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九节 机遇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二十九节 机遇

  事实上江洲古镇的开发还处于第一阶段,但是帘子已经拉开,蓬勃涌动的开发大潮已经全面动了起来。

  五公里的江洲大道全线贯通,标准的六车道外加非机动车道,宽敞漂亮的人行观景大道,两边的路灯电杆和漂亮的绿化,犹如一条翠绿夹在彩色的长廊呈一道优美的“s”形从市区直抵江洲古镇。

  这条优美的景观大道一下子就把江洲古镇融入了市区,如果排除红绿灯的干扰选择深夜驾车,三分钟就可以从市区抵达这里,即便是在白天,十分钟内可以稳稳的到达,再加上前期市里边规划出来的前景,所以江洲古镇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一片热土,连带着从市区到江洲古镇之间这一片区域也成为除南城新区外另一块房地产商人们垂涎三尺之地,一个湖东新城的概念也被提了出来,隐隐可以和南城新区的抗衡了。

  进入宋州市区的房地产开发上越来越多,加之本土成立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也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也使得整个宋州房地产市场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这甚至让陆为民也感觉到了这个市场有点儿虚热的架势。

  当然陆为民也清楚,这个虚热与否,主要还是要看宋州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如何,或者说要看宋州的经济发展状况而定,如果宋州经济能呈现出这种快速发展态势,那么就算是房地产市场在火爆一些,一样可以容纳下来,但如果经济发展不尽人意,那么房地产市场不可避免的就要受到影响。这其实也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格局。

  陆为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作为城市经济这一块,工业是必须的,但是也要有所侧重,第三产业的发展可以更快一些。但这却要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所以当沙洲区提出了要有选择性的发展工业时,他也有些犹豫,沙洲的第三产业发展不错,但是并不代表这就足以支撑起沙洲的产业经济了,这一点葛天明和顾建国都很明确的提出来。在目前宋州工业化和城市化尚未达到一定阶段的情况下,沙洲和宋城还是需要有必要的工业来支撑,当然在工业产业的导向上可以有所选择。

  重新开发和维护后的江洲古镇对外正式营业是放在服博会期间的,但是国庆黄金周却是一个难得的赚钱机会,所以在旅游局和沙洲区的争取下。两条街也算是通过这个试营业来正式推出了。

  由于前期的宣传效果相当好,加之和各地旅行社的协调,从10月1日开始,江洲古镇就迎来了第一波游客潮,好在各个部门都已经有一定思想准备,也提前做好了各种应对工作,所以还算是勉强容纳下来,但即便这样。长长的车龙和巨大的人流还是在江洲古镇和江洲大道上形成了拥堵。

  这种状况即便是在10月2日也没有得到改变,甚至还更严峻。

  陆为民就没有离开宋州,他也想看看江洲古镇经过这一年的打造。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情形,不过现在看来,效果比想象的还要好。

  *********************************************************************************************************************************************************************

  “有什么好怀疑的?对昌州这么没信心?昌州科研教育资源,尤其是高等院校的资源就不是宋州可以比拟的,这些资源也许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初期尚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但是越到后边就会越凸显其重要性。”对于黄文旭的谦虚和示弱。陆为民摇摇头,“宋州在这一点上就算是短板。当然肯定要比昆湖好一些,所以如果单论竞争力。昆湖和昌州、宋州其实是不在一个层面上的,除非有其他要素上有大的改变。”

  黄文旭微微点点头,他也认同陆为民的这个观点,昆湖的底蕴还是要差一些,不仅仅是科研教育资源,昆湖这种县域经济过于发达而削弱了城市经济这一块的模式也使得昆湖市一级的核心作用不明显,或者说有所欠缺,这使得昆湖要集中资源和力量来推进城市化进程上的难度就更大一些,另外,昆湖的地理位置也决定了它在全省的定位要弱于昌州和宋州。

