响起,恽廷国不予理睬。这个时候谁的电话他都不想接,他只想好好静一静。

  摸出一只烟,叼到嘴上,打火机一响,烟雾慢慢升腾起来,恽廷国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柱慢慢从鼻孔中喷涌出来。

  恽廷国需要用香烟带来的刺激冷静一下自己的心绪,他需要好好分析一下当前存在的问题和下一步的对策。

  昆湖的发展速度绝对不算慢。可以说傲视全省其他地市一点儿不为过,但是这个其他地市却不包括宋州。

  现在局面已经越来越明朗,昌州在逐渐掉队。虽然彭海波和茅道庵也在竭尽全力改变昌州的局面,但是这种势头却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扭转的,真正能够称得上对决的只有宋州和昆湖。

  第一季度昆湖还能力压宋州一头,但是第二季度这个局面正在被逐渐扭转,恽廷国清楚原因在哪里,遂安和苏谯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呈现出暴增态势。尤其是遂安,连续几个重大太阳能光伏和多晶硅项目正式动工兴建。使得宋州在这上边的优势越发凸显。

  昆湖不是没有想过去挖一挖墙脚,罗国权也不是没做过这种事情。只要事情能成功,管他宋州怎么想怎么闹。

  但问题是花费了不少精力,收效甚微,甚至可以说基本上那个没有什么效果,这让恽廷国和罗国权都是郁闷沮丧无比。

  宋州的魅力就那么大,凭什么就能让那些企业死心塌地的要落户那边?

  门被轻轻推开了,看见办公室里烟雾缭绕,进来的男子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进来了,径直走到两边窗户边上,把窗帘拉开,窗户推到最大,让室内空气实现对流,烟雾迅速在对流中消失了。

  恽廷国看见进来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他知道对方是好意,但是他讨厌这个时候谁来打扰他。

  男子也注意到了恽廷国情绪不好,事实上这谁都看得出来,刚才在在会上恽廷国狠狠的批评了五丰县委和昆陵县委,下边人都噤若寒蝉,但实际山五丰县委和昆陵县委的工作并不算差,只是撞上了火头上,就遭了池鱼之灾了。

  “彦成,老罗呢?”

  见对方不为所动,恽廷国也只有摇摇头。

  帮他开窗的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仲彦成。

  仲彦成是从团市委书记起来的干部,今年初刚从东楼区委书记升任市委秘书长,六月份才被省委任命为市委常委。

  “罗市长还在和梁市长说事儿,可能还是宋昆高速的事情。”仲彦成见室内的烟雾散得差不多了,这才关闭了一边的窗户,仍然让另一面的窗户打开。

  “你给老罗打个电话催一催,让他过来。”恽廷国听见有人提起宋昆高速心里就有些腻歪。

  这个梁楷还真是不依不饶啊。

  省里关于宋昆高速的项目已经有了批复,江南高速那边终于获准接手这个项目,以江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为主,省高速公路建设发展公司参股,共同建设经营这条高速公路,恽廷国不是不知道这条高速公路的重要性和价值,而且省里已经定了调子,那自然也就云开雾散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当然再不爽他也不会冲动到去做些什么,宋昆高速对于昆湖来说一样有很重要的价值,尤其是几乎贯穿了东楼区,对于东楼区这个名义上已经是市辖区但是仍然还停留于县份格局的地方来说也是一大机遇,一旦宋昆高速建成,可以将现在东楼到市中心的时间从半个小时缩短到只需要十五分钟以内。

  仲彦成打完电话,给恽廷国说了罗国权十分钟之后到,这才去把门重新掩上,“恽书记,中铝孟原项目要抓紧了,那边也同意加快前期准备,要力争十二月之前正式动起来,我看我们市里可以再催一催,十月份就可以先动起来。”

  “央企那些家伙,一个个鼻孔朝天,牛的那样儿,孟原项目我们这边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他们那边。”恽廷国说起这事儿就忍不住要咬牙切齿,“一帮鼠目寸光的角色,没有一点儿担当。”

  中铝孟原项目本来是早就拿到了国家发改委的路条,照理说中央宏观调控是影响不到这种已经获得路条的项目,而且是央企的项目,可中铝那边愣是觉得风向不对,深怕影响到当官的官帽子,硬生生把这个项目压下来,这一拖就是大半年,让恽廷国也是失望之极。

  如果不是中铝孟原项目搁下来,按照正常进度推进,这个时候正是中铝这个项目施工推进如火如荼的时候,根本轮不到宋州那边在昆湖头上拉屎拉尿,一百多亿的投资砸下来,任凭他宋州那边怎么折腾也不可能折腾出什么风浪来。

  但心里再憋屈,都还得忍着,还要求人家,一样得赔上笑脸。

  “恽书记,只要能敲定下来就行,咱们也不能奢望这帮家伙太多,谁让人家是央企呢?我们有求于人,一次性上百亿的投资,除了央企,谁又能做得到?”

  仲彦成叹了一口气,他何尝不清楚恽廷国内心的愤懑,昆湖上半年形势大好,尤其是第一季度力压群雄,独占鳌头,可从第二季度开始,固定资产投资和工业总产值以及gdp都被宋州赶了上来,到了第三季度更是被宋州甩开了几个身位,如果当初中铝这个项目如期推进,起码昆湖在固定资产投资这一块不会弱于对手,而且建筑业产值也会获得大幅度拉升,可这个项目一耽搁,而宋州那边又借机发力,一下子就压过了昆湖。

  “彦成,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我对宋州很不服气,但是也要承认这一年宋州的表现超出了我的想象。”恽廷国情绪已经冷静下来,“蒂森克虏伯集团落户宋州,这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宋州经开区能吸引到对方落户,这说明宋州经开区必有独到的吸引力,还有宋州苏谯钢铁产业园的发展规划,遂安对太阳能光伏产业和多晶硅产业发展所做了前期培育工作,我觉得都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必要的时候,我觉得我们要去学习学习。”

  求支持!(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