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一节 天子,臣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一节 天子,臣

  蓝的天空下几朵如棉絮般的白色云团几乎静止在空中,十月的阳光仍然有些灼热,不过洒落在遮阳伞旁,周边林木森森,清风徐来,的确是一处极为宜人的小聚所在。

  五个人都是曾经在一起工作过的,虽然黄文旭没有和关恒、章明泉直接共事,但是毕竟黄文旭那会儿也是组织部长,和两个人也有交道,再加上和陆为民这层关系,所以都处得不错。

  现在五个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有些变化,陆为民自然高居首位,作为目前已经要成为全省第一经济大市的宋州市委书记,虽然时日尚短,但是从其年龄结构上来说,似乎冲击副省级干部是毫无悬念的。

  而黄文旭也一样不简单,不到五十岁之龄已经是正厅级干部,而且像常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这样的显赫位置,如无意外,下一步也许就能到省里某个市州担任主要领导,甚至情况略差的地市担任一把手的可能性都有。

  宋大成和关恒的情况相似,宋大成起步更早,但是关恒却是奋起直追,现在两人都是副厅级干部,一个是黎阳市委常委、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一个是西梁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当然在资历上宋大成更深,而且在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位置上似乎也更容易发挥,但这只能说是一种常态性的格局。

  章明泉就显得要落魄一些,这主要还在于他起步晚了一些,或者说他在洼崮耽搁太久,当关恒都是县委常委时,他还窝在洼崮区当个区委副书记。好在他在阜头时迎头赶上,只不过关恒也没有落下,这一步始终赶不上,尤其是在关恒跳出丰州之后,这一步的距离似乎就拉得更大了。

  玻璃杯中竖立的茶叶如悬停在空中。青翠欲滴,给人一种艺术品的感受,黄文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老关,听说舟山书记要走?走哪儿?”

  “传言很多。估计走肯定会走,但是走哪儿却还不好说,最大可能性是到省发改委担任主任。”关恒把茶杯捧在手上,倒也没有忌讳什么,“估计是彭市长顺位接任。黄部长,你现在组织部门工作,肯定消息更灵通才对。”

  “得,我这组织部长刚上任没两天,还两眼一抹黑呢。”黄文旭摇摇头,“舟山书记到发改委可能性不大吧,年龄上可能有点儿劣势,你呢。就没有想过挪动挪动?顺位顺位?”

  关恒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顺位顺位?这话说得,好像这顺位顺位就真的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一般。”

  “嘿嘿。老关,你是从阜头县委书记上来的,和老宋一样,都是以经济成绩为亮点,这纪委书记怕是干得憋屈吧?”黄文旭也笑着道。

  “啥叫憋屈?没干过这项工作现在打磨一番,也是一种锻炼的履历啊。”关恒摇头。

  “说实话。西梁这一两年经济又有点儿下滑的迹象,当然这未必是本届市委市府的缘故。和你们西梁原来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但始终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不是?嗯。所以舟山书记的去向不定大概也有这个缘故吧。”黄文旭在关恒面前也没有打什么官腔,或者说废话。

  关恒脸色微变,吁了一口气,“是有些影响,但是诚如你所说,西梁产业结构问题,这是几十年来形成的,靠山吃山,养成了习惯,市里有意要调整,但这需要时间,而且肯定会付出一些代价,有时候就会有难以估量的影响。”

  人事调整是一个很复杂而微妙且充满无限变数的事情,有时候你觉得谁到哪里是天经地义,但是最终却截然两样,有时候你觉得谁可能要到什么岗位,好像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所以永远无法用绝对肯定一说来判定,直到文件出来,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有可能影响到决策者们的判断和安排,今天也许觉得这样更合适,到明天没准儿就是那样更有利于工作了。

  王舟山与安德健在和张天豪的竞争失手之后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机会了,事实上当时的安德健也差不多,但是安德健重新抓住了一个机会,或者说自己重新创造了一个机会,使得他摆脱了本来已经进入“失速”的模式,再度跨越了那一级阶梯,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遇的,甚至可以说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会再有那种机遇,往往是像王舟山这种才是正常的平稳过渡。