  “这几个家伙还没有回来?”黄文旭看了看走廊那边。

  “等他们好好逛逛吧。”陆为民笑了笑,“我说阜头的客商都被吸引到这边来了,让这个几个家伙都有些感兴趣了,他们几个可都是在阜头干了几年的,尤其是大成那是感情更深。”

  “老章还没有动的意思?”黄文旭随口问道。

  章明泉在南潭的工作情况也还算是不错,经济增速去年保持着丰州市第四,今年前八个月把持着全市第三,但是南潭的底子比起其他诸如阜头、古庆这些县要差一大截,所以在总量上还是有差距的,所以要想动一动,还得要有多方面的机缘凑成才行。

  陆为民明白黄文旭的意思,章明泉算是和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了,而要论年龄的话,章明泉如果再不动的话,也就没啥优势,甚至要再上一步的希望就比较小了。

  章明泉本人也有些着急,也隐隐透露出一些这方面的意思。

  陆为民当然也能理解,既然在官场仕途上奔行了,自然也就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好更高的平台能供自己施展,眼见得当年同在阜头工作的宋大成和关恒都早已经走上了副厅级岗位,他还在这个南潭县委书记位置上徘徊,自然而然也有些不甘了。

  只是像这种事情却不是陆为民能决定,很多时候不但要看你的德能勤绩,更要看机会。

  丰州市主要领导在去年进行了调整,陆为民和张天豪陆续离开,唐天涛和祁战歌搭班子,应该说也还算合拍,这从丰州去年到今年的表现也能见出来,但南潭的发展却被伏龙和双庙两个新建区的风头给盖住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还是有相当难度。

  “哎,这种事情得看机会,你又不是不清楚。”陆为民摇摇头,“遇上了,你就是无心插柳都能柳成荫,赶不上,你有心栽花花也不发啊。”

  黄文旭沉吟了一下,“我听说省委组织部有一个干部异地交流的想法,主要是县委书记之间的跨地区交流,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让老章去试一试。”

  “县委书记异地交流?”陆为民皱起眉头,“有意义么?重新换个环境,还是当县委书记,一晃又是两三年,明泉这个年龄,那就没啥希望了。”

  黄文旭顿了顿,“我们昌州也有列入了这个计划,我的意思是……”

  陆为民立即领悟过来,昌州市是副省级城市,下辖的县委书记那就是副厅级,如果可以这样交流,那么章明泉就可以上一步了。

  “这恐怕不那么简单吧?”陆为民眉峰微动,“彭海波也有这个意思?你们那边要动干部?这种方式,嗯,……”

  黄文旭知道陆为民在考虑什么,“昌州这边,彭书记有些不太满意一些区县班子,嗯,正好省委组织部有这个构想,彭书记也就想要借这个机会动一动,你知道莫计成在昌州几年,区县班子压得很死,有点儿凝滞不动死水一潭的味道,当然,这里边要有一个关键,那就是老章自身的问题,虽然是县委书记异地交流,但是他到昌州的话就算是提拔,所以这里边丰州市委,省委组织部这边,都要做一些工作。”

  陆为民微微点点头,他当然清楚这其中的关节,同样的县委书记,如果你交流到昌州,那就是副厅级,就是提拔,这一样要走程序,不过关键在于彭海波有意动昌州这边的干部,而且看样子黄文旭应该是在彭海波那里说得起话的,否则不会给自己提这个事儿,而自己和茅道庵的关系也不错,所以他才会有这个意思。

  “我琢磨一下。”陆为民也不不废话,只是点点头,“这几个家伙,还不回来,乐而忘返了?”

  *********************************************************************************************************************************************************************

  宋大成、关恒和章明泉的确有点儿乐而忘返了。

  虽然只是开发出两条街区,但是这两条街区的规模可不小,而且基本上是保留了原有的古韵风味,但是又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一些扩建和规划,很有点儿旧坛装新酒的味道。

  尤其是这美食一条街,就不是阜头那边能比的,而且生意之兴隆,更是让三人瞠目结舌。

  出差回来,家里又有事儿,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