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八节 压力四溢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八节 压力四溢

  听着彭海波颇有些心急如焚的感触话语,黄文旭也一样有不小的感触。

  在自己就下去调研工作向彭海波做汇报时,彭海波就专门就这个问题对他做了交待,当然话语说得很委婉,要根据当前中心工作结合组织工作实际进行调研,不要局限于组织工作一隅,更要以一个市委常委的角度来考虑全局工作。

  当时黄文旭一度都有些纳闷,觉得有些吃不透彭海波的意图,倒是在麴县调研回来之后黄文旭写了一篇调研文章,彭海波作了批示,要求组织工作如何做到与当前经济发展工作相适应,如何通过组织人事保障来实现中心工作的贯彻,让黄文旭才算是明悟过来。

  昌州这几年的发展总体说来不算慢,但是也很不平衡,六区八县里边,几个区发展速度平缓,郊区稍快,市区稍慢,但是八个县的情况就比较两极化了,像麴县、鱼峰、香河发展较快,但是像宝德、宁城、丰国几个县就明显发展较慢,这样有些快有些慢,一平均综合下来,速度也就不快不慢了。

  彭海波这一年多也不是庸庸碌碌混日子的,虽然他没有过多的过问政府这边的工作,但是却对领导班子和干部在工作中的表现和作用很是关心,当然这也的确是该市委书记关心的事情。

  在他观察和分析判断中,宋州市委市府班子是有不少问题的,但是市委市府班子的调整权力不在他手中,区县一级班子中的情况也是参差不齐,书记区县长都是副厅级。也一样要通过省委来,但是作为省委副书记兼昌州市委书记,他在这些人事任免上还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当然像区县各部门的副职,这一块是最重要的。在彭海波看来,恰恰是这些副职才是真正推动一个地方发展的中坚力量,尤其是在党政主要领导的人事任免权还在省委那边时,对于班子其他成员的调整来实现自己的意图就更为重要了。

  正因为如此,当黄文旭提出要对全市党的建设和组织人事工作进行一次全面调研是,彭海波才给了黄文旭这样一个任务。

  当然。这个任务要说也是在合理范围,甚至是更有针对性的,做为市委书记,这样的安排也是合乎情理的。

  宋州和昆湖这大半年来的表现给了彭海波很大的刺激,尤其是宋州。

  如果说昆湖表现好一些。彭海波还能够接受,毕竟在去年他接任市委书记时,昆湖就已经表现出了蒸蒸日上的势头,很多人就已经意识到昆湖超越昌州不可避免,但是宋州在去年还有些不显山露水,到年末的时候才暴露出一些架势,当然在年底算账和昌州的gdp也只有十个亿的差距,还是让昌州人倒吸了一口。毕竟也还是差10个亿,但是今年,尤其是第二季度开始宋州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气势。就让人坐卧不安了。

  二季度的高增长让昌州心急如焚,而到三季度前两个月的表现就是让昌州人绝望了,按照这种形式,宋州不但会轻而易举超越昌州,而且很有可能要继续超越昆湖,而今年以来宋州突飞猛进的固定资产投资更是让彭海波都觉得叹为观止。对宋州可能要把昌州甩得更远的担心更甚。

  彭海波是真着急了。

  他来昌江担任省委副书记兼市委书记,一个有些模糊的位置。如果不出意外,他在这个市委书记位置上大概就是三年左右。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做事情也能做点儿事情,但是他刚来第一年,昆湖gdp超越了昌州,昌州从老大变成了老二,第二年,也就是今年,宋州超越昌州又事成定局,昌州要从老二变成老三,这简直是一年一打脸,而且抽得越来越狠。

  无论有什么客观原因在里边,但是你担任市委书记之前,昌州都是昌江老大,怎么你担任市委书记两年,就连续下滑两位,老大变老三了,中央怎么看,自己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怕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甚至连彭海波自己都觉得似乎昌州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似乎有些不太吉利,从汪正熹到莫计成再到自己,这么些年来好像都不太顺,汪正熹愣生生在市委书记位置上一呆七年,最终只能从省委副书记位置上黯然止步,而莫计成的情况更差,现在轮到自己了,可两年里不说其他,就现在的表现,真是不容乐观。