  这一年里西梁情况不好不坏,有好的迹象,也有不利的表现,喜忧参半,对于王舟山这个要离开市委书记岗位的角色来说,也就一样是喜忧参半,最大去向就是发改委,但是他的年龄和工作经历似乎又很难让省委感到他是最佳人选,这也使得这个调整迟迟没有敲定。

  *********************************************************************************************************************************************************************

  坐在一边的陆为民间断的在听着黄文旭和关恒之间的对话,不过他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和章明泉的对话上。

  “南潭今年以来的总体发展态势还是不错的,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走高,主要还是竹木加工产业,尤其是地板产业,也有几家规模和品牌比较大的门窗制造企业落户南潭,南武路已经确定了启动建设时间,这对于我们和闽省那边的经济往来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章明泉的语气里还是听不出多少变化,开玩笑,干了这么多年,好歹也是一步一步走上县委书记岗位的,就算是有想法,但也会很好的隐藏起来,该流露的时候才会流露出来。

  “不敢和双庙、伏龙比,闫天佑和徐越两个家伙现在是你追我赶,唐书记和祁市长都屡屡表扬双庙和伏龙,说它们趟出了一条从无到有的新路子,……”

  “双庙借助市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全面推进,建材产业已经成为顶梁柱了,加上国内市场也向好,所以成绩显著,……,伏龙这边情况更好,家电产业园如火如荼,杜省长国庆前才到伏龙家电产业园进行了调研,给了很高的评价,要求市里要把伏龙家电产业园当成全市的一个典范来抓,……”

  陆为民也不多说什么,虽然双庙和伏龙都是他在当市长的时候搞起来的,但是这个时候也已经和他没太大关系了,就算是有政绩那也是唐天涛和祁战歌的,不过应该说这两个新建区的高速发展对于整个丰州经济的拉动效果还是相当明显的。

  “全市1—8月gdp增速伏龙第一,37.1%,双庙第二,26.3%,南潭第三,24.5%,阜头第四,19.1%,……,排在末尾的是古庆,只有9.8%,……,有喜有忧,……”

  “唐书记是个急性子人,和祁市长性格有点儿互补吧,但也还算默契,不过看样子蜜月期也差不多过去了,他们在一些工作上也还是有很多分歧的,……”章明泉话语里也有一些说不出的调侃味道,“唐书记的风格雷厉风行,要求令行禁止,说了的事情就要求马上落实,稍微慢了点,那就有雷霆之怒了,……”

  “你没挨过骂吧?”陆为民也有些乐了,唐天涛他没怎么接触过,但从安德健那里也知道这也是一位心高气傲的角色,在安德健的压制下也是憋屈了好几年,好不容易媳妇熬成婆到丰州当老大了,经历了这一年多的积淀铺垫,肯定也是有一番作为了,谁要来触霉头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我没事儿,闫天佑和老齐就惨了。”章明泉耸耸肩,“要说双庙也真不错了,可离唐书记的要求还差点儿,所以闫天佑算是倒了霉,唐书记现在去的最多的就是双庙和伏龙,一个月铁定要去一两次,没事儿溜腿儿都得要去一趟,弄得老闫和老齐是神经随时绷得紧绷绷的,都快要神经衰弱了。”

  “领导器重是好事嘛。”陆为民也笑了起来,“老闫也不是雏儿了,难道就不能领悟到领导的用意?”

  “他当然能领悟得到,也想按唐书记的意见办,可那得要切合实际才行啊,三个月要求你重新打造一个新产业园,要求引入多少家项目落地,这是去抢啊,动不动就和伏龙那边比,伏龙家电产业园项目落地是很多,但是家电产业链紧密,项目规模小,完全不一样,可唐书记不听这个,要求排除一切困难干扰,嘿嘿,干扰,这词儿就用得有点儿意思了,谁干扰?双庙区委?”章明泉叹了一口气,“我觉得老闫有些危险了。”

  继续补更,第二更!(未完待续)