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七节 对手们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七节 对手们

  作为省委副书记兼任昌州市委书记,彭海波作为一个外来干部,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和作用。一方面,他的地位不是茅道庵可以撼动的,另一方面却又由于自己对昌江省情况一无所知,而且手里边没有一个立即可用和信任的干部,他需要有一个适应过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采取了放权、授权和观察的方式来处理。

  应该说前期的处理方式还是比较见效的,一方面与茅道庵的关系处理得还算不错,龃龉是免不了的,只要能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就好,另一方面这种润物无声的方式自然而然的会吸引一些人向自己主动靠拢,毕竟自己身份摆在那里,算是一个吸聚积累过程吧,当然这期间需要仔细谨慎的观察考察。

  在这个过程中,彭海波只是凭借自己是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对市里边一些职位人选做过一些微调,当然都是关键性位置,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如果不能在关键性位置上用好人,那么这个市委书记要驾驭局面就无从谈起,当然,这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前期他对政府这边的工作过问很少,即便是对银登万的支持,也是通过一种较为隐晦的方式来实现,但“德龙事件”的爆发还是给了彭海波一个打击,好在他和银登万交涉不深,银登万更多的是服从于高晋的指示,所以这事儿对他影响不大。

  昌州今年的发展速度不算慢,保持着全省平均水平,但是却落后于宋州和昆湖,经济总量从去年第二落到今年的第三这个大势似乎已经无可逆转。这个局面让彭海波不得不开始正视和介入经济工作。

  彭海波也知道其实这和茅道庵的发展思路和能力无关,应该说茅道庵的表现还是符合预期的,但是关键在于省里怎么看,中央怎么看,昌州是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区域中心,而且是当之无愧的昌江老大,但是去年被昆湖超越,今年又被宋州超越,上边。尤其是中央,不会看具体情况,他们只会看到昌州被两个小兄弟超越,而且距离似乎还在越拉越大,这对于自己来说就不是好消息了。

  当然。这同样是一个机会,一个市委书记如果只是高高在上,停留于所谓战略层面,那么这个市委书记就是不成功的,作为市委书记,既要能深入下去,又要能收得起来,这才是游刃有余的层面。他的这个阶段目标就是这个,他需要借用这个契机来深化自己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这就需要其他人的支持和配合。

  办公室门轻轻敲响,秘书出现在门口。“彭书记,黄部长来了。”

  “哦,快请他进来。”彭海波放下手中的签字笔,揉了揉脸颊和额头,长时间的面部表情僵化,有些不舒服。

  *********************************************************************************************************************************************************************

  作为组织部长。而且是新上任的,黄文旭从一开始就扎下了基层。这是一个姿态,同时也是工作实际需要。

  一个区县一个区县的调研。吃透摸准情况,这是首要任务。

  黄文旭当然清楚自己的背后彭海波和茅道庵都盯着。

  茅道庵已经和自己正式见过面,吃了一顿饭,气氛很融洽,但是黄文旭却知道融洽并不代表着两个人就可以携手共进,也并不代表自己就会偏离自己的工作方向。

  正如陆为民下来提醒自己的话一样,走自己的路,只要的自己的路走得稳,就不怕别人来抢道。

  黄文旭觉得这话很有意思,含义颇深。

  走稳自己的路,就不怕人家来来拉来拖来挤,甚至还可以借力走得稳中求快。

  他当然也明白陆为民话语中的拉、拖、挤、推是什么意思,作为组织部长,一进入昌州这个格局,自然是备受瞩目,这就是一个关键位置,无人能忽视。

  陆为民给自己的告诫其实也是变相的一个提醒,无须顾忌任何虚的东西,认清本心,搞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这才是最重要最根本的东西,一切要服从于这个基础。

  所以当彭海波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说要和自己研究工作时,黄文旭就知道昌州大幕是该拉开新的一幕的时候了。

  *********************************************************************************************************************************************************************

  “坐,文旭。”彭海波一边笑着挥手示意,一边示意秘书可以出去了。

  黄文旭很稳重的点点头,坐下,手中的一个黑色硬壳笔记本夹着一支派克金笔,这已经成为他在省委宣传部养成的习惯了,现在也就带到昌州市委组织部来了。

  “跑了一圈儿,感受不小吧?”彭海波和黄文旭接触不算多,但是他也知道黄文旭和杜崇山关系是比较密切的,好在他和杜崇山关系也不错,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两人关系也算比较融洽。

  当然站在他们这个高度已经不是谁跟谁关系比较密切那就能迅速打成一片结成同盟了,各人都有各人的追求和想法,或者说事业理念,能不能成为一路人,或者暂时同行,那都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和相互了解,然后才说得上下一步的发展。

  黄文旭一下来就向彭海波汇报过,他准备花上一两个月时间扎扎实实把全市各区县和各部门以及市属企业挨着挨着跑一遍,摆出一副要扎根昌州踏实工作的架势,彭海波当然要鼓励,但内心还是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该给的鼓励和要求还是要有。

  事实上哪个新来的干部都会有这么一个动作的,不过接下来黄文旭的动作还是让彭海波非常满意的。

  黄文旭没有像其他新来干部那样蜻蜓点水走马观花一样的花上一两个星期就溜了个遍,而是一个区县一个区县的跑,基本上每个区县都逗留了一天,而且基本上都是住在区县下边,哪怕距离家里并不远,但是都还是住在县里,首先这个姿态就不一样,最为关键的是黄文旭调研作风扎实,而且也对自己的几点叮嘱极为上心,几乎每到一处都是认真按照自己的要求做了指点并要求要有回复。

  这个姿态摆得相当的守规矩。

  “嗯,感受颇多。”黄文旭点点头,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放在茶几上的茶杯盖子,若有所思:“您提醒得很对,无论是那样工作都需要有一个中心切入点,一个时段就需要围绕一个中心工作来开展其他工作。”

  彭海波满意的笑了起来,这是个聪明人,领悟力很强,而且看样子执行力也不差,也难怪能够在短短几年间就从一个处级干部升到正厅级干部位置上,没有点过人之处做不到。

  “文旭,看样子你的触动也不小嘛,我看你的调研行程也很密集,但效果不错,你那几篇东西我也看了,很有亮点。”彭海波一边斟酌着言辞,一边道:“昌州这几年发展平稳,嗯,或者说是平缓,要说差,似乎大家都有些不能接受,都会觉得我们是省会啊,副省级城市啊,要承担的各方面任务也很重,gdp好几百个亿啊,不可能和其他城市比,而且我们比起前几年的增速也快了不少啊,总而言之,大家都能找出一大堆理由来,一句话,就是觉得现在局面是不错的,甚至连我初来乍到昌州时都有这种感觉,但是一年多下来,我感觉不一样了,说实话,我现在都有点儿坐卧不安了,火烧眉毛的感觉。”

  黄文旭没吭声,他知道彭海波着急的原因,这也是彭海波有些“冒然”给他交待调研任务的一个原因。

  “坐井观天,妄自尊大,这是我总结的原因,其结果就是惰性十足,安于现状。”彭海波语气转淡,“这种心态在我们市里很盛行,面对外部的竞争和挑战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甚至可以说有点儿掩耳盗铃的味道了,我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怎么想,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打算,但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也行不通了,不改变,就要被淘汰。”

  连续出差,悲催啊,争取周末来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