  “彭书记,可能您是不是太悲观了一些啊。”黄文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彭海波的感叹。

  “太悲观?文旭,这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难道我们也要学其他人一样掩耳盗铃么?你原来在丰州也担任过组织部长,丰州这几年的发展势头也很猛,我都有些担心如果我们昌州继续这样不紧不慢安步当车的发展,没准儿三五年之后连丰州都要超越我们了。”彭海波叹了一口气,“算了,不说别人了,说说你的调研情况吧,感觉如何?”

  “感触很多,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觉得不平衡,一方面是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另一方面就是干部素质和领导能力艺术上的不平衡。”黄文旭知道彭海波想听什么,他也没有绕圈子,“一些区县的主要领导还是有些保守,如您所说,得过且过小富即安的心态很重,只想保住自己官帽子,热衷于勾兑运作,只唯上不唯实;还有一些干部,无心工作,醉心于安逸享乐,奢靡之风盛行,进会所,搞赌博,玩女人,唯独对工作不感兴趣,早上拿起报纸看,要不就是坐着轮子转,中午围着盘子(杯子)转,下午围着桌子转,晚上围着裙子旋,这样的干部还不少,而且还有不少是我们所谓的少壮派干部。”

  “还有呢?”彭海波脸色阴沉,点点头道。

  “还有一些区县干部热衷于走读,早上九点过采取,下午四五点钟就走,无心工作,只想混日子混资历,但是跑官要官的本事不小,说起人脉关系口水爆蘸,说起工作就无精打采,对工作既无创新之心,也无开拓之能,看得我都都替他们着急。”黄文旭也是有些发急,“区县和区县之间的差距很大,一个区县领导班子的作风也与一把手的德能有很大关系,在这一点上,彭书记,我觉得你的担心是很符合现实状况的,我个人也认同你的意见,恐怕市委要及早研究分析判断这个问题,不宜久拖不决,成熟一个,研究一个。”

  彭海波若有所思,“文旭,你才跑了一圈,而且我看你的调研也很深刻,我的意见是你选一两个点,尤其是那些领导班子存在诸多问题的区县,我们来一次解剖麻雀,找出问题,解决问题,促进工作。我了解过,你在丰州担任组织部长就干得很出色,我希望你在昌州也能帮我把好这个关,昌州耽搁不起了,必须要有所改变,而人是关键,……”

  *********************************************************************************************************************************************************************

  “彭书记就这么紧张?我们宋州就给他那么大压力?”陆为民朗声大笑了起来,“不至于吧,好歹也是副省级城市,一城一地一时半会儿的得失能说明什么?昌州的底蕴不是我们宋州和昆湖能比的,这一点我心里有数,就算是我们暂时抢得先机,只要昌州走对路,一样可以很快追上来。”

  “陆书记,你还在麻痹我们?”在陆为民面前,黄文旭也很放得开,把脚放在前面的茶几支架上,笑吟吟的道:“你这话糊弄别人可以,糊弄不了我啊,现在昌州和昆湖一旦被你们宋州超越,还有机会扳回来?我深表怀疑。”

  国庆黄金周,哪个景区都是人山人海,陆为民也没有像走哪里,干脆邀请黄文旭、宋大成、关恒和章明泉等人来江洲,见识一下江洲古镇在经历了一年的开发之后,部分街区正式营业的盛况。

  江洲古镇截止10月,也只完成了两个街区的改扩建和修缮,呈现在了游客面前。

  前期的准备工作相当扎实,尤其是宣传工作也是格外出色,本身旬阳楼就名扬天下,现在再加上整修之后的石达开翼王府和波斯袄教遗址也正式对外开放,也算是为十一国庆黄金周送上的献礼。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古玩字画一条街和美食一条街,这两个街区才是江洲古镇开发有限公司刻意打造的精华,配合着充满了明清时期的老旧遗风,充满古韵的石板大道,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各地美食,顿时就让初来乍到的游客们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江洲古镇。

  终于出差归来了,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